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城市:北京
更多应用 |
官方:微博/微信
| 车展 | 专题 | 车商通 | 商用车

凤凰网汽车

凤凰网汽车>全媒体>正文

《中国汽车史话》连载| 三汽为什么“流产”了(一)

2018年01月04日 14:41:30
分享到:
来源:自主汽车

原标题:《中国汽车史话》连载| 三汽为什么“流产”了(一)

引言


作为国家投资建设的大型汽车厂,因为前面已经有了一汽和二汽,新筹建的重型汽车厂被称为“三汽”。为筹建三汽,时任一机部副部长饶斌决定抽调曾任一汽党委副书记的方劼、时任二汽发动机厂党委书记李岚清,一机部汽车局总工程师郑正梠组建三汽筹备组,以后筹备组发展到百十来人。

从1953年到1978年,中国汽车人竭尽全力,汽车产量不过十余万辆,而且结构极为不合理,缺重少轻,轿车为零。重型卡车年产量一直在几百辆上徘徊,而且技术落后,质量不稳定,国防建设急需的重型越野汽车迟迟研发不出来,面对“有炮无车”、“有弹无车”的尴尬局面,为了国家安全,不得不下狠心,将干瘪的口袋搜个遍,花大价钱购买别人的产品。有的想买别人不卖,还要花钱通过第三国转口,当时国家的“库银”不足百亿,国计民生每天都要花钱,但国家仍然咬紧牙关进口军队和建设部门急需的重型卡车,仅从1976年到1978年,国家每年进口重型卡车的费用高达2亿美元,而且随着改革开放,经济建设步伐加快,重卡需要的数量还要增加。面对急需,饶斌算了一笔账,按照这种进口规模,10年后就是20亿美元。如果我们现在拿出20亿美元自己建设一个现代化的重型汽车厂,10年后将不再进口重型卡车最多花点小钱进口零部件。按照这种设想,建设重型汽车厂进入国家的议题。

作为国家投资建设的大型汽车厂,因为前面已经有了一汽和二汽,新筹建的重型汽车厂被称为“三汽”。为筹建三汽,时任一机部副部长饶斌决定抽调曾任一汽党委副书记的方劼、时任二汽发动机厂党委书记李岚清,一机部汽车局总工程师郑正梠组建三汽筹备组,以后筹备组发展到百十来人。三汽筹备组一开始设在原农机部,农机部撤销后,农机部的办公楼成为国务院第五招待所,三汽筹备组在国务院五招租了一层楼,连住房带办公。饶斌要求,三汽要技术先进,起点高,批量大。为借鉴国际先进技术与经验,决定走与外国合资的道路。

1978年,机械工业部组团到欧洲美国考察国外汽车工业,由副部长杨铿带队,考察的目光主要集中在国内最为紧缺的重型车和轿车。代表团到达了美国、德国、奥地利,考察了通用、福特、克莱斯勒、奔驰、大众、斯太尔等国际知名汽车公司,并与这些公司进行了意向性交谈。

由于三汽新组建,只是说要建设国内第一,世界上也要名列前茅的大汽车厂,至于具体规模有多大,中方自己也不清楚,只考虑国家急需,国内又太弱,一下子狮子大开口,最初,提出生产纲领为15万辆,有人还提出,要搞就搞大点,20万辆。而且在合作的方式上只提技术引进,这种方式引起引起那些大汽车公司的疑虑。原三汽筹备组成员李龙天回忆:

在和奔驰汽车厂谈判时,他们问:“你们想建个什么厂?”我们告诉他们,我们要建设年产15万辆的重型汽车厂。上世纪80年代,国内没有一条高速公路,哪能搞这么大的重型汽车厂?果不其然,对方说:“我们奔驰厂的重型汽车也才8万辆,这个规模和投资已经很不一般了。你们别看重型汽车,它比小轿车还难搞。你们哪里是搞汽车厂?准备同时搞坦克或者军工厂还差不多。”奔驰公司向我们建议,以中国现在这种条件,搞15万辆根本不可能,最好从6000辆起步,搞一个“先行工厂”试试。

以后,根据考察的结果结合国内的现状,三汽的纲领减到5万辆,后来又降到2.5万辆,到了后来国内经济调整,又降到1万辆。截止1979年3月前,已与美国通用和万国公司、德国奔驰公司、瑞典沃尔沃公司、法国贝里埃公司接触。对于中方要求引进技术,那些西方大公司也不愿意,技术是企业生存发展的根本,怎么能轻言卖呢?这些西方大公司更愿意出卖产品,奔驰公司明言:“我们只卖产品,不输出技术”。就在此时,美国通用公司提出一个新的思路:合资。

1978年10月17日,美国通用公司董事长墨菲率领一个17人组成的代表团应邀来到中国,就引进重型汽车生产技术问题与中汽公司和三汽筹备组组成的代表团在北京饭店整整谈了一个星期。这是中国汽车工业首次与美国跨国公司进行合作谈判。由于双方认识方面的巨大差距,谈判进行的很不顺利,中方只愿同美方谈技术引进、转让技术,而美方又不愿意将自己的技术拱手让人,在这种情况下,双方交谈很不顺畅。在谈判陷于困境时,美方提出了一个新的名词“合资经营”,这是中方第一次听到这个名词。李岚清在《突围——国门初开的岁月》详细记录了这件事:

该公司首先向我们介绍了他们与外国企业合作的若干方式……,他们在谈到“合资经营”时,出现了一个我们从没有听说过的英语词汇joint venture。尽管我们懂得一些英语,知道joint是共同或负担,venture是风险,连在一起似乎应当是“共担风险”,但对它的确切含义并不清楚。这时墨菲向我们提出一个问题,他说:“你们为什么只同我们谈技术引进、转让技术而不谈合资经营?也就是说,我们双方共同投资,建立一个合资经营的企业。”

墨菲对合资经营做了形象的解释:“简单说,合资经营就是把我们的钱包放在一起,合资共同办一个企业,要赚一起赚,要赔一起赔,这是一种互利的合作方式。若要再说得通俗一点,合资经营就好比结婚,建立一个共同家庭。”

(李岚清著《突围——国门初开的日子》)

对于墨菲的比喻,中方不敢认同,共产党人怎么能同大资本家“结婚”呢?但美方提出的合资经营的确也是一种全新的概念。按照当时的规定,凡是比较重要的的对外谈判项目都要向国务院“引进新技术领导小组”办公室写简报,中汽公司谈判代表团写了一份题为《与美国通用汽车公司谈判合资经营重型汽车厂的情况》的简报,将谈判情况如实上报,谁也没想到,这份简报竟然在中国改革开放进程中起到了关键性的催化剂作用。分管经济工作的副总理谷牧看到这份简报后,认为很重要,立即批示:请中央政治局各位领导同志传阅。邓小平在简报中关于通用汽车公司建议中方开展合资经营的内容旁,写下了“合资经营可以办”的批语。

人们常常用“高瞻远瞩”这个词形容见识高远,在极“左”思潮尚占统治地位的时候,邓小平的这个批示,如同拨云见日,让人们从迷茫混沌状态中看见事物的本质,这就是“高瞻远瞩”,没有邓小平的这个批示,中国汽车工业的发展估计还要很长时间的摸索。

有了邓小平的批示,中方和美国通用的谈判得以继续。谈判中,墨菲代表通用公司表态,固定资产双方投资,流动资金贷款解决,通用公司认股45%。双方你来我往,一共进行了三轮谈判。最后在北京签了一个备忘录:

通用先送6辆重型卡车来中国试验,双方互派专家小组研究产品的选型和发动机联合研制,双方各派6名专家对这个项目进行可行性研究,费用各自负担。

(张茅著《饶斌传记》华文出版社2003年版)

除了通用外,其他几家公司就远没有这个热情。中方基础这么差,双方合资经营,要是亏损了,我投的钱岂不打了水漂?沃尔沃公司表示,如果合资经营,只愿意投资4%;美国万国公司只愿意投资6—10%,其余由中方投资和贷款。法国贝里埃公司更是言辞闪烁,王顾左右而言他,根本不正面回答中方的咨询。

1978年12月,经国家计委、建委、经委、一机部、外贸部共同讨论三汽建设方针,就资金、厂址、建厂规模等几个问题达成共识:

一、必须充分发挥重型汽车“老根据地”的作用,按照专业化大协作原则,尽量利用老厂,改造新厂,而不是像一汽、二汽那样集中建新厂;

二、建厂程序和规模。用“滚雪球”的方法,建成一个,投产一个,争取出口,赚了钱再扩建,把利润留给企业再投资。分两期建成,第一期(第7年)达到年产2.5万辆;第二期(第10年)达到年产5万辆。步骤上,在建设装配、冲压厂和科研中心的同时,先建有出口条件的毛坯、;零部件和总成厂,以弥补一部分建厂期间所需外汇。

三、尽量利用自制设备。通用、奔驰、沃尔沃等公司都有数十人到二汽去看过,他们对二汽的水平和我们用这样多的国产设备装备一个大厂表示钦佩。我们只需引进必须的控制系统,即部分冲、铸、锻设备以及精密设备和仪器,以提高现代化水平和稳定性。也可技贸结合,在国内自制,估计60—70%的设备可以国内自制。

四、提前培养技术和管理人才。一机部劳动局已经分配给三汽4500名技工和500名中技生的招生指标。同时利用合营条件,选派技术人员到国外参加联合设计,共同进行样车试制。由于通用公司规定工人到现场半工半学并由它们支付工资,可以多派些人去。

五、把科研中心的引进和建设放在首位。根据日本的经验,引进新技术的同时,立即进行现代化技术的吸收,由仿制转向创新。

(张茅著《饶斌传记》华文出版社2003年版)

  • 凤凰网汽车公众号

    搜索:autoifeng

  •  官方微博

    @ 凤凰网汽车

  •  手机应用

    凤凰网汽车&凤凰好车

网友评论
0人点赞
|
评论0
加载中...

大家都在看

趣图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