切换城市:北京
更多应用 |
官方:微博/微信
| 车展 | 专题 | 车商通 | 商用车

凤凰网汽车

行业
凤凰网汽车>行业>产业评论>正文

怀念|“资本瘾君子”马尔乔内的两三事

2018年07月26日 11:47:10
分享到:
来源:凤凰网汽车 作者:青竹

凤凰网汽车评论“不幸的是,我们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马尔乔内已经离开了我们,”FCA董事长埃尔坎在声明中说道。

消息公布之后,菲亚特股票大跌10%,FCA还宣布下调今年的营业额和利润预期。这是汽车行业和资本市场对一个CEO最大的敬意。就像当年苹果失去乔布斯。

倒在“火线”上

虽然新闻都称他为“原CEO”,但众所周知,7月21日FCA才突然任命继任者,马尔乔内本来要到明年4月才卸任,是病况恶化不得已被“抬下火线”。

马尔乔内是著名的工作狂。

他几乎只穿黑色,随便套一件黑毛衣可以让他每天早上省下搭配穿着的时间。这也让他在充斥着西装革履德国人和日本人的汽车圈,成为独特的风景,带着属于意大利的“毫不费力”的时髦。

很多时候,他只能在往返意大利和美国底特律的飞机上补眠,每天只睡4个小时是常态。所以在白天,他依赖疯狂的抽烟和喝咖啡。直到一年前,身体不适的他才开始戒烟和戒咖啡。

外媒透露,繁重的工作让他拖延了手术时间,加速燃烧了生命的最后的时光。迟到数月的手术,使他没有逃过并发症,这尤其让人痛心。

人们常说“轻伤不下火线”,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位伟大CEO的逝世应该算是“因公殉职”。

6月26日,病重的马尔乔内最后一次露面,他向罗马的军事警察赠送了一台Jeep牧马人,整个人憔悴不堪。

会计师、税务专家、律师和商业策略师

马尔乔内出生于战后的意大利,他的祖父和叔叔都在战争中丧生。他在意大利度过了童年,14岁时随家人移居多伦多。他的学业和早期职业生涯都在加拿大完成,移民和教育使他天生具有国际化背景的复合型人才。在他成为德勤的会计师之前,已经拿到了工商管理和法律学位。

很快,集会计师、税务专家、律师和商业策略师于一身的马尔乔内在加拿大几家企业的管理层中崭露头角。为日后他执掌跨国集团打下基础,也为菲亚特收购克莱斯勒的伟大操作埋下伏笔,更是日后FCA扭亏为盈的铺垫。

后来,这个半路出家杀入汽车业的“外行人”,完成了很多权威人士认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复苏两家失败的老牌车企——意大利的菲亚特和美国的克莱斯勒。

那一场举世并购

2004年,当马尔乔内接手时,菲亚特处于破产边缘,这也许是阿涅利家族之所以招募他这个财务专家的原因。当时,菲亚特核心汽车业务上亏损约25亿美,许多分析师预计菲亚特将退出汽车业务。马尔乔内通过重组了债务,关闭了工厂,投资100亿欧元,在四年内开发了20款新车型,仅仅几年,成为汽车界的富豪玩家。

而克莱斯勒呢?后来马尔乔内回忆说,“那时候,克莱斯勒已经耗尽浑身解数。虽然2006-2007有盈利能力,但是2008年金融危机让这家技术和产品两手空空的公司再度陷落。”

在深陷金融危机的2009年,强硬的美国政府和工会终于松动,因为底特律三巨头政府只能救两个——比较强的通用和福特

一场举世并购造就了FCA。

2009年,意大利的菲亚特并购底特律三巨头之一,有太多可说的点。比如,很多人以为从2009到2014年,菲亚特是陆续收购了全部的克莱斯勒。事实上,后来的无论是美国政府的股份还是养老信托机构的股份,菲亚特的优先购买权都包含在最初的协议里。从某种意义上讲,只要马尔乔内兑现了合同的承诺,就有权购买。

而这份2009年的收购合同,有诸多妙处。

就像李书福说,用沃尔沃的钱帮助吉利收购沃尔沃。马尔乔内收购克莱斯勒的部分对价,也是用克莱斯勒未来分红的方式偿还的。再者,收购对价里除了真金白银,还有菲亚特对克莱斯勒技术转让的抵偿,这大大减少了账面支付。以上两项措施都卓有成效的美化了收购后FCA的财务报表。与此同时,他还获得了66亿的美国联邦政府融资。

金融危机后仅仅两年,通过一系列的操作,马尔乔内让FCA重返私人资本市场,摆脱了高利息的美国政府债务。

再后来,爆发的Jeep被证明是一张绝世好牌。

性情中人&“大喷子”?

关于马尔乔内的口无遮拦,业界流传着很多段子。他确实不像别的职业经理人那样谨慎,那样全是场面话“万句不离公关稿”。也许他说的话,都是他想说的话。

2011年,他抱怨美国政府给FCA的救助贷款利率太“苛刻”,第二天被迫道歉。他也曾愤怒抗议美国环保署对柴油版本Ram皮卡和大切上的排放软件的指控,哪怕这种强硬导致新车认证和审批延迟。在美国市场,这个意大利人,不但敢怼联邦环保总署,还敢跟美国工会对着干。

他对同行大佬更不客气,在时任大众集团CEO皮耶希放言欲收购阿尔法罗密欧品牌时,他的回应是“正面刚”,直喷回去。

有人说他出尔反尔,笔者不以为然。

2016年马尔乔内表示,“除非你杀了我,否则法拉利是不会生产SUV的。”尽管2018年法拉利的SUV已经提上了日程。但是说实话,认为法拉利不该生产SUV是很多人的心声。

向市场妥协是一回事,表达初心是一回事儿。因为,他是爱车的意大利人,他也是上市公司的CEO。

资本瘾君子

三年前,马尔乔内做了一场演讲,名为“资本瘾君子的自白”。

他说:“汽车业资本回报率很低。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每个汽车制造商都要投入相同的高额研发和资本成本来开发类似的产品和技术。”他警告,如果车企肆无忌惮的开支,将会有灾难性的后果。

其煽动性言论,被纽约时报称之为“汽车界无人理睬的先知”。马尔乔内后来告诉《泰晤士报》:“让废物继续不受控制,从根本上讲是不道德的。”

如何拯救巨大资本的浪费?马尔乔内的配方是“合并”。因此,他也被成为并购狂人,几乎向全球前几大汽车集团都伸过橄榄枝。可惜无人接。

今年5月份,马尔乔内告诉菲亚特克莱斯勒股东,他预计公司将在2022年之前获得150亿至187亿美元的利息和税收调整后收益,高于2017年的77亿美元。他说,公司新的五年业务计划将使运营利润率上升至9%至11%。

菲亚特克莱斯勒最新发布的五年计划将使该公司投资105亿美元用于开发新的电动和混合动力汽车。

如今,壮志未酬,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用菲亚特新闻发言人的话说:

马尔乔内的突然离世,代表着“一个时代的终结”。

(文/青竹)

  • 凤凰网汽车公众号

    搜索:autoifeng

  •  官方微博

    @ 凤凰网汽车

  •  报价小程序

    搜索:风车价

责任编辑:马青竹 PA017
网友评论
0人点赞
|
评论0
加载中...

大家都在看

趣图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