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城市:北京
更多应用 |
官方:微博/微信
| 车展 | 专题 | 车商通 | 商用车

凤凰网汽车

凤凰网汽车>全媒体>正文

起底新能源骗补的四大招术

2016年08月08日 13:46:37
分享到:
来源:Autocarweekly

上周,众泰被牵扯出来这么一档子事儿: 江苏宿迁众泰经销商举报众泰汽车为了拿到新能源补贴,在国家大力查处骗补之时,大量生产众泰新能源云100早产车,经销商对外销售时由于车身玻璃生产日期比整车出厂日期晚了3-5个月,车管所拒绝过户导致大量车主无法上牌,经销商求助无门,遂怒而举报。 没错,这则新闻的关键词就是,大写的骗补!

消息曝光后,众泰辩称是自个儿质检、安检不行,坚决不肯承认骗补。 这是理所当然的,因为——

国家正严打骗补ing,所以打脸算什么,就算捉奸在床了那也要打死不承认不是? 然鹅,虽然相关部门已经表明态度,将果断严查新能源汽车骗补和完善制度,并且将严惩具有骗补行为的新能源汽车企业,但也明确说了,严查是不会改变下一阶段的新能源政策导向哒,国家未来仍会鼓励和支持正规的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换句话说,仍有补贴(不过会逐渐减少)。 既然还有补贴,那在咱中国,骗补这事儿恐怕就很难避免。 要知道,国家对新能源的补贴力度之大呐:2013-2015年,中央财政共拨付新能源汽车补助资金、奖励资金284.44亿,地方财政拨付补助资金合计200多亿元。尤其是补贴“大年”2015年,国家层面一年就贴出去175亿元。即便今年补贴缩水四分之一,数目也不容小觑。 所以, 咱今儿不妨就来扒一扒,骗补,到底有哪些招术?

 菜鸟级:使用低标准电池、虚报续航里程

根据国家《关于2016-2020年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支持政策的通知》,纯电动汽车按照续航里程进行补贴:100km≤R<150km每车2.5万、150km≤R<250km每车4.5万、R≥250km每车5.5万元。

所以虚报续航里程是个不错的方法,每上升一个档次就可以多拿1万-2万元的补贴,加上地方补贴,动辄能差到小几万呢。

不过类似这样“通过增加劣质电池,强行增加续航里程”的骗补主要还是发生在一些低速电动车企上,大型整车企业愿意这样玩儿的还比较少。

原因呢?首先,正规车企对车辆出厂质检非常严格,强行增加电池制造出的“骗补车”车辆性能较差,车企不会轻易拿名誉试验;其次,大多车企的电池主要依赖供应商,成本依然较高,通过增加电池来套取补贴利润空间不大。

所以专门打补贴牌,尤其又能拿到便宜电池的小公司,往往采用这种菜鸟级骗补法。

涉嫌案例: 据网友@雷泽疯魔 称,安徽省滁州市天长市天康集团就存在类似情况。 该网友爆料,天康集团于2015年5月下线并正式开售的新能源车天康T50,其实就是把众泰云100改了车标(众泰也是不易,多年抄袭终于熬成被抄),加装个电机,装上天康自家新能源有限公司产的电池(人家本身就是造电池的),骗取国家新能源补贴。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太…像…了…吧…这是一毛一样啊!)

妹纸查了查发现,天康集团于2015年12月刚刚拿到整车制造资质,官网上大字也清楚写着“这标志着天康电动车能够享受国家新能源补贴,天康新能源将迎来新的发展机遇”。

“享受补贴”这个字,着实有点辣眼睛。T50这款车官方数据最高时速83公里/小时,续航里程可达150公里。正好达到国家续航里程补贴的第二等级有木有!

早先根据天康集团《关于调整天康纯电动汽车购置补贴的通知》,凡购置天康新能源T50纯电动汽车的,可享有地方补贴1万元(由天康集团先垫付),现在国家补贴也能享受了,并且天康后来还开始生产又一“骗补大户”——物流车,不知道能拿到多少实惠呢?

咱不敢就此断言天康集团骗补是真,但类似这样的骗补小企业,在我国恐怕真的数不胜数。

入门级:电池拆装后重复利用

新能源汽车上,电池是“骗补”的重要一环。 新能源汽车的车身、座椅、电池、轮胎等部件都不能进行唯一性追溯,也就是说,与燃油车的每一台发动机都有编号不同,电池系统并没有可核对的标识,电池序列号也与车架号不存在必然关联性,难以一一对应,其中多辆车还可使用同一组电池,电池完全能够再利用。 因此,有的企业在获取车辆补贴后,会将所购车辆电池、电机等关键部件拆解转卖获利,或者将车辆改装成传统燃油车后销往农村市场。 更有甚者,一手建厂,一手成立汽车租赁公司,简易组装“生产”电动车,获取补贴;随后转卖给自己的租赁公司,拆下电池循环利用,一辆车来回卖好几次,反复骗补。

涉嫌案例: 根据某媒体的报道,珠三角某些企业下线汽车甚至根本没有电池,并且存在个别车企获取补贴资金后,将车辆改装为铅酸车型再次销售,并将拆下的锂电池倒卖。而且据爆料,这种现象在当前新能源车企中十分常见,只是具体到哪家,咱还没找到合理的怀疑对象。

 进阶级:车辆未达到推广标准甚至未生产,违规取得牌照骗取补贴 动机最恶劣的,就是车都没生产就拿到补贴的企业。这些企业往往通过虚假上传合格证,一辆车都没有,“专业”骗补。 主要包括三种方式—— 一是厂家直接虚假上传车辆合格证; 二是终端用户造假,比如新能源车企A与运营租赁企业B是“合伙人”,B在申报文件中写明了向A购买500辆新能源车,于是政府给予500辆的补贴,但其实可能俩人只交付了20辆,甚至没有; 三是厂家与关联客户拟定购买合同,向关联客户交付极少车辆,并向政府申请牌照、车辆行驶证以及购置补贴等。

涉嫌案例: 还记得今年3月自缢身亡的比亚迪汽车南京尚迪店总经理刘鹏吗?根据刘鹏生前的举报材料,如果属实,比亚迪恰属于此种进阶级骗补企业。 材料显示,2014年6月份比亚迪汽车让刘鹏帮忙办理600辆比亚迪纯电动k9大巴的上牌工作,需要帮忙是因为这600辆k9大巴根本就没有生产,只生产了几十辆。比亚迪先开据了该批600辆k9大巴的发票,打出合格证,并在车身以外用钢板集中打印出车架号拓印,造假准备了所有申领上牌手续,并通过“公关”车管所“走后门”,只开了一辆k9大巴到车管所检测线做上线验车(实际必须是600辆全部要逐一上线验车)。 也就是说,600辆k9大巴合法申车牌、行驶证的手续,都是在全部造假的情况下完成的。事成之后,比亚迪在2014年内申报并拿到每辆100万元共计涉及骗领金额6亿元的补贴。

同样原理操作的还有比亚迪2014年“销售”给南京公交集团的240辆e6纯电动出租车,因为2014年比2015年补贴多,所以比亚迪在2014年12月才匆忙完成了这次“骗补”行动。举报信的末尾,还有刘鹏亲笔写的“如有与事实举报不符,我个人愿承担一切法律责任”。 现在刘鹏已经去世,在有关部门的调查结果出来之前,真相暂时无从知晓。

高手级:左手倒右手,自产自销

最高级的一种骗法,是如实生产汽车,车辆也符合规定,不过要么就是卖给关联企业而非终端用户,未达到补贴条件提前谋取补贴;要么就是车辆卖给终端用户,但在获取补贴后大量闲置。 按照2013-2015年“国补+地补”均为30万元补贴标准计算,6-8米纯电动中巴车的补贴金额高达60万。而业内人士通过零部件市场成本推算出,6-8米电动客车的成本在25.5万至40万之间,按照15%的毛利来算,合理的售价应该是29.3万-46万元。补贴60万就意味着一辆车刚落地就能净赚十几万,这也是6-8米纯电动客车在2015年销量猛涨的主要原因。 所以很多客车企业在去年11月、12月都有异常之高的产量,然而背后更多的是内部互惠交易。买方卖方说白了是“一家”企业,而这些“销售”出去的新能源车,其实并没有投入使用,很单纯的只是“骗补”的产物,甚至左手倒完右手,还要把电池抠出去按照“入门级”再骗一遍。 涉嫌案例:

被央视点名怀疑的十家车企,如若属实则大多属于此类高手。

央视报导的他们共同点是,从工信部提供的合格证数量显示,这些企业2015年12月单月的产量均已超过全年产量的50%,且年产量均在1000辆以上。这几乎是摆明了表明,他们想赶在2013—2015年新能源汽车补贴最佳政策的最后时机,狠狠地捞上一笔。

比如南京金龙,去年11月纯电动汽车产量为2192辆,12月为2848辆,而今年上半年,单月产量最高一个月也仅为598辆,最低的2月甚至仅为0辆。车到底都去哪儿了?个中猫腻,咱是不懂哦。 还有已经被央视确认的骗补企业苏州吉姆西,其与苏州索尔、苏州智车等企业(均为苏州吉姆西全资子公司)存在资产利益关联,并通过子母公司间的买卖自产自销,企图骗取新能源汽车巨额补贴资金。

骗补方法千万种。

其实只要检索新闻,你会发现不只是汽车,骗补的行业有光伏、动画、电商、家电、LED、水泥、钢铁等等等等,无论传统行业,还是新兴行业,无论国字号企业,还是新兴公司,只要有补贴,就会有骗补。

可能正像马克思在书中提到过的,“有50%的利润,人们就会铤而走险;有100%的利润,人们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人们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绞首的危险”。 然而反过来想,如果政府补贴的数额真的大到任何一家企业都无法淡定的程度,那么不去钻空子取得补贴的企业,就会面临非常现实的竞争压力,比如几乎所有国内车企的新能源子公司都有不错的盈利,北汽新能源奇瑞新能源……而真正能把车卖到市场的,仍然没几家。那些所谓很多骗补的方式从法理上说,也许都不能算“骗”,而只是钻了补贴政策的空子。 究竟如何才能根除“骗补”,我想有关部门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 凤凰网汽车公众号

    搜索:autoifeng

  •  官方微博

    @ 凤凰网汽车

  •  手机应用

    凤凰网汽车&凤凰好车

责任编辑:张小莎 PA034
网友评论
0人点赞
|
评论0
加载中...

大家都在看

趣图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