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城市:北京
更多应用 |
官方:微博/微信
| 车展 | 专题 | 车商通 | 商用车

凤凰网汽车

凤凰网汽车>全媒体>正文

“菲-标”集团:世界第四大汽车集团诞生背后

2019年11月15日 10:53:01
分享到:
来源:汽车K线

导读:汽车业交易非常复杂,如果没有伟大的CEO掌控,就没有成功的希望。可问题是,这两家跨国汽车巨头,在全球最大汽车市场状况却惨不忍睹,它们的合并,也是一次抛弃中国市场的联姻吗?

10月31日,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通过官微发布《标致雪铁龙集团和菲克集团联合公告》。根据公告,标致雪铁龙汽车公司(Peugeot S.A.,下称PSA)监事会和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公司(FCA N.V.,下称FCA)董事会各自一致同意致力于以50:50合并的方式,实现各自业务的全面合并。

若以销量计,PSA与FCA合并后将以870万辆的规模,超越通用汽车(去年约840万辆)成为全球第四大汽车集团;若以业绩相比,2018年,不计马瑞利(Magneti Marelli)和佛吉亚(Faurecia)业绩,两者合并收入近1700亿欧元,经常性营业利润超过110亿欧元,而同期通用汽车营业收入为1470亿美元,净利润为80亿美元。

一个是底特律第三,一个是欧洲第二,两者的结合将使其在全球汽车工业中具备更大体量、占据更重要位置,看似珠联璧合。然而PSA和FCA合并消息传出后,10月31日,标致雪铁龙股价大跌12.86%,而菲亚特-克莱斯勒股价在10月29-31日则分别上涨7.56%、5.27%、2.27%。

两者合并本应是互利双赢之举,为何在股市却呈现相左的表现?合并之后的新公司将如何运营?是否将放弃某些小众或亏损品牌?其面临着哪些机遇和挑战?谁又是这场合并案中不可或缺的存在……汽车K线将通过《10问》栏目,为大家解析这次跨越两块大陆的汽车巨头合并的种种疑问。

1. FCA与PSA“暧昧”已久?颇有渊源,家族关系助力。

2019年5月底,约翰·艾尔坎(John Elkann)回到巴黎。这座城市已经成为这位意大利菲亚特家族继承人,一个频繁出访的目的地,因为他在为FCA与雷诺合并努力着。

然而,在宣布这笔交易前几天,艾尔坎走进了巴黎富裕的16街区公寓,与他共进晚餐的是一位不同寻常的伴侣:罗伯特•标致(RobertPeugeot)——雷诺主要竞争对手标致家族的后代。

这两个人都是各自家族帝国的强大代表,他们彼此相识已久,并建立了友好关系。

毕竟,标致母公司标致雪铁龙集团CEO卡洛斯·塔瓦雷斯(Carlos Tavares)曾表示,他也在寻找盟友。在许多行业专家看来,菲亚特-克莱斯勒标致雪铁龙结合似乎是更好的选择,因为雷诺有着复杂的日产联盟关系,以及有法国政府作为雷诺最大股东进行干预。

5月27日,当FCA宣布与雷诺合并时,没过多久塔瓦雷斯便对该计划进行了抨击,称FCA是“特别投机主义者”,是对雷诺的一次“实质收购”。

事实证明,这种悲观主义是有先见之明的。仅仅一周后,面对法国政府提高要求,以及雷诺日产复杂的联盟关系,成为不可逾越的鸿沟,这笔交易破裂了。艾尔坎取消了一次成败攸关的董事会会议。

无论是雷诺汽车,还是标致雪铁龙,它们之间的共同点是均有法国政府持有公司股份。截至2018年12月31日,标致家族、东风汽车和法国政府分别持有PSA 12.23%股份,而在雷诺汽车股权结构中,法国政府持股比例为15%。

这次失败给了塔瓦雷斯另一次机会,他不愿意让它第二次从手中溜走。

其实,菲亚特标致之间的暧昧关系已久,最早可以追溯到2008年金融危机时,艾尔坎与马尔乔内正寻找合作伙伴,当然收购克莱斯勒是后话。2013年,当时法国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高级顾问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协助举行了菲亚特与当时陷入困境的标致之间的初步谈判。

2014年底,马尔乔内被其投资顾问告知,塔瓦雷斯有兴趣商谈合并。

2问:4小时周末会谈促成世界第四大汽车集团形成?

合并PSA与FCA的想法已存在多年,但双方谈判在2019年初取得进展。在这个相对排外的汽车圈子里,高管们经常在车展等行业活动上动作密切,讨论各种可能出现的情况。

就法国政府而言,它毫不掩饰地倾向PSA和菲亚特克莱斯勒的合并,而非雷诺。法国财政部代表定期与塔瓦雷斯、艾尔坎和罗伯特•标致会面,探讨合并途径。

塔瓦雷斯有着与已故的塞尔吉奥•马尔乔内(SergioMarchionne)类似的履历,他宣扬有必要建立全球联盟,以便节省开支,将资源集中在昂贵的开发项目上。

两年前,他收购有名无利的欧宝,证明了自己具有“扭转乾坤”的能力。这位葡萄牙高管,也曾探索过与捷豹路虎等品牌合作。然而,尽管捷豹路虎承诺提供一些不错的技术,却没有像塔瓦雷斯那样,为他的下一笔大交易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8月,与雷诺的交易陷入混乱后,FCA与PSA之间进展加速。法国财政部长勒梅尔在希腊度假期间,与两家汽车制造商进行了电话沟通。但因存在太多问题悬而未决和战略分歧,各方认为需要更多时间,协议难以一时达成。

去年,塔瓦雷斯为上任的FCA集团CEO麦明凯(Mike Manley)打开了另一个渠道。这两位工程师相识十多年,关系很好,经常互发短信。

10月,代号为“Stella”的潜在合并触手可及。这一突破来自于塔瓦雷斯和艾尔坎在巴黎举行的为期4个小时的周末会谈,他们讨论了最后的细节。

米兰博科尼大学(Bocconi University)教授卡洛•阿尔贝托•卡内瓦莱•马菲(Carlo Alberto Carnevale Maffe)表示:“合并的好处在于,它是两个最具代表性的欧洲家族之间的结合。这不仅仅是一场经济交易,更是一场结合了不同传统的婚礼。”

3问:人以群分,PSA CEO塔瓦雷斯有马尔乔内的影子?

作为标致雪铁龙集团CEO,塔瓦雷斯一贯直言不讳地表示,汽车制造商需要适应形势,否则就有破产的风险。他说,全球规模是关键。这与FCA集团前CEO马尔乔内的信念不谋而合。

作为阿涅利(Agnelli)家族工业王朝后裔,艾尔坎在马尔乔内领导下磨练了自己的管理技能。马尔乔内去年突然去世后,艾尔坎独自一人继续寻找另一个主要合作伙伴。

现在,艾尔坎不再孤军奋战,他将获得一个新的合作伙伴,即现年61岁的PSA集团CEO塔瓦雷斯,后者在打造一家国际汽车集团时,将成本控制在可控范围内,展现出了自己的勇气。

塔瓦雷斯这些品质应该是马尔乔内建立的FCA帝国所看重的。

“汽车业交易非常复杂,如果没有伟大的CEO掌控,就没有成功的希望。”Sanford C. Bernstein & Co.汽车行业分析师沃伯顿(MaxWarburton)指出,“很明显,塔瓦雷斯已经花费数年,研究如何让PSA与FCA的合并变得可行。”

PSA也许不是艾尔坎的首选,但塔瓦雷斯身上有着与马尔乔内相同的观点和履历。

两个人都扭转了在外界看来无可救药的业务。马尔乔内在菲亚特完成了这一壮举,然后将这个传奇的意大利品牌与克莱斯勒合并,获得了全球影响力。塔瓦雷斯则复兴了衰落的PSA,两年后,他从通用手中收购欧宝,并使其扭亏为盈。

两个人都自诩为大胆的梦想家。马尔乔内一直宣扬合并的必要性,表示这个行业充斥着重复,如果能在研发和采购等领域集中资源,就能节省数十亿;塔瓦雷斯亦是如此。

两个人都是赛车爱好者,塔瓦雷斯于5年前加入PSA,之前,其在雷诺-日产戈恩手下工作。

伦敦Evercore ISI汽车分析师阿恩特•埃林霍斯特(Arndt Ellinghorst)表示:“考虑到塔瓦雷斯重组业务的经验,由他来主持这场合并是完全合理的。塔瓦雷斯将拥有足够的机会,在合并后的公司中实施自己的整合能力。”据悉,在不关闭工厂的情况下,这项计划预计将带来38亿欧元成本节约。

4问:法-意政府“不许关工厂”,合并后面临着怎样机遇和挑战?

据《欧洲汽车新闻》报道,PSA和FCA提出合并方案,发生在后者与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UAW)进行全国合同谈判之际。

然而,这一计划让在FCA邓迪发动机工厂工作了14年的约翰·巴博萨(John Barbosa)感到不安。巴博萨表示,在看到关于标致雪铁龙为了盈利而裁员和雇佣临时工的报道后,合并让他感到担忧。

“我们马上就要签署合同了” 巴博萨表示,并指出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与通用汽车的约定“令人心寒”,因为关闭了三家工厂和一个配送中心。“我们对菲亚特-克莱斯勒也有同样的担忧,并且再加上标致雪铁龙集团,这只会确保工人们将不能继续获得他们的利益。”

诚然,据《欧洲汽车新闻》报道,两家车企合并之后或将空出近600万辆汽车产能,一旦有任何关厂行动,欧洲可能将首当其冲。前段时间,汽车K线也曾撰文分析东风集团与PSA的合资公司,即神龙汽车面临着巨额亏损、出售设备和裁员的窘境。

此外,留给合并后的新公司,以及塔瓦雷斯另一个头疼的问题是他首先需要应对欧洲的暗淡前景,整合FCA在欧洲苦苦挣扎的业务。FCA最新公布的财报数据显示,其在欧洲地区的亏损正在扩大。

巴黎SIA咨询公司合伙人让-皮埃尔•科里尼欧(Jean-Pierre Coriniou)表示,“FCA在欧洲的处境很糟”,只有旗下美国品牌RAM和Jeep较有吸引力,FCA意大利一些地区的工厂利用率约为50%。2019年1-9月,FCA旗下品牌,包括菲亚特蓝旗亚克莱斯勒、阿尔法罗密欧和玛莎拉蒂欧洲市场销量下滑了10%。

不过,PSA却形成鲜明对比,作为该地区第二大汽车制造商,其销量几乎没有变化,尽管整个行业销量下降了1.6%。

对全球汽车制造商而言,FCA与PSA的合作计划正在一个艰难的时刻展开。目前,它们正面临着行业衰退加剧的局面,以及新技术所需的大量投资。

虽然这笔交易,将使意大利亿万富翁阿涅利家族和法国标致家族走到一起。然而,他们根深蒂固的民族根源,以及法国政府在标致雪铁龙集团约12%的股份,都将使瘦身变得更加困难。

例如,法国政府表示将严格审查新公司的监管结构和受影响的工作岗位;意大利工业部长斯特凡诺-帕图安内利(Stefano Patuanelli)亦表示,政府将确保该交易和预期的成本削减不会影响意大利的就业。

法国私人银行Oddo BHF分析师在一份报告中写道,合并在经济和战略上都有意义,但“如果交易成功,将面临巨大的障碍和执行风险。”这些挑战包括,在欧洲的员工总数和未充分利用的工厂,以及获得合并后公司的反垄断许可,因为合并后的公司将在法国、意大利和西班牙拥有强大的业务。

其次,明年欧盟将实施更严格的排放规定,这对欧洲业务造成巨大影响。FCA在低排放技术方面相对落后,而PSA计划2021年前推出7款纯电动汽车,并在2025年前推出所有车型的电动或混合动力版本。

当然,FCA也让PSA在北美找到了长久以来的目标市场,北美市场一直是汽车行业利润更高的市场。事情均有两面性,机遇和挑战并存,这项合并交易留给投资者和资本市场太多悬念。

5问:合并后新集团如何运营?股权结构如何?

根据FCA官方消息,创立伊始,合并后的公司将基于FCA在北美和拉丁美的实力,以及PSA在欧洲的实力,实现最高利润率。两家公司将致力于在未来几周内达成一项具有约束力的协议,成立一家价值500亿美元的公司。新集团将在荷兰注册,在巴黎、米兰和纽约上市。据估计,80%协同效应将在合并4年后实现。

交易完成前,FCA将向股东支付55亿欧元特别股息。该公司还将向投资者出售被拆分的机器人制造部门柯马(Comau)的股份。同样,PSA将把其在汽车零部件生产商佛吉亚(Faurecia) 46%的股份分配给股东。

阿涅利家族控股公司Exor持有FCA约29.2%的股份,将成为这家新汽车制造商最大的单一投资者,届时则将持有14.5%的股份。

合并完成后,Exor、Bpifrance Participations、东风汽车集团和标致家族持股的停牌期将为7年,而主要股东Exor、法国国家银行BpifranceParticipations,以及标致家族将面临三年禁售期。期间,标致家族被允许只能通过收购BpifranceParticipations和中国东风汽车集团(DFG)的股份,才有可能增持至多2.5%的股份。

合并后新集团的治理结构将保持出资股东之间的平衡,董事会将由11名成员组成。其中五名董事会成员来自FCA,六名成员来自PSA。

其中,标致雪铁龙集团CEO、现年61岁的卡洛斯·塔瓦雷斯将担任CEO,任期为5年;FCA董事长艾尔肯担任董事长;菲亚特-克莱斯勒CEO麦明凯(MikeManley),比塔瓦雷斯年轻六岁,可能将成为首席运营官(COO),并在奥本山(Auburn Hills)经营公司北美业务。

据消息人士透露,FCA的顾问是高盛(Goldman Sachs);PSA的顾问是意大利米兰投资银行旗下的梅西耶•马里斯&联合公司(Messier Maris & Associes)和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

6问:东风汽车集团会借机出售股份吗?

目前,东风汽车集团持有PSA 12.23%股份和19.5%表决权股份,若FCA与PSA合并后,其持有新集团的股份约为6%。

此前有猜测称,该公司可能会利用此次结盟出售所持股份,东风汽车代表拒绝置评。

2014年,东风汽车集团在欧债危机让欧洲车企感到难过时,收购了PSA股份。

上海咨询公司automobile创始人比尔•拉索(Bill Russo)表示,东风通过FCA与PSA并购从而获得FCA的资产,不太可能成为美国当局的主要担忧。他说,这是因为这家意大利裔美国汽车制造商,没有可能将战略技术转移到中国的“高科技背景”。

然而,这些非汽车行业因素,也加大了预测东风汽车集团是否将继续持有股份的难度。

据《欧洲汽车新闻》一位银行消息人士对路透社表示,考虑到中美贸易紧张局势,东风将能够出售其所持有的股份,这将有助于该合并交易顺利通过美国监管机构的审批。

7问:新世界第四大汽车集团会带来什么影响?

如今,在朝着智能化和电动化发展的全球汽车行业,并购整合已成为一种主旋律。

本来,FCA与雷诺汽车50-50的合并能创造出世界第三大汽车制造商,居于大众汽车集团和丰田汽车之后。这项交易本可以利用雷诺汽车在欧洲的实力和十年电气化经验,以及菲亚特-克莱斯勒在北美和拉丁美洲的优势。

“从经济角度讲,雷诺会是一个更好的选择,但实际上,标致雪铁龙可以在短期内实现,这一点很重要。”

菲亚特-克莱斯勒雷诺谈判期间,法国财政部长勒梅尔(Bruno Le Maire)表示,没有必要进行匆忙谈判。这是政府共同努力的一部分,目的是防止政治上有影响力的工厂关闭和裁员,这些往往就与行业合并有关。

但10月30日,勒梅尔办公室表示,其已经意识到,合并像菲亚特-克莱斯勒标致雪铁龙这样的有盈利潜力的汽车制造商,要比单打独斗好。“全球汽车业整合是必要的,法国希望充分发挥自身作用。这两家法国汽车制造商及其各自的合作伙伴,将跻身全球四大汽车制造商之列”。

菲亚特-克莱斯勒CEO麦明凯(Manley)3月表示,他会考虑“任何能让菲亚特更强大的交易”。该公司一直在努力修复菲亚特的总部所在地欧洲的业务。

不同于之前菲亚特-克莱斯勒雷诺之间的交易,菲亚特-克莱斯勒标致雪铁龙集团之间的结合可能将维持三个总部以满足区域性需要:一个在巴黎,第二个在奥本山,第三个在菲亚特-克莱斯勒前身菲亚特公司和以艾尔肯为代表的阿涅利家族所在地——意大利都灵。

针对PSA和FCA的合并,德国杜伊斯堡-埃森大学(Universityof Duisburg-Essen)汽车研究中心汽车经济学教授费迪南德·杜登霍弗(FerdinandDudenhoffer)表示,“在两个主要市场,竞争将会加剧,将损害日本企业(利益),甚至是像本田这样的日本公司……丰田也会受到不良影响。这也给在欧洲表现疲软的福特带来了压力。”

考克斯汽车公司执行出版人卡尔·布劳尔(Karl Brauer)补充说:“无论是菲亚特-克莱斯勒,还是标致雪铁龙,在汽车销售和产品开发方面,都不具备行业领先地位。但是,统一战线后,它们立即回到战斗中,与今天更强大的汽车制造商争夺销量、市场份额和先进技术。”

考克斯汽车公司分析师米歇尔·克雷布斯(Michelle Krebs)表示,合作可能有很大的好处,时间会证明这笔交易能否坚持下去。

8问:欧洲汽车制造商合并、合作有史可鉴?

标致雪铁龙集团有将美国品牌企业带到欧洲大陆,并使其扭亏为盈的历史:1978年,其收购了濒临破产的克莱斯勒欧洲公司(Chrysler Europe),并承担其债务,因为这家公司的美国母公司正面临财务困难。

其实,菲亚特-克莱斯勒标致雪铁龙自1981年在意大利共同开设塞维尔工厂以来,双方一直保持着长期的合作关系。今年2月,双方将合作协议延长至2023年,并增加了产能。塞维尔工厂将生产菲亚特达克特(Ducato)、标致拳击手(Boxer)、雪铁龙Jumper货车和PSA欧宝沃克斯豪尔品牌的其他版本。

2017年,当通用汽车在经历数十年亏损后,放弃了欧洲市场,当时塔瓦雷斯领导的标致雪铁龙集团,以23.3亿美元收购了这家底特律汽车制造商旗下的欧宝沃克斯豪尔品牌,创造出欧洲第二大汽车制造商,仅次于大众汽车。2018年,这些品牌收入达到183亿美元。

专家表示,塔瓦雷斯的优势在重组。这位在法国接受教育的葡萄牙裔高管在卡洛斯•戈恩的领导下磨练出了自己的才能。

为扭转德国欧宝沃克斯豪尔品牌的颓势,塔瓦雷斯缩减平台数量、整合工程运营,并裁减了数千个工作岗位。伯恩斯坦联盟(Alliance Bernstein)的分析师马克思•沃博通(Max Warburton)在一份报告中称,塔瓦雷斯有潜力成为FCA和PSA之间交易的领导者。

“在我们看来,菲亚特-克莱斯勒标致雪铁龙的合并,比之前试图达成的菲亚特-克莱斯勒雷诺之间的交易更有逻辑,成功的机会更大。”

去年去世前,麦明凯前任、已故的马尔乔内曾一再预测,全球汽车制造商需要彼此合作,才能在一个排放标准日益严苛以及自动化和电动化稳步发展相互交困的行业中生存下来——他甚至在2015年《一个资本瘾君子的自白》(Confessions of a CapitalJunkie)中提出了自己的观点。

2008年,马尔乔内加倍下注菲亚特克莱斯勒的交易。他曾试图拉拢通用汽车和其CEO玛丽·博拉(Mary Barra),促成底特律一桩轰动一时的合并交易,但以失败告终。他还曾“求爱”大众汽车,直到后者遭受柴油排放门丑闻、高管动荡,以及随之而来的巨额成本,使任何形式的合作都变得不可能。

标致雪铁龙是一家大型全球性汽车制造商,在欧洲拥有良好的立足点和先进技术,FCA可以从中受益。”凯利蓝皮书公司的执行分析师阿卡什·阿南德(AkshayAnand)表示,“FCA在美国有很大的影响力,而这正是PSA想要进入的市场。从表面上看,这是有道理的。”

从理论上讲,合并后的公司可以整合平台,解决菲亚特欧宝沃克斯豪尔品牌日益老化的产品组合产能过剩问题。标致雪铁龙也带来了汽车2.0领域的一些创新,比如说共享出行和电气化——专家称,菲亚特克-莱斯勒在这些领域落后了,特别是在欧洲面临巨额碳排放罚款的情况下。

“FCA在电动车型领域远远落后于竞争对手。”梅茨勒银行(Bankhaus Metzler)分析师尤尔根·皮珀(Juergen Pieper)在电子邮件中指出,“PSA在这方面至少是OK的。”

同时,在经历了1991年的经济衰退后,PSA计划重新进入富裕的北美零售市场。到2026年,标致品牌将引领该公司进入加拿大和美国。

PSA已经迈出了进入北美市场的一步:去年,该公司在华盛顿推出了免费拼车服务Free2Move。这项服务使用雪佛兰科鲁兹和Equinoxes,尽管它计划未来使用标致的车型。

9问:世界两大汽车巨头合并,忽视中国市场?

合并可能不会为世界最大汽车市场中国,提供太多支持。

菲亚特-克莱斯勒标致雪铁龙均在20世纪80年代末进入中国市场,但好景不长。尽管这两家公司后来重新进入中国市场,但仍然给中国消费者留下了不好的印象”,ZoZo Go公司首席执行官迈克尔·邓恩(Michael Dunne)这样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这次在双方合并业务过程中,似乎没有过多提到其在全球最大市场的发展。当然,可能除了菲亚特旗下的超豪华跑车品牌法拉利,新集团旗下其余品牌并不乐观。

2019年第三季度,菲克集团全球销量为105.9万辆,同比下降9%;实现净收入273.2亿欧元,同比下降1%;实现净利润-1.8亿欧元,同比下降135%;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为23.4亿欧元,同比增长193%。

今年前三季度,菲克集团全球销量为325.3万辆,同比下滑11.24%;实现净收入785.44亿欧元,同比下滑2.96%;实现净利润11.22亿欧元,同比大幅下滑48%。

第三季度,PSA集团实现营收155.79亿欧元,同比增长0.98%。第三季度销量为67.4万辆。PSA集团预计今年其欧洲市场销量将下滑1%;拉丁美洲下滑5%;俄罗斯市场下滑2%,而中国市场预计将下滑7%。

前三季度,PSA集团营业收入为539.18亿欧元,同比微降0.19%。

根据东风汽车集团公布的销量数据,今年前三季度,神龙汽车(东风汽车集团与PSA合资公司,含标致雪铁龙品牌)累计销量为9.1万辆,同比下滑55.51%;而根据广汽集团销量快报,广汽菲亚特克莱斯勒累计销量为5.2万辆,同比下降46.11%,两个法系品牌在中国的市场处境已然岌岌可危。

FCA与PSA的合并,或许将使各自在对方的优势市场获得更多市场份额,从而提升整体销量,然而对中国这一全球最大市场,它们貌似没有给予更多应有的关注。

“我认为这是两家汽车制造商翻开新篇章的机会。”邓恩称,“汽车行业在中国发展放缓,我们可以看到行业即将整合,它们可以共同努力生存和发展。”

“PSA与FCA是法国和意大利两大欧洲车企集团,面对欧洲碳排放等政策压力和未来新四化趋势的挑战,合作共赢是马尔乔内坚持推进的战略,是最佳的选择。”中国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认为,“中国市场的神龙和广菲克有强大的中方合作伙伴和双极分政策协同对应,应对政策法规难度不大,主要是自身产品需要学习大众的中国本土化研发和持续提升。”

10问:“菲-标”合并后会删减旗下品牌吗?

11月8日,据《欧洲汽车新闻》报道,PSA CEO塔瓦雷斯在接受一家法国电视台采访时表示,PSA集团和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在完成他们价值500亿美元的合并后,没有放弃任何一个品牌的计划。

未来,这家世界第四大汽车集团将拥有Jeep, Ram、欧宝/沃克斯豪尔标致雪铁龙阿尔法·罗密欧玛莎拉蒂等在内的13个品牌。

行业观察人士曾质疑,PSA-FCA合并后是否需要保留所有品牌,尤其是FCA旗下一些品牌需要大量投资更新产品线,以及品牌之间存在相互竞争的风险。

对此,塔瓦雷斯向BFM Business表示,“妥善管理这些品牌以覆盖市场是挑战的一部分。我发现所有这些品牌无一例外都有一个共同点:它们有着传奇的历史,我们热爱汽车品牌历史,这些历史给了我们未来呈现自己的基础。所以今天,我认为如果交易达成,没有任何必要删减品牌,因为它们都有自己的历史,都有自己的优势。”

塔瓦雷斯还表示,合并后的集团“确实会有众多品牌”,但这一数字将低于大众汽车集团旗下品牌数量。如果算上新品牌思皓大众汽车集团目前有10个乘用车品牌。

塔瓦雷斯表示两家公司在地理位置、技术和品牌方面都具有很好的互补性。FCA 66%的收入来自北美,而PSA只有5.7%;欧洲仍是标致雪铁龙的主要收入来源。

另据外媒报道,菲亚特-克莱斯勒集团CEO麦明凯近日对外宣布,由于欧洲汽车排放标准日趋严格,以及研发成本不断攀升,微型车利润过低,FCA计划退出微型车市场。未来,菲亚特会将其客户由微型车转向小型车。关于具体车型计划以及时间安排,目前尚不得而知。

11月5日,国际权威信用评测机构穆迪宣布FCA评级为“Ba1”,集团发行或承诺的优先无担保债券评级为“Ba2”,并将该集团评级展望由“稳定”上调至“正面”。

FCA与PSA之间的故事还将继续,汽车K线也将持续为您报道。

文字为汽车K线原创,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号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 凤凰网汽车公众号

    搜索:autoifeng

  •  官方微博

    @ 凤凰网汽车

  •  报价小程序

    搜索:风车价

网友评论
0人点赞
|
评论0
加载中...

大家都在看

趣图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