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城市:北京
更多应用 |
官方:微博/微信
| 车展 | 专题 | 车商通 | 商用车

凤凰网汽车

凤凰网汽车>全媒体>正文

华夏幸福王文学疑似放弃造车,失去“金主”的合众胜算几何?

2018年12月04日 11:22:37
分享到:
来源:道哥说车

自摩拜单车完成股东工商变更后,创始人胡玮炜、投资人李斌等人退出,而美团点评创始人王兴一跃成为摩拜科技大股东,持有95%的股份,美团联合创始人穆荣均持有剩余5%的股份。显然摩拜单车没有拧过资本的大腿,背后的较量同样在造车新势力轮番上演。以往造车新势力分化后获得资金的会继续高歌猛进,但也会有很大一批企业因为“金主”出局而得不到足够的融资逐渐枯萎,造车新势力似乎正在步入共享单车的后尘。


12月3日,《道哥说车》获悉,造车新势力浙江合众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已更换为公司创始人方运舟,华夏幸福董事长王文学不再担任合众新能源的法人代表。此外,宜春经济开发区财政局控股的宜春金合股权投资公司,已于日前正式入股合众新能源,但是否取代王文学旗下知合出行成为第一大股东,合众新能源方面未予置评。


3_副本.png



继抛售环京楼盘后,华夏幸福董事长王文学将合众新能源的法人位置拱手让与他人。这一消息的出现显然不是空穴来风,此前就有媒体曾报道过以王文学为代表的合众新能源大股东知合出行有意退出“造车运动”,合众新能源汽车正在寻求“接盘者”,合众汽车大股东或将变更。据知情人士透露,受限购影响,地产资金普遍回流不足,今年公司(华夏幸福)不仅卖了19%股权给平安,还撤了不少事业部。“涉足造车事业后烧钱不止,却没有资产可卖,公司自然会采取战略性收缩。”


1.png



华夏幸福王文学或退出造车


成立于2014年10月的合众新能源汽车,是最早的一批新能源车企,由曾在奇瑞汽车新能源领域耕耘10年的方运舟创立,曾发布自己的汽车品牌——NETA哪咤汽车。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2018年11月29日,合众新能源法人代表由王文学变更为方运舟,后者是合众新能源的副董事长。天眼查显示,方运舟对合众新能源的认缴出资额为2000万


2.png



而法人代表变更或与股权变更有关,上述系统显示,合众新能源的投资人名单中新增了宜春市金合股权投资有限公司,在股东中排名第一。而王文学实际控制的拉萨知行创新科技有限公司则从原来第一的位置退到第八位,排在方运舟之后。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早在今年9月,合众新能源已经在宜春市经济开发区注册的了宜春分公司。


目前,合众新能源已经拿下中国第13张新能源汽车生产牌照,成为国内第7家拥有发改委和工信部“双资质”的生产企业,加之国家至今尚无放开新能源生产资质的打算,让新能源生产资质在行业内早已叫出“天价”售卖。此前有业内人士曾透露:在目前的新能源市场,光造车资质的售价就已经高过几十亿人民币。


然而,随着新能源汽车补贴的逐年退坡,造车新势力未来前景不明朗,诸多投资者却开始暂缓了对造车新势力的“资金轰炸”,让诸多造车新势力苦于资金压力无法发展。2017年12月,合众新能源宣布获得知合出行12.5亿元注资,此后就再也没有资金进账。按照这一现状,出售合众新能源的股份显然成了王文学保证华夏幸福利润的最好方式。


“金主”撒手,合众新能源何去何从?


对于华夏幸福来说,合众新能源可能只是其资本运作大局中的又一枚棋子。华夏幸福与合众新能源的故事,还要从知合出行说起。此前,华夏幸福董事长王文学个人认缴出资3.3亿元收购合众新能源近53.4%股份,而华夏幸福100%控股的拉萨知行创新科技有限公司也成为其最大股东。短短半年时间,知合出行快速攻城略地,将计划的汽车生态建设的已初现规模。而作为汽车生态中的重要一环,合众新能源手握中国第13张新能源汽车生产牌照,成为国内第7家拥有发改委和工信部“双资质”的生产企业。浙江桐乡生产工厂也已于今年5月份竣工,前景看似一片大好。


但此前由于受房地产调控尤其是环京地带楼市不景气的影响,导致在环京有大量土地布局的华夏幸福,2017年房地产销售业绩与数年前的环京楼市火爆期比,颇有下降,进而影响到华夏幸福内部的资金链一度告紧。因此平安资管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接手华夏幸福的股份,还设置了两个额外条件。其一便是华夏幸福3年内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14.15亿元、144.88亿元和180.01亿元。如果达不到在同一年度的预测利润的95%,就要进行现金补偿。但也正是这项对赌条约的签订,让外界认为华夏幸福有意将合众新能源当做不良资产处理。


4.png



这意味着,企业资金面得以缓解的同时,对于公司管业务层面进行了相应加压。事实上,随着蔚来威马等新势力车企的产品落地,造车新势力逐渐开始分化,谁能抓住时机,率先把产品推向市场,赶在大批传统汽车企业和跨国公司的新能源汽车产品之前占领消费者的心窝,谁才能得到投资人的后续融资,为企业接下来的发展赢得先机,而合众新能源的首款产品哪咤N01在今年11月16日的广州车展才正式上市,这“哪咤”来的确实是有些迟了。


“量产车型上市后,如果不能快速打开销路,就只能依赖后续资金的强力‘补血’,否则企业将难以为继。”全国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认为,时间、资本、市场的争夺之后,最终比拼的还是产品。如果首款量产车型没有被接受,那么能否继续获得资本市场的支持就有些不确定了。然而,金主撒手后,合众的未来又将何去何从呢?随着蔚来、威马、小鹏等汽车公司量产车型的陆续上市和交付,造车新势力正式进入了短兵相接的局面。如何生存,成为造车新势力深思的命题。在这场残酷的烧钱游戏里,“先活下来,才有资格谈理想”。


  • 凤凰网汽车公众号

    搜索:autoifeng

  •  官方微博

    @ 凤凰网汽车

  •  报价小程序

    搜索:风车价

网友评论
0人点赞
|
评论0
加载中...

大家都在看

趣图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