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城市:北京
更多应用 |
官方:微博/微信
| 车展 | 专题 | 车商通 | 商用车

凤凰网汽车

凤凰网汽车>全媒体>正文

千禧之年,38岁的李书福掀起“吉利风暴”,为何又突然陷入绝望?

2019年12月03日 15:04:01
分享到:
来源:车经社

上文说到进入1999年之后,吉利似乎开始转运了,豪情一上市,居然好卖了起来,很快就实现了1万辆的“小目标”。

千禧之年,李书福掀起“吉利风暴”

李书福痛感从前知道自己的人太少了,现在必须要有所改变。于是,他组团亮相于广州车展。

2000年1月6日,一支规模超大的“旅行团”出现在广州的全国销售商会议暨摩托车、汽车新品展示会上。这个“旅行团”的组织者正是吉利集团。它不仅从全国各地邀请了1300多位人员,还从北京请来了近30家中央新闻单位的记者,从浙江带来了20多名记者。

这次活动达到了李书福的预期,参观者看到吉利所展示的几十种型号的摩托车,以及两款新型“小客车”,毫不掩饰自已的惊讶。他们没想到的是,在地图上需要费力才找得到的浙江台州,会有这样一家民营企业在做汽车,而且看起来还像那么回事。

一家当地的媒体报道说,人们争抢着坐进这前面看起来像夏利、后面看起来更像富康的吉利车,“里面和夏利差不多”,人们一边嘟囔着,一边带着怀疑的口吻问,“真的只卖5.8万元吗?”

“我们搞汽车可以说是恰逢其时,早两三年我们没有能力,晚两三年机会就不再属于我们。”李书福说,“此时进入,我们一方面会利用好入世缓冲期所提供的保护,另一方面我们还将利用国际技术转移带来的机会。”新闻发布会上李书福表达了坚定已久的信心。

不过,在高兴的同时,李书福还是保持着一种“审慎的高调”,在介绍自己汽车的同时,还反复要求记者不要说错话:“这份许可证只允许我们生产客车,而不是轿车。所以,千万不要把我们的车说成轿车,这两个词之间有着非常重要的区别。”

5个月后,吉利汽车又“北上”,在北京召开了一个大型的新车发布会。而后,北京的经销商开始销售吉利的两款车。

当地媒体倒是为吉利担心,“京城不比别处,消费者的眼光可不仅仅盯着经济性,不说别的,单是‘八旗子弟’的面子就让这小小的吉利够呛。”

不管如何,吉利的这些举动,在中国车市上还是掀起了股“吉利风暴”。

“生死”李书福

当然,进军京城,成败且不论,在某种意义上潜藏着李书福的一种愿望,就是吉利能走进国家政策制定者的视线里。

2001年有一个机会,中国汽车产业政策从目录管理过渡到了公告管理方式,虽然基本的审批程序并没有根本改变。

为了能让自己的豪情和美日正式进入中国汽车市场,李书福赶紧将吉利的两款新车——美日和豪情的改进型,以宁波拖拉机厂的名义上报有关部门,试图进入国家经贸委在7月颁布的新一期《车辆产企业及产品公告》(以下简称《公告》)当中。

经过了这么久的努力,李书福心里依旧有些忐忑,但还是怀抱着希望,国家一定会将这两款新车予以放行。

“对那次的《公告》,李书福寄托了太多太多的期望。”《中国企业家》给历史留下了真实的记录。正如这篇报道的标题——《生死李书福》——一样,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

“李书福仰望天上只有半钩残月的夜空,吁叹一声。这真叫英雄气短啊!”

这篇报道生动细致地记述了当时的李书福:

像往常一样,李书福不无骄傲地昂着头,环顾着疾驶过他身边或停在停车场的轿车。他沉默地走着,嘴里时不时哼出一段旋律,步伐有些快。

这个被《福布斯》杂志评为2000年中国最富有的50人之一的38岁的浙江吉利集团董事长,挎着一个不起眼的小皮包,就这么独来独往,从一个城市飞到另个城市......

图为英格尔

忽然他停了下来,指着泊在路边的一辆“悦达”汽车,叹了一口气,说:“你看,它和我一样可怜。”

吉利车一样,悦达也是没有登上国家经贸委7月底颁布的《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的车种。命运类似的还有华晨中华、英格尔、南亚等这些国有大汽车集团之外的边缘势力。

当别人在《公告》刊出当天告诉李书福,“吉利”被排除在目录之外时,他甚至没有勇气自己拿起那张刊登《公告》的报纸,找寻吉利的踪影。

期待再次落空,这意味着吉利的生产和销售被死死地局限在现有的两款车型——“豪情”和“美日”上,而李书福千方百计组织人力、财力设计出来的新车型,包括被称为“中国第一跑”的吉利跑车美人豹,都只能陈列在吉利办公楼的大厅里仅供参观。在今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吉利汽车的改进型和第二代产品将不太可能被批准生产。

此时,李书福有些没了耐心,陷入了绝望,时间已经等不起了。

  • 凤凰网汽车公众号

    搜索:autoifeng

  •  官方微博

    @ 凤凰网汽车

  •  报价小程序

    搜索:风车价

网友评论
0人点赞
|
评论0
加载中...

大家都在看

趣图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