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城市:北京
更多应用 |
官方:微博/微信
| 车展 | 专题 | 车商通 | 商用车

凤凰网汽车

凤凰网汽车>全媒体>正文

赛车史100个瞬间(下):真正的车迷,一定会对这些画面记忆犹新

2018年04月02日 07:12:01
分享到:
来源:汽车头条

原标题:赛车史100个瞬间(下):真正的车迷,一定会对这些画面记忆犹新

文|陈哲然 DK

图|网络

或惊心动魄,或含情脉脉;或见证传奇诞生,或记录扼腕一幕……这就是驾仕派特约撰稿人陈哲然 DK在它的【赛车大讲堂】栏目中为我们精选的“100张赛车历史图片&故事”,今天是这个合集专题的下期,喜欢赛车的朋友不容错过。

前50张照片作者已传送: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87216036417874,

也可回顾赛车史100个瞬间(上):这些图片和它背后的故事能让你颤栗吗

正文

51、传奇男人

1959年英国大奖赛上,本土作战的阿斯顿·马丁车队的DBR4赛车正在银石赛道上飞驰,而在方向盘后掌控着这台猛兽的,是36岁的、即将在汽车史上大有作为的美国人卡罗尔·谢尔比。

▲传奇男人

52、与死神擦肩

1990年西班牙站的练习赛上,莲花车手马丁·唐纳利Martin Donnelly遭遇了F1数年来最恐怖的事故之一。事故发生后,他的赛车的驾驶舱断裂,车身解体成两块,轮胎四散,赛车座椅连同他本人被甩开数米,唐纳利当场昏迷。

不少车手亲眼见证了事故的发生(包括图上这台23号米纳尔迪赛车的Pierluigi Martini),练习赛随即终止。埃尔顿·塞纳是首批赶到现场的车手之一,目睹惨状的他萌生了退役的念头。

这场事故断送了唐纳利的F1生涯,不过能与死神擦肩,也算是福大命大了。

▲与死神擦肩

53、跃马旗舰

80年代初,法拉利推出了顶级旗舰产品288 GTO。图为法拉利头号车手米凯利·亚伯拉图与自己的288 GTO的合照。

▲跃马旗舰

54、老骥伏枥

1995年6月11日,在法国车手让·阿莱西31岁生日之际,他在加拿大的吉尔斯·维伦纽夫赛道上收获了自己职业生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分站冠军。在贫瘠期加入法拉利的他,从天才少年一直熬成了无冕老将。比赛时贝纳通的舒马赫一直保持领先,直到最后由于赛车故障进站,把胜利交给了阿莱西。巡场圈时,他的赛车燃油耗尽,最终搭了舒马赫的顺风车回到颁奖台。

充满戏剧性的是,赛后,阿莱西得知自己的法拉利席位即将在赛季结束后被舒马赫替代。

▲老骥伏枥

55、飞翔的瑞典人

图片拍摄于1977年意大利站,图片展示了两位飞翔的瑞典人——古纳·尼尔森Gunnar·Nilsson与罗尼·皮特森Ronnie Peterson。两位是同乡,也是最好的朋友,同时也是当时赛场上最快的车手之一,分别为莲花与泰利尔车队效力。

▲飞翔的瑞典人

56、火海余生(一)

说起1994年的事故,大家都会想到塞纳,但发生在当年德国站贝纳通车房的这场大火,同样令人毛骨悚然。那场比赛,当乔斯·维斯塔潘进站加油时,一些油滴从油嘴中喷出,触碰到炽热的车身后,瞬间形成一个大火球将赛车吞噬。幸亏火焰及时被扑灭,除维斯塔潘轻微烧伤外,没有人员伤亡。

该事故的原因是贝纳通违规将油枪中的一个过滤器拆除,以达到更快的续油速度。就在当年的揭幕战上,领先的埃尔顿·塞纳正是在进站中输给了舒马赫。

▲火海余生(一)

57、火海余生(二)

这或许就是暴力美学吧,致敬这位车组人员,以及拍这张照片的摄影师。

▲火海余生(二)

58、70年代秀场

1973年南非站前的车手议会——没有冷板凳,没有讨厌的赛事总监,车手们就像是站在舞台上。

后排从左至右: Peter Revson、Jackie Stewart、François Cevert、Jody Scheckter、Emerson Fittipaldi、Niki Lauda、Wilson Fittipaldi、Andrea de Adamich、Clay Regazzoni、Jean-Pierre Beltoise

地上的三位:Denny Hulme、George Follmer、Ronnie Peterson

59、摩纳哥站正确观赛方式

I‘m telling you.

▲摩纳哥站正确观赛方式

60、Can-Am正确观赛方式

Yeah baby.

▲Can-Am正确观赛方式

61、回火

1983年欧洲站,布兰兹哈奇赛道。尼基·劳达的搭载保时捷TTE PO1涡轮增压V6引擎的迈凯伦赛车回火。

▲回火

62、叠罗汉

1998年加拿大站,比赛的第一圈由于伍尔兹、阿莱西和特鲁利的事故而红旗终止。重新开赛后,特鲁利和阿莱西再次在同一个地点发生事故,比赛被再度终止,在安全车的带领下重启。

▲叠罗汉

63、巴西英雄

1988年,主场作战的埃尔顿·塞纳。

▲巴西英雄

64、马厩

1990年比利时站,法拉利车房,当时是可以用spare car的,所以显示了3台法拉利641/2赛车。

中间的车属于阿兰·普罗斯特,左边的车属于奈杰尔·曼塞尔,右边的是台spare chassis。

▲马厩

65、前浪,后浪

1991年意大利站等待出战的贝纳通车手尼尔森·皮奎特,不远处是他的队友迈克尔·舒马赫。

▲前浪后浪

66、环

1984年,曼塞尔驾驶莲花95T在风景如画的Österreichring飞驰。

▲环

67、小章鱼

1983年,一家意大利服装销售公司以赞助商的身份与泰利尔车队合作进入F1,从此,围场内出现了“贝纳通”这个持续了近20年的传奇名字。

贝纳通的“小章鱼”在八十年代的许多车上都出现过(泰利尔、阿尔法罗密欧、托勒曼),虽然它并不表示“小章鱼”,但是我还是喜欢这么叫它。

▲小章鱼

68、肥肠

无冠王Chris Amon在蒙扎盯着法拉利312上面的那台218 3.0 V12引擎。

▲肥肠

69、分析时间

作为车手,吃驾驶技术的老本是大忌,赛车逐代更新,赛道千变万化,学会分析并找到突破点才是一位优秀车手需要的品质。1991年,车神埃尔顿·塞纳坐在车内仔细分析赛车数据,而此时的他已经是三届世界冠军。

▲分析时间

70、将门之后

1996年威廉姆斯发布新车FW16并展示新阵容Damon Hill + Jacques Villeneuve,两位的父亲都是F1历史上举足轻重的超级车手。

谁曾想,这两位将门之后只做了一年队友。

▲将门之后

71、浪子回头(一)

车手退役后去当解说的不少,但退役后去当解说后又复出做车手的倒真是不多,我印象中有一个大名鼎鼎的名字——1976年的世界冠军James Hunt。

亨特80年就退役了,之后他选择了加入BBC与Murray Walker搭档解说F1,他的解说专业性十足并且真性情,有时对场上表现突出或表现不佳的车手都直抒胸臆,赢得很多观众的喜爱。

大家都知道亨特是有名的“浪子”,解说时期的他也是花边新闻不断,1990年由于投资失败,亨特陷入了经济危机,于是他想要回F1赛道重整旗鼓。他找到了威廉姆斯,在Paul Ricard赛道进行测试此时的他已经十多年没开过F1了,但节奏感依然在。他同时还游说Phillip Morris的大佬给他赞助,不过最终没能实现回归。

▲浪子回头(一)

72、浪子回头(二)

亨特与他的两个儿子。

▲浪子回头(二)

73、浪子回头(三)

詹姆斯·亨特在生命后期与性格相仿的后辈埃尔顿·塞纳成为了朋友。

▲浪子回头(三)

74、首尾相接

1989年墨西哥站,法拉利与迈凯轮四台赛车齐驱的壮观场面。

▲首尾相接

75、天之骄子

现任F1阿尔法罗密欧·索伯车队车手查尔斯·勒克莱尔与儿时好友和兄长,已故车手朱尔斯·比安奇。

▲天之骄子

76、沮丧的迈克尔

1994年倒数第二站日本站是F1比赛中最后一次“aggregate race”的例子(由领先优势时间的多少决定胜负)。这场比赛大雨倾盆,舒马赫杆位,多位车手滑出赛道并有马修受伤,不得不出示红旗中断比赛,红旗出示前舒马赫的领先优势为6.8秒。比赛重启后由于超过了规则的比赛时间,aggregate生效,于是就出现了希尔和舒马赫在场上争夺领先优势时间的桥段——舒马赫排位第二但由于领先优势更大所以保持领先,但最终是希尔领先优势更多而获得冠军。比赛结束后,舒马赫摘下头盔满脸的沮丧。此时他与希尔仅仅相差1分。

▲沮丧的迈克尔

77、“听说你没有护目镜?”

1968年法国站,由于Jo Siffert的头盔没有护目镜,Graham Hill退赛后主动把护目镜给了他。

这从侧面反映出了早期F1赛车低劣的车手安全保障,同一场比赛,本田车队出现致命事故,最终导致车队退出F1。

▲“听说你没有护目镜?”

78、X-Wing(一)

1998年圣马力诺站,法拉利F300赛车被安装上了处于“规则灰色区域”的激进设计X-Wing。

▲X-Wing(一)

79、X-Wing(二)

法拉利拿出黑科技后,其余车队开始效仿,如Tyrrell 026赛车,但后来该设计被禁止,因为这个所谓的后视镜根本看不到后面。

▲X-Wing(二)

80、Group C

1982年勒芒24小时起跑,从这个角度我们能看到一大堆经典车型——保时捷956、保时捷935 moby dick、K3,法拉利512BB、蓝旗亚LC1等等……

值得一提的是,82年是Group C生效的初年,地面效应化的保时捷956横空出世,不仅拿下杆位,而且在耐力赛中锁定领奖台的三个位置——名次也正如车号所示的1、2、 3。

一年后,保时捷再度拿下冠军,并推出传奇广告词“Nobody is perfect,Even in Porsche.”

▲Group C

81、明星和超级明星

塞纳一生中有很多强大的对手:卡丁车时期的Fullerton,刚加入F1时的Elio de Angelis,后来的普罗斯特、皮奎特、曼塞尔、舒马赫……而在F3中,塞纳的对手则是我们很熟悉的Martin Brundle。

图为当年“一贯非常讲究赛场礼仪”的英国车迷打出横幅——“超级明星布伦德尔让明星塞纳黯然失色”、“布伦德尔比小塞纳快”,以表达对Brundle的支持。

▲明星和超级明星

82、一战成名

1984年摩纳哥雨战,普罗斯特起步后一骑绝尘——然而那场比赛并不属于他。那一站,让万千车迷记住了两个名字——埃尔顿·塞纳与斯蒂芬·贝洛夫。

▲一战成名

83、“秘密武器”

1999年,由前法拉利设计师Harvey Postlethwaite设计,经Dallara制造的本田F1原型车RA099由老维斯塔潘在西班牙Jerez赛道测试。RA099原型车共6台,不过只有4台下过赛道。

▲“秘密武器”

84、车坛男神

1978年,两位英国车坛“男神”——F1世界冠军James Hunt与摩托车世界冠军Barry Sheene,为主赞助商美国德士古公司所做的广告。

▲车坛男神

85、载誉归乡

1996年,新科世界冠军达蒙·希尔回到伦敦,接受家乡车迷的献礼,并当选BBC年度体育人物。谁曾想,此时的希尔已不是威廉姆斯的车手,达蒙在夺得世界冠军后便被威廉姆斯扫地出门——而威廉姆斯并不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

▲载誉归乡

86、陆上最速

1982年,在菲奥拉诺赛道边,吉尔斯·维伦纽夫与自己的座驾法拉利126C2及自己的Agusta直升飞机。

▲陆上最速

87、沙地上的冰人

2010年,被法拉利买断合同的芬兰冰人莱科宁前往了世界拉力锦标赛的赛场。图为他驾驶雪铁龙C4 WRC赛车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拉力赛段的表现。(图片来自土耳其摄影师theprodigy)

▲沙地上的冰人

88、不安全的安全车

1995年匈牙利站,Footwork的日本车手井上隆智穂在场边协助马修的时候被一台Tatra 623安全车撞倒。

89、红银大战

1998年加拿大站起步,正直红银大战白热化时期,注意后面飞起的Alexander Wurz。

▲红银大战

90、赛道上的中国红

这张其实不是历史图片,而来自两个月前的WEC 上海站,摄影师是我哥。非常精彩。

▲赛道上的中国红

91、梦回前朝

1935年法国pau GP,两台赛车都是采用3.2L straight 8引擎的阿尔法罗密欧P3赛车,前方的是法国车手René Dreyfus,身后的是意大利车手TazioNuvolari。

▲梦回前朝

92、英式传说

1979年对于Williams来说,是个分水岭的一年。作为一支私人车队,Williams在加入的第二年便获得年终第二(第一是法拉利,第三是Ligier,遭遇变故的卫冕冠军Lotus仅获第四),图上分别为当时Williams车队的主要人物Partrick Head、Sir Frank Williams和Alan Jones。

▲英式传说

93、欢庆时刻

1994年德国站,Gerhard Berger为法拉利取得全年唯一一个分站赛冠军。

▲欢庆时刻

94、More like James Hunt

2012年,Kimi Raikkonen戴着James Hunt的头盔参加摩纳哥站。尼基·劳达跑过去说了一句“I must say,kimi,you are more like James Hunt than James Hunt ever was(Kimi,你比詹姆斯·亨特更像詹姆斯·亨特)……”

▲More like James Hunt

95、“人为错误”

2008年新加坡站,取得杆位、并在比赛前阶段保持领先的法拉利车手菲利佩·马萨在进站时遭遇配合失误,输油管还未卸下时便放行,由此遭到赛会罚时,最终第13名完赛,未获得积分。

赛后,时任法拉利车队领队的斯蒂法诺·多梅尼卡利解释该事故并非信号灯故障,而是棒棒糖人的人为失误。

此时马萨与汉密尔顿的积分差距由1分拉大到7分,有人说这是2008年世界冠军争夺的转折点。

▲“人为错误”

96、花花公子

英国人艾迪·埃尔文除了是一位F1世界亚军之外,还是一位非常出色的投资者、亿万富翁。据称他在进入F1之前就通过资本运作达到数百万身价,如今他有超过40座地产。图为埃尔文与夫人和著名主持人杰里米·克拉克森。

▲花花公子

97、弗伦岑

1995年斯帕,红牛索伯车队年轻的弗伦岑。弗伦岑是个好车手,只不过职业生涯运气不佳。

▲弗伦岑

98、秘密测试

1993年,在连续遭遇本田、福特引擎的失望后,Mclaren与Ayrton Senna于Estoril测试搭载兰博基尼V12引擎的MP4-8B。

▲秘密测试

99、黑历史

1998年揭幕战澳大利亚站,戏剧性的一站。虽然整场比赛都被迈凯伦车手大卫·库特哈德和米卡·哈基宁领跑,但迈凯伦车队因一场纷争受到广泛质疑。

第36圈,领先的哈基宁毫无征兆的开进维修站,但没有计划换胎,于是损失大量时间让队友库特哈德超了过去,根据赛前协议,迈凯伦两位车手谁领先了第一个弯,最终冠军就由谁获得,于是在最后两圈,库特哈德在发车直道上让车给哈基宁,最终哈基宁夺冠。多年后,罗恩·丹尼斯的解释是,那场毫无预兆的进站不是车队人员所为,而是有不明人士使用车队无线电给哈基宁发了指令。

▲黑历史

100、对决

2017赛季的F1锦标赛,见证了刘易斯·汉密尔顿与塞巴斯蒂安·维特尔的对决,其中有短兵相接,有撕破脸皮,也有惺惺相惜。最终刘易斯赢得了个人的第四座世界冠军奖杯,书写了新的传奇;塞巴斯蒂安也带领法拉利取得了9年来的最好成绩。

希望这组对手能够带来更精彩的对决。

▲对决


  • 凤凰网汽车公众号

    搜索:autoifeng

  •  官方微博

    @ 凤凰网汽车

  •  手机应用

    凤凰网汽车&凤凰好车

网友评论
0人点赞
|
评论0
加载中...

大家都在看

趣图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