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城市:北京
更多应用 |
官方:微博/微信
| 车展 | 专题 | 车商通 | 商用车

凤凰网汽车

凤凰网汽车>全媒体>正文

何小鹏会成为汽车制造业门口的野蛮人吗?

2018年12月13日 10:51:23
分享到:

等到明天发令枪一响,检验小鹏的时刻就到了。

文 ▍赵奕

每次的周一编辑部例会,我都会提接下来这周中,哪些新闻事件值得重点关注。

这次我说了三个:长城WEY品牌两周年、大众发布在华的新能源车战略、蔚来Nio day会发布ES6,我显然漏了一个重要事件。


何小鹏会成为汽车制造业门口的野蛮人吗?



位于上海虹桥二号航站楼的小鹏汽车展示台

这个错误直到我进了虹桥机场的安检口,从二楼俯瞰候机大厅才想起来,12月12日,小鹏汽车首款量产车在广州上市。

如果不是上海有事耽搁,此时此刻,我可能已在奔赴广州的路上。

遇到这种情形,我就要反思一下自己,一个新闻老战士为什么会漏掉重要新闻?

当然,第一重理由肯定是我自己扛,我现在注意力分散得特别厉害,多头处理很多事,要在周一快速把一周新闻事件梳理出一个重要脉络,确实很挑战。

第二重理由,也许是任何一个新兴造车势力遇见的问题,新车上市之前,关注度“储备”不足。包括我在内,作为普通老百姓,我可能更关心孟晚舟能获得保释不?或者,马克龙搞不搞得定黄背心?

一张陌生的脸,准备好了一个激动人心的时刻,期待万众瞩目的一次亮相,但它在和所有新闻事件争夺注意力的过程中,尚显弱势。

何小鹏会成为汽车制造业门口的野蛮人吗?



按照罗振宇在跨年演讲中说的,国民时间总值GTP,这当中也许微信占去50%、阿里占去20%,抖音又干掉10%,剩下的注意力由万事万物来瓜分。

这当中属于新兴造车势力的有多少?不言而喻。

所以,当说到这个时候,就不难理解何小鹏本人,在2018年他本人引来关注最多的一回,是发表了一个汽车运营重要性大于制造的观点。

对于一个130多年专注在制造上的行业,以及无数围绕这个行业讨生计的人,他们接受不了这个观点,他们情绪激动,这某种程度上是挑战了“工匠精神”这样的行业里长久信奉的原则。

群情激动之余,他们甚至没有关心何小鹏的上下文语境,以及他观点赖以生长的逻辑。这其实只是对获取消费者心智重要性的表述而已,并非鄙夷生产制造。

否则,时间来到2018年底,大量品牌在负增长,难道它们都是制造方面出了什么问题吗?

汽车制造的最高水平代表之一,保时捷帕拉梅拉生产线

恰恰想反,中国的工厂、中国的制造水平、中国的供应链体系,不能说强于西方发达国家,但也是自己历史上最好的时候。

过去35年来,我们对汽车制造能力的打造是多么重视,直到今天造一个合格的产品只是参加这种角逐的门票而已。

但下场以后靠什么呢?应该是运营。我相信,这是何小鹏想要表达的观点。

事实上,在此之前一个先行者已经实践了这个观点,就是蔚来的李斌。单说制造,其实蔚来和任何一家传统车企相比,并无特别过人之处。

但提到蔚来,大家都会说粉丝,说那个互动很好的App,说略显铺张的蔚来中心,说各种基于充电的服务。这些说到底就是运营,基于发展用户的运营。

不过,何小鹏对用户运营的理解,比蔚来对用户运营的理解,可能还高一个层次。详细情况请参见我之前采访他的一个视频。

何小鹏会成为汽车制造业门口的野蛮人吗?



何小鹏更愿意大家从软硬件角度去理解运营,在那个颇为引人争议的演讲中,他还提了国内目前在做用户运营的4家公司:上汽、蔚来、吉利、小鹏。

当然,这又引来了各种吐槽,大家都在想,“我们都在做自己的社区,都在做线下活动,都在维护粉丝,我们都有运营,凭啥就这4家呢?”

基于我对另外三家情况的了解,我想简单说一下自己对此处“运营”的理解,即由用户产生的数据能否形成为用户更好的服务。请仔细品味这句话,别急着吐槽我。

据我所知,满足条件的真不多,另外三个品牌都在做,小鹏接下来肯定也要做。

何小鹏会成为汽车制造业门口的野蛮人吗?



广州车展是小鹏汽车第一次参加车展

这个当中突出表现就是在线OTA,何小鹏在一次见面中和我透露,频次会达到1个月一次。我们知道第一线的App(京东商城、大众点评、高德等),OTA的频次基本是15天一次。

蔚来上市一年了,软件版本升级了11次,目前是1.1.1版;特斯拉基本保持每年升级5次;而小鹏的这个数据若是能兑现,才真正彰显实力。

大概一个月之前吧,何小鹏来到上海找几个媒体朋友一起座谈,席间,我非常高兴地看到了久违的郭谦总,他现在是何小鹏的高参,我想凭郭总的资历,小鹏在制造方面会少走很多弯路。毕竟我上文说了,造一台传统意义上合格的车,是下场玩游戏的入场券。

何小鹏会成为汽车制造业门口的野蛮人吗?



小鹏汽车的这些屏幕中到底蕴含哪些玄机,12月12日会完全揭晓。

等到明天发令枪一响,检验小鹏的时刻就到了。这一刻蔚来经历过,威马经历过,现在是小鹏汽车。

视频中,我问何小鹏新兴造车最后能活下来的有几家,何小鹏说2到4家。

我本人特别愿意看到新兴造车势力中,互联网一派(何小鹏、李想、李斌、沈海寅)取得成功,假如只有原先来自传统汽车行业的人投入新兴造车才能玩转,这件事就没那么激动人心。

这就好比玩美国支付宝(PayPal)的马斯克去造了火箭,故事就开始有意思了。


  • 凤凰网汽车公众号

    搜索:autoifeng

  •  官方微博

    @ 凤凰网汽车

  •  报价小程序

    搜索:风车价

文章标签:
网友评论
0人点赞
|
评论0
加载中...

大家都在看

趣图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