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城市:北京
更多应用 |
官方:微博/微信
| 车展 | 专题 | 车商通 | 商用车

凤凰网汽车

凤凰网汽车>全媒体>正文

长安逸动加个Plus,犹未迟也

2019年12月19日 10:18:03
分享到:
来源:买车问问

长安对第二代逸动的中期改款做了一场“大手术”。

01

逸动的大手术

在外形,“和雷克萨斯撞脸的蝶翼式”家族式前脸仅仅存在了一年多就被抛弃掉,改为了全新CS75 PLUS上面的巨大进气口设计,前大灯组也和进气格栅连为一体,以更好地迎合年轻市场。尽管整车比例没有调整,但是尾部细节还是进一步优化,尾灯被连上了一条熏黑贯穿式饰条,也搭配上了银色镀铬饰条,有点马自达的风格。设计师也给前后灯组设计了新的双箭羽的细节,更为锐利。

相比于外形,内饰的调整幅度更大。先期款上嵌入式屏幕设计确实显得有些过时,因此新款车型上变成了流行的悬浮式双大屏幕,搪塑材质、木纹饰条、黑色高光饰板等等重合在一起,形成了很好的高级感。新增加的全景天窗,也是这个价位少有的配置。

如无意外,新款车型也将搭载长安最新的1.4T蓝鲸发动机,匹配7速湿式双离合变速器,一改之前仅有1.6L自吸发动机的短板,可以更好的拉高整个车系。

上述这么多变化也让逸动值得一个新的后缀“Plus”,从逸动更新为逸动Plus。从长安汽车放出的风声来看,显然他们还是希望逸动Plus能够再现“辉煌”,重返两万辆俱乐部。

作为一款中期改款车型,这次逸动Plus是少有迅速——距离2018年3月27日的上市时间不到20个月就进行了预热,即便是明年3月上市也仅仅两年,而大多数汽车产品的中期改款至少要到30个月或者更长。

原因不言自明,从2018年3月算起至今,第二代长安逸动仅仅销售了11.8万辆,月均不足万辆,预计2019年销量大概在6.5万辆左右。在此之前,2014年到2017年逸动的年销量分别高达:15.5万辆、18.2万辆、15.6万辆和9.25万辆。

换句话说,第二代逸动失败了。所以长安汽车需要加速换代,以便能够挽救轿车市场的销量。

02

长安的战略误判

第二代逸动早期款为什么会失败?这并非一个产品层面的问题,更多原因还是长安汽车的战略误判。

首先是“急”,长安汽车对第二代逸动接过前一代车型的“销量旗杆”的位置这件事太过心急。在2018年3月底上市当月,“逸动”车型的批发量高达21606辆——其中可能有新老同堂的可能,但是老逸动已经很久没有超过万辆了,那也就意味着长安汽车批售的全新逸动至少是1.5万辆。

大量的库存压到经销商,但是新车的传播和营销都没有起来,加上新车在终端价格上没有优惠,使得经销商短时间根本无法消化这么大的库存。后来,第二代逸动的销量直接回落到5000辆以下,直到9月份才拉回到8000辆水平。这一波操作,让第二代逸动直接退出了国产轿车前三名的竞争圈。

其次是“乱”,长安方面并没有想好“第二代逸动”的对手是谁,自乱了阵脚。其实从保留逸动的车型名称,以换代的概念推出新车,就可以猜测到长安还是希望保留“逸动”这个具有高认知度的车型品牌,以此尽快在自主品牌A级车市场中找回感觉。这就造成了一个错觉,长期以来,自主轿车领域的两个对手是帝豪和逸动,那么第二代逸动应该对应当时售价6-8万元的吉利新帝豪

可是长安方面又认为第二代逸动应该对标的是吉利更高级别的帝豪GL,逸动主打的是7-12万元的A+级轿车市场。低端价位是留给了悦翔V7的中期改款,被命名为“逸动DT”的新款入门家轿,原本“悦翔”是属于小型轿车产品的名称。

此外还有一款车型的定位也让长安整个轿车体系变得更加混乱,那就是更早上市的睿骋CC。这是一款长安汽车定在B级车市场,但实际落在A+级区间的产品,睿骋CC和第二代逸动从产品定义上就有不少重叠之处,主要是动力总成上有了差距。睿骋CC的高位压制,也直接让第二代逸动缺乏了1.5T的产品,这直接影响到逸动无法冲击到帝豪GL主推的10万元区隔。

题外话一句,长安汽车在战略上的“误判”也体现在逸动XT这款产品。实际上两厢A级车市场的萎缩态势理应在这款产品规划之初就能察觉,这款车型理应用逸动Cross版本替代,然而纯正的两厢版依然照常规划。吉利却凭借帝豪GS挖掘出一个超过10万辆的大市场,这足以看出两家车企的差别所在。

事实上,现在复盘来看,解决“第二代逸动”当初的种种问题,就是应该从一开始推出“逸动Plus”,并且保留老逸动同堂销售,这样形成“逸动-帝豪、逸动Plus-帝豪GL 1.8L、睿骋CC-帝豪GL 1.4T”的对阵格局,如果加上逸动Cross-帝豪GS那就更好了。

那这怪谁呢?其实苹果公司早在2017年就推出了iPhone 8 Plus的命名方式,那时候就没谁学习一下。

03

留给长安的时间还有多少?

亡羊补牢,犹未迟也。

长安此次将逸动的中期改款的短板进行了补足,尤其是增加了1.4T车型,名称也更直白的展示出“Plus”的特性,想必消费者对新车的认知会更容易识别。从目前的策略来看,长安保持第二代逸动早期款车型主攻入门级市场,下到6-8万元区间和帝豪竞争,然后逸动Plus主打1.4T和8-10万的帝豪GL展开对弈,至于更高的睿骋CC那就战略放弃,直到拿出真正的B级车型再回来。

现在对于长安汽车唯一的难题就是,消费者是否可以等得到3月份,又或者说,2020年的3月还能剩下多少人选择自主高端A级车?

  • 凤凰网汽车公众号

    搜索:autoifeng

  •  官方微博

    @ 凤凰网汽车

  •  报价小程序

    搜索:风车价

网友评论
0人点赞
|
评论0
加载中...

大家都在看

趣图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