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城市:北京
更多应用 |
官方:微博/微信
| 车展 | 专题 | 车商通 | 商用车

凤凰网汽车

凤凰网汽车>全媒体>正文

戈恩反击,日产请接招

2020年01月10日 23:51:06
分享到:
来源:汽车公社

戈恩在酝酿又一个奇迹,对象同样是日产汽车,只不过上一次是挽救,这一次是复仇。

终于,戈恩展开了他的反攻。

13个月的禁足,并没有消磨这位汽车界 “憨豆” 的抗争意志,相反,他却在暗暗积蓄能量,以伺一击毙命。

谁说被日本和法国两大汽车强国抛弃,就是必然的毁灭命运?戈恩在酝酿又一个奇迹,对象同样是日产汽车,只不过上一次是挽救,这一次是复仇。

主角戈恩,终于在北京时间1月8日晚间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向日产,向日本警方,向所有策划了这一起 “政变” 的主谋猛力 “开火”。

“这是赤裸裸的报复!”

1月7日晚间,为了阻挠自由发声的戈恩对外公开更多细节,日本检方以提供虚假证词为由,对其妻子卡罗尔 · 戈恩(Carole Ghosn)发出了国际逮捕令。但是,这位与丈夫经历了无数次至暗时刻的黎巴嫩女人,依旧无比冷静地接受了外媒的采访,并直言戈恩此次逃离是“唯一且最佳的选择”。

日产对戈恩的调查,存在舞弊行为。”

也是在发布会正式召开的前一天,戈恩的法国律师团也正式发声明表态,批评日产内部对戈恩事件的处理从根本上存在缺陷,歪曲事实,亦缺乏独立性。而其日本律师高野隆更是义愤填膺地表达了自己的态度,称其从未对日本的法律制度感到如此厌恶。

发布会结束,真相,究竟是什么?

400多个至暗日夜,只想说一声“无罪”

这一次发布会对戈恩非常重要,在于家庭、朋友、社会圈子残忍断开联系的400天以后,重新获得自由,这种感受很难形容。

他曾在日本的法官面前申诉自己的无辜,带着手铐,被长期单独关押,一度超过8个小时被日本当局反复拷问,没有自己的律师在场,人权遭到践踏。他们这样做,完全是为了让戈恩承认莫须有的罪行,否则会对其爱人和亲人进行有威胁的动作。

为什么选择离开日本?为了脱离那个畸形的法制,进一步讲述真实的细节,这些事实与此前大部分媒体所渲染的完全不同。在戈恩这一事件的处理上,日本司法体系违反基本人权,官僚,缺乏正义感,那些针对他的控诉都是错的。

为了保护自己的名声与人格,保护家庭,戈恩这十三个月以来经历了大量痛苦。黎巴嫩虽然是小国家,但是有灵魂,有温度,他必须向那些支持自己的国家和朋友表示感谢。

发布会现场,戈恩再一次否认了日产-雷诺-三菱联盟对他低报收入、背信罪、挪用资金、以及其他指控等罪名,这四项起诉本质上是污蔑,且起诉内容并不严谨,戈恩有足够的证据逐一反驳,进行反击。

戈恩表示,他自己绝不会凌驾于法律之上,但他会利用法律的正义为自己讨回公道。日本当下的法律体制有不健全的地方,无视公正,无视真相,在对待自己被起诉的事件上,日本方面采用“持久战”来拖垮自己的耐心和意志,反复关押,拖延时间,并阻止戈恩对外公开有效信息,颠覆了他对日本现代化法制国家的印象。

在此之前,涉嫌帮助戈恩瞒报收入的日产高管凯利曾于2018年11月被东京地方检察厅逮捕、拘留。戈恩表态称,凯利是一位伟大的丈夫,也是伟大的父亲,也是可靠的搭档,他被日本方面无罪关押了整整4个月,受戈恩拖累,原因不是其它,正是因为自己的诚实与善良。

日产和日本方面为何要启动迫害戈恩的阴谋?

按照计划,戈恩准备在2018年6月前退休,但是,他在后来接受了继续整合日产雷诺的提议。很多人认为,摆脱雷诺日产影响的唯一方法,就是除掉戈恩,摆脱戈恩,所以一小撮报复心理极重的日产人策划了这一事件,对他进行毫无根据的指控。

日产这边不想让法国人继续对公司指手画脚,试图赶走戈恩。后来,日产内部的朋友告诉戈恩,这一“政变”已被策划许久,但因为戈恩听不太懂日文,又对这些内幕一所无知,所以最后成了砧板上的鱼肉。参与策划内斗的,有日产董事会的成员,有日本政府的部分人员,但为了不给黎巴嫩带来问题,日本政府相关的名单他不愿对外公开。

全程都是秘密计划的,这让戈恩被捕时非常惊讶。戈恩完全不知道,下飞机以后就被捕,跟随检察院的车到海关,对方就收了他的护照,手机也被没收。彼时的他还不知道日产就是主谋,尚且很天真地要求律师到现场,其实自己后来的律师也是日产帮忙安排的。

戈恩强调,这样的行为本质是非法的,但在日本很常见。“这双黑暗的手随处能见,但我们却见不到。”直到13个月以后,戈恩离开日本,在黎巴嫩向日本东京大学的相关法律教授请教,对方的评价是,这样的起诉和拘捕,本质上是一种耻辱。

在监狱里,戈恩被单独关押,每天只有半小时放风,生病了并没有药物,且相关机构的职员随时来调查,没有律师在场,牢房也没有工作人员会说法语和英语。唯一的目的,就是让对方尽快坦白。

戈恩坦言,因为日产和检察院收走了他的电脑,手机,所以大部分证据已经被篡改或删除,为的正是戈恩无法得到公正审判。“我现在是人质,我在日产工作十余年,职业生涯的大部分贡献给这个国家,现在却被冠以贪婪、独裁、冷血的罪名。”

关于日产起诉戈恩的非法挪用CEO备用金一事,戈恩认为这本质上是公司预算的一部分,每一笔备用金使用后,都有戈恩签名,流程健全,相关高管、受益人签名,不存在CEO备用金乱用的情况。

而关于凡尔赛宫生日经费一事,戈恩认为日产雷诺的起诉也是缺乏证据。日产-雷诺-三菱联盟是凡尔赛宫的大客户,此前联盟曾在商业领域给予对方非常大的合作支持,为了表示感谢,凡尔赛宫主动表示能把一件会议厅提供给联盟免费使用,当然,这是非正式的邀请。

正值有15周年的庆祝活动,戈恩决定利用这次礼尚往来的邀请,零成本,使用了凡尔赛宫的会议厅场地,并做了一场演讲。此外,也有1.5万欧元的一笔活动支持,虽然没有从雷诺的企业资金里划拨出来,但彼时确实没有人提醒戈恩,这笔钱在财务上要从雷诺资金里使用。

最后,戈恩还对FCA与PSA的合并表示遗憾,因为他在很早之前就想推进与FCA部分业务合并的事宜,因为双方很多业务板块可以互补。现在,日产-雷诺-三菱联盟已失去了与FCA技术或资本联合的任何可能。

后续会否被国际通缉?

1月3日,黎巴嫩当局收到了国际刑警组织(ICPO)对戈恩的 “红色通缉令”。这一类红色通报是ICPO要求他国协助侦查犯罪时发放的国际通报之一,因通报左上角的国际刑警徽为红色而得名,属最高级别的紧急快速通缉令,可对通缉人员实施拘捕并进行引渡。

日本律师认为,近年来以商业人士为对象的国际逮捕通缉令已越来越多,其中不乏超越商业的政治动机。

这几年引起广泛关注的有国际投资家比尔・布劳德(Bill Browder) 涉嫌俄罗斯历史上最大的退税诈骗案,被ICPO通缉后曾在马德里被暂时拘留,后来却被释放。应俄罗斯政府的要求,西班牙警方再次逮捕了布劳德,但ICPO并没有批准通缉请求。

业界关心的是,戈恩被捕的可能性有多大?

目前,日本只与美国和韩国签订了引渡犯人的双边条约,虽然也有引渡其它国家的特别情况,但从历史上看非常少见。《金融时报》近日撰文称,在没有与日本签订罪犯引渡条约的黎巴嫩,戈恩被逮捕的可能性极低。戈恩也拥有法国国籍,但就在上周,法国政府再次表明了原则上不会把本国国民引渡到其他国家的方针。

而对于日本政府来说,许多国家作为引渡条件的 “双罚性” 也将成为戈恩事件下一步行动的障碍,也就是说,在日本被问的罪,在逮捕国家也应该被认定为犯罪,且有确凿的证据进行审判,才达到引渡的基本条件。

但可以肯定的是,即使不被日本遣返,戈恩已不可能毫无顾忌地在全球范围内自由通行与活动。大多数国家都加入了ICPO,越过国境会有一定的风险,虽然这些国家的执法机构会根据本国主权和法律做出判断,但日本已加入联合国国际组织的犯罪防止条约和腐败防止条约,其中就包括了罪犯引渡条款等多方协议。

正以为此,并不排除戈恩在访问国被捕的情况。

戈恩本人可在访问国对强制遣送的合法性提出异议,但即使成功避免了相关国家的遣送,办理手续也需要非常漫长的时间。更何况,对于很多国缺乏法律制度和相关政治保障的国家来说,无论如何提出异议,也有被强制遣送的风险。

那么,在其它国家被裁决的可能性有多大?

不能否定其可能性,但是非常低。

目前,法国检察机关正针对戈恩的行为进行调查,调查对象就包括法国雷诺的凡尔赛宫赞助协议,据悉,戈恩利用该合同为婚宴租赁了宫殿,并让雷诺承担了5万欧元(约610万日元)的费用。虽然目前戈恩已申请偿还这笔经费,但一旦提起公诉,戈恩毕竟面临审判,如若本人不同意出庭,法国将向黎巴嫩提出引渡要求。

就在本周,东京地方法院已决定在7日之前全额没收戈恩的保释金共计15亿日元,相关数字已超过伊藤万株式会社许永中商业丑闻的6亿日元保释金,被认为是日本历史上的最高金额。据悉,被没收的保释金今后将进入日本国库。

日产已成立特别小组

戈恩逃离日本后,日产一直未对此事予以置评。一直到1月7日,该公司才正式发表声明,称戈恩此举无视日本司法制度,日产对此感到非常遗憾。此外,日产将继续配合司法及相关机构,对戈恩不正当行为的追究、及基本方针不会因此次逃亡而受任何影响。

但据知情人士向路透社透露,日产已经加强了由高级官员组成的特别小组,以应付戈恩1月8日召开新闻发布会一事。戈恩一直对外强调,其被捕是日产董事会 “政变” 的一部分,日产内部有多位高管参与了此次指控相关的重要利益交换。

实际上,在戈恩被捕后不久,日产的特别小组就已经成立,秘密处理任何与戈恩有关的事情,这也证明了这位执掌日产近20年的高管,于联盟和公司究竟有多么重要的意义。

消息人士称,现在的特别小组由日产首席执行官内田诚(Makoto Uchida)领导,最近新增了包括前代理首席运营官山内康弘(Yasuhiro Yamauchi)、前负责外部和政府事务的执行副总裁川口均(Hitoshi Kawaguchi)。两位前高管都曾是戈恩时代的亲密盟友,在最近的一次管理层改组中辞职,但目前仍在日产担任顾问职务。

据悉,特别小组的行动非常隐秘,日产执行委员会的大多数成员都没有资格从工作组接收最新信息。

即便如此,戈恩依旧在新闻发布会的最后对日本、以及日本民众表示了感谢。“保释期间,我一个人去了很多地方,看到很多日本民众认出我,他们都支持我,同情我,我完全没有对这个国家埋怨的情绪,只是检察官和日产的同谋让我必须反击。”

戈恩表示,是他重振了日产,日本昔日海啸,地震,所有的大灾难面前,他是第一个作为外籍高管回到工作岗位的企业经理人,回到危险的受灾区域,因为那里有日产的工厂。

此外,奥巴马执政间,美国通用汽车深陷困境,这家美国的汽车巨头曾向他抛出橄榄枝,邀请戈恩过去履新,但他选择了日产。“我没去,我是船长,我的大船在海面迎接风浪,作为船长我不能弃船而走。”

戈恩回忆,现在想来,我真应该离去,接受通用的橄榄枝。

但是,一切已是后话。在发布会结束后,想必日产和日本检方也会做出相应的回应,本刊记者将会为您持续报道。

  • 凤凰网汽车公众号

    搜索:autoifeng

  •  官方微博

    @ 凤凰网汽车

  •  报价小程序

    搜索:风车价

网友评论
0人点赞
|
评论0
加载中...

大家都在看

趣图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