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城市:北京
更多应用 |
官方:微博/微信
| 车展 | 专题 | 车商通 | 商用车

凤凰网汽车

凤凰网汽车>全媒体>正文

汽车商业史上最大一场个人秀:戈恩自辩|仕说

2020年01月09日 12:58:01
分享到:
来源:驾仕派

北京时间1月8日的晚上9点,一直连续讲了2个小时24分钟,卡洛斯·戈恩在黎巴嫩记者俱乐部的发布会上滔滔不绝,丝毫不见有疲惫感。或许在度过了噩梦般的400天之后,戈恩有太多话想说,他用英文、阿拉伯语、法语、葡萄牙语轮番向外界传递了自己的观点。

在长达两个多小时的自辩中,戈恩毫不隐晦地控诉了他是被日产的高层背叛,甚至点出了前日产CEO西川广人和日产独立董事、前日本商务部高官丰田正和等等六七个人的名字,而背后还涉及到日本政府高层——不过因为黎巴嫩和日本的政府关系不会直接说出政府官员的名字。

戈恩在发布会上“火力全开”,对于日本司法体系对他的限制、对他“有罪推定”式的检控表达了强烈不满。并且他把矛头直接指向了“东京检察院特搜部”,认为检察官才是整个调查和审判程序中的主导者,而法官甚至都只是一个“听命者”,这让戈恩感觉无法得到公正的审判。

实际上,戈恩认为整个事件就是一个陷阱,他被带走的时候甚至打电话希望日产派一名辩护律师,然而他当时并不知道日产才是事件的始作俑者。而之后的一系列内部审查也是日产雷诺自己的内部审计部门进行,在戈恩看来这毫无客观公正可言,至少也应该找第三方的机构审计。

“你说我是逃离就是逃离吧,着了火就会有烟。我在(黎巴嫩)这边并不是因为我有罪,而是在日本没有办法获得公正审判的机会,我不在乎说那些人说我(逃离)是有罪还是无罪的,我只是需求清白正义的审判。”戈恩在回答记者提问时一直在强调,之所以离开日本就是因为他无法在日本得到公平公正的审判机会,或许那样他会死在日本。

“如果我要得到一个更正义的审判,能够让我见到我的太太的话,只能跳出这个司法体系。”

此次发布会上他也对之前的一些指控做出了回应,比如凡尔赛宫的宴会场地其实并没有付费,而是凡尔赛宫方面因为雷诺的长期资助而给到的“如同买车时会有的一些赠品”,只不过有1.5万欧元的服务费被记账在雷诺的账本上,而他并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错误。

另外,对于中东的款项、戈恩在全球的房产,还有CEO预留金的使用等等,戈恩都做了详细说明,表示很多所谓有问题的资金都不过是公司内部管理的需求,一些费用的签派都是符合内控流程的。“日产花了2亿美元来调查那1470万美元和500万元的挪用,这是为什么呢?”戈恩反问到。而至于检察官所质疑的1100万不明费用在审查中并没有问过他,检察官说什么就是什么,他说作为日产CEO其实是能够说清楚的,然而戈恩的所有电脑手机都被没收了,没有办法进行辩解。

在戈恩的表述中,他原本以为在2020年就可以完结这些案件的审判,然而他发现在日本的软禁似乎遥遥无期。“哪一刻想要逃跑?我在第一次失去公正审判的时候就想到了,不断地看到审判推延,不断有检察官在拖延。第二点是我很想见到自己的妻子和孩子,我的妻子卡罗尔是我生活的支柱,但是我始终没有被允许和她见面,甚至通话。”

最终,戈恩成功的实施了逃离计划。

他认为逃离日本是正确的:“我做了正确的决定,不是我为什么要这么做,而是要做什么。”他同时透露:之所以选择黎巴嫩不是因为这里和日本没有引渡协议,实际上仅仅是因为这里的路程最近,他去法国、巴西其实也不会被引渡,因为这些国家都不会引渡自己的国民。

除了为自己的自辩,戈恩还在发布会上提到了许多过往,由此来解释为什么他会被日产背叛。他提到,“我在日产公司从1999年开始,供职了17年,拯救了这家公司,让它重新成为全球前六的品牌,但是他们完全忘记了,18年它又重新走下坡路,因为CEO不是我。日产不再想让法国人来指手画脚,要把我赶走。”

实际上,戈恩至今也没有说雷诺-日产需要完全合并,这两个家公司有两个总部、两个管理委员会、一个董事会,而真正成为一家公司那只会有一个总部、一个管理委员会。

戈恩说,在十年前,通用汽车前CEO瓦格纳曾邀请他去通用汽车,但是他拒绝了。“我们看到通用有非常好的业绩,他的工作比我轻松多了,他只管理一家企业,而我要管三家企业,但他们说我的收入太高了。我认为我的高收入无可厚非。”他甚至直言,在有些人看来,有钱有权就是有罪的。

其实,尽管戈恩在保释期间并没有对雷诺-日产-三菱联盟有任何表述,可是整个联盟的变化被他看到眼中,“整个联盟名存实亡”。他说在过去13个月的业绩已经很明确了,整个联盟的收益在不断下滑,技术创新也完全没有了。当然戈恩已经成为过去了,因为这家公司也不会有任何的增长,没有任何新的战略项目、没有任何新的科技创新,所以我发现现在的事实就是这三个品牌的联盟已经完全瓦解了,已经没有未来了。他甚至还用市值的下落证明了日产经此一役之后的衰落,“每天都是几百万美元的市值削减”。

并且据戈恩透露,在2017年之前,他甚至还在和FCA商谈两家结盟和合并的事情,然而因为他的被捕,双方的协商嘎然而止,最后让PSA赢得了这一合作机会,这对于雷诺-日产来说失去了重要的机会。

驾仕结语:

回顾整场戈恩的新闻发布会,这几乎是汽车行业近二十年以来最大的“上头条”的事件,甚至比2009年时美国通用汽车破产来得还要震撼。原因无他,这是一场戈恩的个人秀,以一己之力挑战了全球最大的汽车联盟、质疑日本司法体系,这里面的“个人英雄主义”和“商业戏剧性”,让这一事件不仅仅是汽车新闻,更是全球性头条。

戈恩在这场自辩中的策略很明确:他始终强调逃离日本的“正义性”,即便违反了日本法律,也是因为追求正义的审判。同时,对于他对种种指控也基本悉数回应,大意是可能我有错,但是都是小错,也不算刑事案件,至多是民事诉讼,但日本检控方是在故意放大。

而对于日产的背叛,他批判得毫不留情,认为这是日产自毁前程的做法;对于雷诺“保持沉默”,反而他一笔带过,仅表示今次主要是他离开日本和回应日产指控的发布会。这一切拿捏得恰到好处,至少对法国方面并没有表露出太多怨念——尽管他也很遗憾法国方面放弃了他。

现在戈恩将日产放到了火上烤,无论是对其业绩表现的批评,还是对“没有技术创新”的嘲讽,都让日产的品牌受到重创。更重要的是,戈恩已然点明了现在“雷诺-日产-三菱”联盟的岌岌可危,三家车企现在的管理模式很难适应之后的竞争。作为一个前任掌控者做出这番评价,这意味着投资者对于日产汽车的信心会大幅跌落。

不过,戈恩和日产的故事还将继续。

  • 凤凰网汽车公众号

    搜索:autoifeng

  •  官方微博

    @ 凤凰网汽车

  •  报价小程序

    搜索:风车价

网友评论
0人点赞
|
评论0
加载中...

大家都在看

趣图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