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城市:北京
更多应用 |
官方:微博/微信
| 车展 | 专题 | 车商通 | 商用车

凤凰网汽车

凤凰网汽车>全媒体>正文

互联网共情时代,流量能换销量吗?| K•Critic

2019年08月07日 08:07:02
分享到:
来源:汽车K线

5月,胡歌;6月,iG;7月,古天乐和吴青峰。上汽通用开启“疯狂请明星”模式,是要进军娱乐圈召唤神龙以求销量吗?

撰文 | 范渊博

编辑 | 李晓瑞

出品 | 汽车K线

汽车企业请明星代言一点也不稀奇,比如,WEY品牌请C罗代言,沃尔沃请志玲姐姐代言,而要说“明星代言”的死忠粉,必然非上汽通用莫属。

其实,代言人可以细分为三大类——形象代言人、品牌代言人,以及产品代言人。而上汽通用惯用的便是第三类——产品代言人。

十年来,上汽通用旗下三大汽车品牌产品代言人不断。其中,雪佛兰囊括了郭采洁、好莱坞女星Rosie Huntington-Whiteley、《越狱》男主角wentworth miller、汪峰、张震、梁朝伟等人;凯迪拉克则集齐了刘翔、吴彦祖、莫文蔚、布拉德·皮特、刘雯、胡歌、古天乐等人;而别克也借着这个夏天的风,与吴青峰展开合作。

尤其是2019年,在汽车市场整体下行的大背景下,上汽通用与明星间的合作,可谓是到了“疯狂”的地步。

短短3个月,与4位明星、1个团队、1档节目达成合作,其中3位是新晋的“产品代言人”。具体合作名录如下:

  • 5月8日,上汽通用汽车凯迪拉克品牌正式宣布,知名影视演员胡歌将出任全新一代凯迪拉克CT6代言人;
  • 5月20日,上汽通用汽车凯迪拉克品牌联合来自纽约的时尚潮牌Opening Ceremony首推“G7绿”系列单品,呼吁大家一起加入公益,一同“爱上G7绿”。同时,凯迪拉克品牌也宣布国际超模刘雯担任“守护G7公路生态保护工程”2019年度公益推广大使;
  • 6月2日,上汽通用汽车雪佛兰品牌宣布正式成为中国顶级电子竞技俱乐部iG(Invictus Gaming)官方合作伙伴,不仅雪佛兰品牌Logo将首登iG战服,旗下智联驾趣SUV新一代创酷也会作为iG专属战车;
  • 7月5日,上汽通用汽车凯迪拉克品牌宣布,实力派演员古天乐出任新美式大型SUV凯迪拉克XT6代言人;
  • 7月6日,全新一代别克昂科拉GX“接棒”别克VELITE 6,成为《乐队的夏天》首席特约赞助商,并亮相最新一期节目;
  • 7月12日,上汽通用汽车别克品牌宣布,华语乐坛知名音乐人吴青峰出任全新一代别克昂科拉GX代言人,并携手发布全新主题片《不负年轻》;
  • 7月18日,在凯迪拉克XT6上市现场,代言人古天乐、国际知名建筑师马岩松、主持人朱丹、以及奥运冠军张继科悉数亮相。

这意图不言而喻:求带货。

但是,如今请明星代言人的营销模式,对于汽车企业来说,“带货”能力是否奏效?我们要来看一组数据。

据通用汽车发布的财报数据显示,2019年第二季度,通用汽车营业收入达到360.6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367.6亿美元相比下降1.9%;净利润24.03亿美元,与去年同期(23.66亿美元)几乎持平。而汽车业务的总营收达到324.25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332.75亿美元下降2.6%。

2019年上半年,通用汽车营业收入达到709.38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728.59亿美元相比下降2.6%;净利润45.48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34.06亿美元增长33.5%。汽车业务上半年总营收636.86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659.66亿美元下降3.5%。

在具体销量表现上,2019年第二季度,通用汽车全球汽车销量193.9万辆,较去年同期206.6万辆的销量下滑6.1%。其中,北美市场销量为74.7万辆,同比下滑4%;中国市场的销量为75.4万辆,较去年同期减少10万辆,同比下滑12.2%。

2019年上半年,通用汽车全球汽车销量381.8万辆,较去年同期减少34.6万辆,同比下滑8.3%。其中,中国市场的销量为156.8万辆,同比下滑15%。

虽然,二季度乃至上半年,通用汽车的整体营收尚可,且利润微增。但是,其汽车业务营收下滑,在中国市场的销量表现也略有些糟糕。不管二季度还是上半年,中国市场的销量成绩在几个细分区域中,都是下滑最严重的。显而易见,明星“带货”效应并未奏效。

那么,这货为什么带不动?汽车K线试分析如下。

首先,明星的选择上,完全没问题。不管是代言凯迪拉克品牌旗下产品的胡歌和古天乐,还是代言别克品牌产品的吴青峰,都可以称之为优质偶像。

但是,优质偶像与流量明星之间并不能划等号。就拿“十三亿少女的梦中情人”胡歌来说,他是上汽通用三位代言人中唯一一位在上半年签下的,与凯迪拉克相关的微博“转赞评”加起来不过50多万,这个数据与某些新晋的偶像剧男主角单条点赞量均过百万相比,多少还是差点儿意思。毕竟在互联网共情时代,能引起受众广泛关注的必须是“糖”。

如果你说,吴青峰和古天乐都是7月才加入上汽通用代言人阵营的,将上半年业绩带不动的锅砸在他们身上不合适。朋友,胡歌这样一位“国民级”的偶像都做不到拉动销量,再加两位就可以了吗?偶像确实是好偶像,但汽车市场走势断然不是代言人能够左右的。虽然现在尚未有7月的销量数据,即便有了也不见得会有“量”的飞跃。

其次,上汽通用对微博开屏广告投放的偏爱,可谓是到了中毒的程度,就像是包年了一样,每一款产品更新换代,都要霸占微博的开屏,请代言人也不例外。笔者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有收集开屏广告的癖好,在写这篇稿子的时候,去翻了一下记录,自己都惊呆了,80%以上属于上汽通用。

但是,如今的微博,已经不是当年的微博了,现在的它已经沦为娱乐八卦的集散地。比如,微博服务器瘫痪的那几次,不是这个明星出轨,便是那个明星结婚。论“购买力转化“能力,微博与抖音、快手等新晋网红平台不能相比,即便是在各大应用市场被下架的小红书也要略胜一筹。(有一个什么机构发布APP赚钱能力排行榜:油管、抖音、快手排前三。对不起,找不到数据源头了。)

然后,前不久由“坤伦之战”带动“夕阳红投票团”反败为胜的案例,依然流传网络。即便胡歌、古天乐和吴青峰同样具备这样的实力,但是,汽车作为大件的“重资产”,粉丝们不太可能去组团买车,这也是由粉丝属性决定的。

据人民大学博士对“饭圈”文化的研究论文表明,“饭圈”有两类:

一类是愿意花大价钱提升偶像商业价值的,被称为“饭圈发电机”。他们不管花多少钱都愿意去看偶像的演唱会、买偶像的周边产品、为偶像做盛大的应援。但是,这个物种少之又少;

另一类,只表现在情绪狂热上,却不大花钱,被称为“饭圈干电池”。他们会花最少的钱办最大的事,无所不用其极地为偶像提高曝光率、点击率,间接提升偶像的商业价值。

仔细品品,粉丝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提升偶像的商业价值。那么,买一台车回家,不管是开还是看,对于偶像的商业价值提升来说,都是微不足道的。倒不如打个榜、刷个广告牌来得实在。

最后,说到“汽车”本身。吴青峰与别克的合作主题是年轻,同样凯迪拉克与胡歌、古天乐的合作,也是针对年轻用户群体的。

但是,这届年轻人真的很穷,是不争的事实。据央行最新发布的《2019年第一季度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数据显示,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高达797.43亿元,银行卡应偿信贷余额为6.98万亿元。而8年前的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不过是76.89亿元。8年时间,翻了10倍不止!

据蚂蚁金服和富达国际发布的2018《中国养老前景调查报告》显示:18-34岁的年轻人,平均月储蓄只有1339元。更夸张的是,网传90后平均负债已达月收入的18.5倍。也就是说,大部分年轻人根本存不到钱。

如此经济条件,别克品牌还能考虑买一买,凯迪拉克那就真的只能等“五折”优惠再现江湖了。

据业内人士表述,胡歌这样级别的代言,起码千万元起算。目测,这一连串的合作,投资费用应该破亿。

上汽通用斥巨资请来的明星们,不能给销量带来实质性的增长,泛起的涟漪似乎也不如预期那么好。

其实,频繁的明星代言活动并非一无是处,起码可以在年轻受众心中树起一杆旗帜:我偶像选择的品牌,必然不差。即便代言人有可能马失前蹄,在代言期间出现“污点”连累甲方,目前来看,这几位优质偶像尚未有出现类似情况的迹象。

毕竟,在这个“万亿”的造车江湖里,大家都在拼销量、拼营收、拼利润。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有的选择与网络红人厮混;有的选择自己制造热点“黑红”再洗白;有的降价促销“以价换量”;当然,也有的默默做事以求一鸣惊人。

而对上汽通用来讲,在市场整体下滑的态势中,一面降价促销、一面利用优质偶像代言来稳固品牌形象,从这个角度来分析的话,这钱花得也值了。

比如,别克昂科拉GX和吴青峰、《乐队的夏天》的结合,留给消费者的印象可能不止这一款车,受益的还是别克品牌;而凯迪拉克与胡歌、古天乐的合作,雪佛兰与iG电竞团队的合作,则最直接的辐射其潜在消费者。

最后的最后,你挣的钱,你怎么花,你说了算。End!

思考者相关阅读:

  • 上汽集团:公告“九连发”背后 | K·Focus
  • 市值蒸发超千亿,上汽集团“市值管理”因何遭受挫折?| K·Data
  • 上汽俞经民:新能源车价格肯定要涨,我们尽可能不涨太多|K·Focus

    名爵HS单月销量破4000辆,上汽集团“高端品牌”已经立足?

    中国史上最大规模汽车召回惹祸?上汽集团市值蒸发300亿能怨谁

  • 凤凰网汽车公众号

    搜索:autoifeng

  •  官方微博

    @ 凤凰网汽车

  •  报价小程序

    搜索:风车价

网友评论
0人点赞
|
评论0
加载中...

大家都在看

趣图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