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城市:北京
更多应用 |
官方:微博/微信
| 车展 | 专题 | 车商通 | 商用车

凤凰网汽车

凤凰网汽车>全媒体>正文

来自密西根的防护服

2020年02月06日 16:02:09
分享到:

看这群海外华人如何以爱心和理性为中国抗疫大战尽自己的力量

“象站在一根细枝的鸟,22号(美国东部时间,以下除非特别说明,全部是美国东部时间)开始隐隐觉得一场超级风暴即将来临,开始不安。社区和朋友们都在忙着筹备春节晚会,询问下来,听闻下来,安静祥和得让人越来越不安。”

这是久在底特律的汽车人、卡斯特铝精密铸造北美总经理缪云渠(Joe Miao)在中国2019新型冠状病毒爆发消息一阵阵传递到密西根州时的心情。

现实验证了他的预感。北京时间1月23日上午10点,中国湖北九省通衢武汉宣布交通封城。

想在底特律打造新型中国城的90后湖北人李杰夫也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一时间,他犹如热锅上的蚂蚁,辗转反侧,不知所措,只能不断与国内亲友联系,希望探得第一手消息。

他说:“要知道在历史上,如此大规模的隔离在人类历史上从未出现过。远方的那座城市是我出生长大的地方,那里有我的父母,绝大部分亲友,还有一千多万热心直爽的武汉人。”

“充满无力感的我们怎么办?你我这样的小人物,除了目瞪口呆一动不动之外,能做什么?”缪云渠最后想了想,还是站了出来,他拉着团队发文呼吁“大家醒醒、快醒醒”,“这就是我们的切尔诺贝利、我们的911、我们的日本大海啸”。

很快,他的建议得到了朋友们的积极响应,刘传李、聂徳林、Grace Cai、谢虹、刘京燕、陶献、杨笑风、邹大庆、Lisa Gray、陈炼、俞良博、高博年、贾闪、钟志伟、聂子锋、陆凌蓝、谈明暗、邱珊珊……他微信群里的朋友越聚愈多,大家的想法十分一致,觉得必须做些什么。

当时,各种武汉缺少口罩、防护服和护目镜的各种消息纷至沓来,他们觉得那些奋战在一线的医生很伟大,也很可怜。

李杰夫也觉得哪怕只是一束微弱的光,至少也能照亮一丝黑暗。很幸运,在产生这个想法的同时,他迅速被朋友邱珊珊拉入了这个个微信群。

1月23日,这些生活工作在密西根州的华人决定成立“密西根后援团”,想着为抗疫尽一点自己的力量,他们的宗旨是雪中送炭,而不是锦上添花,能帮一点算一点。

缪云渠说:“一开始,身边不是每个朋友都理解,不是每个朋友都热血,但是前线的医护一直从各处冒出来哭诉,故土故乡的父老们,更无力。我们这群人,We Can We Up。我们低头做事。”

短短一天时间,后援团微信群成员从个位数,增加到近百位。北美华商俱乐部、北美华人发动机工程师协会、密西根青少年励能基金会(Michigan Youth Empowerment Foundation,简称mYe)等34家社团加入后援团,几乎囊括了密西根几乎所有的华人社团。

密西根后援团成立之初迅速做了这样一个决定:统一采购统一运输,捐赠的每个环节必须由后援团自己把持,做到绝对可控。

随后,后援团人员迅速自发设置细致而明确的机构分工,分为财务组、采购组、中国物流组、美国物流组、宣传组等,每个组都是由专业人士在运作。

比如财务组成员有美国注册会计师、有慈善机构人员,也有专业审计人员;比如采购组有专业知识丰富的医生、有采购工作经验甚至有医疗物资购买资质的从业人员。这确保了每个环节的专业性,进而大大地提升了工作效率。

在确定此次捐赠亲自动手的同时,他们做了第二个后来发现也是英明的决定,就是边确定接收单位、采购、物流途径边开通捐款通道。

最初有不少人建议为了保险起见,等一切确定后再接受捐赠先,以避免出现不必要的责任问题。但缪云渠不同意,他说:“我们现在就是在打仗,战场上不会有人等你,我们遇到了问题再想办法解决问题,压力责任我们一起扛。”

“现在想想这是无比正确的。”他说,“据我了解,同时期成立的其他地方的一些后援会,有些至今还没发出一批货物。”

时间紧迫,兵贵神速,密西根后援团不可能去申请一个新的银行账户,Grace Cai主动请缨,义务将mYe的账户用来接收捐款。她说:“有时候我们要明白我们都是凡人,我们拯救不了世界,只能尽力而为,无愧于自己的良心。事情总是会过去的,就像当年的SARS。希望我们的一点点努力可以帮这个过程缩短一点点时间。”

1月23晚上,捐款通道正式开通,对外宣传上这样明示:“欢迎您的资助,我们统一采购统一运输。”

1月24日当天,第1批1200只医用口罩发出,飞往上海,其中1000个会发往湖北省孝感市大悟县吕王镇,另外200个会发往湖北省襄阳市。

晚上零时,也就是北京时间1月25日大年初一,密西根后援团通过“底城华埠”等微信公众号向“密西根亲爱的同胞们”,发出《武汉有难,密西根支援》的文章,对外正式宣告密西根后援团成立。

文章称,“大洋彼岸武汉的疫情牵动着我们每一个人的心”,因此决定“尽一份心,出一份力”,倡议捐款捐物,说“武汉痊愈的那一天,才是中国的新年,到时候一起过年,举国同庆”。

于是,密西根州5万从事各类工作很多属于汽车人的华人和在当地留学的中国留学生紧急行动起来,展开了一场从未有过的紧急救援行动。

这些人,无论男女,无论幼长,无论资历,都以密西根武汉后援团成员身份,或搁置自己的工作,或暂把学业丢在一旁,或冒着被解雇的危险,在不到一周的时间里,募捐到了密西根华人史上最多的资金,同时以没有搿不过的腕子打不通的道路的精神,打通募捐、购买、搬运、统计、清关等一系列关口,一周时间向祖国发出三批医疗物资。

2月1日,密西根武汉后援团组委会的每日通报上附上了一篇李杰夫的感言。他在里面写道:我们捐款和物资绝对准确,没有漏掉哪怕一双手套,也没有一分钱挪为己用。过去的一周有太多的感动。

美国密西根大学迪尔本分校终身教授、中国项目主任陈玉宝教授是后援团的默默支持者,他对汽车商业评论说:“一开始出现了很多热情,但真正坚持下来做实事的就是这个后援团。他们理性、务实,一开始定的原则非常正确。”

2月3日,缪云渠在微信朋友圈里发了一张他打开的一本书的照片,扉页上面有莎士比亚在戏剧《辛白林》中的一句台词:让我们坦然自若,与自己的时代狭路相逢。

透明的过程

尽管武汉、湖北疫情严重,医疗物资严重告急,且密西根华人救助心切,但对于这个突然冒出来接受捐款的组织,最初也并非没有人说闲话,有的人甚至认为是小题大做或者极个别的人认为这有骗钱嫌疑。

密西根后援团组委会的办法就是一切事务公开。它在发出的《武汉有难,密西根支援》的第一篇文章中,不仅告知具有出示慈善捐款证明资格的捐款账户(mYe)和方式,同时还告知简单的采购和物流流程、相关疑问的回答以及组委会成员和相关参与单位等等。

他们特别强调,这是志愿者的志愿活动,“从接受捐款者第1份捐赠资金的那一刻起,我们肩上就负起将捐款用好,管理好的责任。我们除了内部的财务审计要公开,争取能够在每天或者隔天给大家有一个动态通报。”

实际上,Grace Cai不仅义务提供捐款平台收集捐赠外,还允许其他人参与算账与审计,虽然这些人之间相互并不熟悉。这相当于把自己财务信息完全暴露到了公众面前。而且,几天内一千多笔进账,十几万美元,然后是相同额度的开销,还要确保与自己机构的账务区分开,工作量可谓极大。

第二天晚上11点左右,通报编号为01-25-04的《密西根后援团1月25日进展通报》通过微信公众号发出。

通报宣布密西根后援团正式命名为密西根武汉后援团,并有了统一标识——W(象征Wuhan)与M(象征Michigan)连接在一起。

同时,通报中先前显示的组委会各部门成员已经改为唯一的单独联络人,以避免多头联系导致的混乱现象。

汽车商业评论注意到,每一份通报都有严格的编号和发出时间,公开、透明、管理严谨、科学决策同时群策群力成为密西根后援团从一开始就坚持的原则。

密西根后援团组委会每天晚上12点左右发动态通报,并宣布未来公开所有捐款人的姓名,以便于捐款人核对。

宣传组为了将后援团捐赠活动第一手消息第一时间让更多人知道,每天晚上从各个组了解最新的动态,总结后,编辑文字、图片、视频、排版、发布、转发,弄完基本都是半夜,有几次甚至到了快三点,而大部分人早上一大早还得上班。

每一天的通报,密西根后援团组委会几乎都要对外告知,为了确保财务透明、流程透明,确保专款专用,货尽其用,物尽其用,欢迎监督指导。

同时,他们承诺最后一定会公布所有数据和收款回执,让公众对捐的每一分钱都明明白白。他们甚至青睐请来了柏隆(Butzel Long)律师事务所协助提供相关法律服务。

事实上,各个环节严格的程序设计也保证了不会出现糊涂账。购买捐赠物资后,统一集中到位于Canton的仓库,仓库收到货物,会对照采购组提交的数据进行核对,确认无误后签收货单并通知采购组。采购组经手人会把仓库收单凭证拍照提交给统计员曹津或直接发送给财务组。随后志愿者对物资进行打包。

北京时间1月26日上午,第1批捐赠的1200只医用口罩通过DHL已经运达上海,等待清关。后援团组委会认为,第1批货物量量不大,因为时间紧,但其意义在于他们能够把整个流程,包括运输渠道到分发渠道全部走通,对后续大批物资的运输,十分有借鉴作用。

因为采购、打包、物流各方面事务繁忙,人手不够,对于不停催问何时能够收到捐款收据的捐款人,他们也一再告知会按照后援团组委会的工作安排,当前财务组工作量极大,等活动结束后首先进行财务审计,捐款收据将在审计完成以后发给每一位捐款人,“请大家妥善保管好你的捐款记录,以便核对”。

1月25日晚8:30,不包括没有入账的多张支票,一天多一点的时间内,密西根武汉后援团已经迅速募集到720笔捐款,共86,191.28美元。

潍柴集团底特律研发中心的宋旭滨博士的儿子将多年下棋一点一点积攒的一些奖金全部捐掉了,一半给澳洲救动物,一半捐给了密西根后援团这次抗疫行动。宋博士和夫人按照1:1比例配捐。他说,这是他们全家的一点心意。

二天之后,捐款数达到873笔,总金额达到115,903.30美元,突破密西根华人捐款历史记录。

1月28日晚,短短五天时间,已经累计募捐总额125,551美元(约合人民币87.1万元),突破密西根华人捐款历史记录。密西根后援团决定暂停接受捐款,截止期为1月29日晚8点。

暂停捐款的消息发出以后,很多人特别是团体捐款的组织者,纷纷要求推迟截止日期。同时更多的一线急切需求反馈到后援团,1月29日,组委会决定把捐款活动截止期延长到2月1日。

1月31日,鉴于美国宣布此次冠状病毒爆发为公共卫生紧急状态,大部分中美航班取消,给捐赠物流造成重大障碍,后援团决定提前一天关闭捐款渠道。

尽管渠道关闭,依然有热心人送来前期统一募捐的资金。截止2月3日,累计收到善款1138笔,总额162,419美元,约合113.7万元人民币。

缪云渠告诉汽车商业评论,整个密西根州在册华人大约5万左右,远比加州和纽约的少,但特别感动的是,这次密西根后援团组织集合了几乎所有的活跃社团,来自两岸三地的华人空前团结,所展现出的爱心,令人感动。

作为后援团成员之一的密西根青少年励能基金会(mYe),它的7个青少年志愿者在帮助整理分包各种医疗物资时,还将自己动手绘制的对白衣天使的赞美和祝福图片一起送往抗疫前线。一张祝福卡片上这样写道:“你们是最美的天使,我们也牵挂着你的安危。”

艰难的采购

在密西根武汉后援团接受捐款的同时,密西根后援团组委会负责采购的谢虹女士带领采购组迅速出动。

需要采购的货物名单如下:防护服、一次性隔离衣、医用外科口罩、医用防护口罩N95、医用帽、防护鞋套、免洗手消毒剂、免洗消毒湿巾、一次性防护面屏、护目镜、医用橡胶手套和含氯消毒水。

但购买成千上万的物资,不是像我们平时一样,去药店跟店员说“老板,给来我两万个口罩”那么简单的。“大家都是凭着一腔热情来到这里,不懂医疗产品,也不知道应该到哪里去购买。”她说。

当时,一位留美中国学生发起的“百万口罩”活动,表示要募集340万套防护服送到武汉,结果不过是找了一堆积压的2014年工业防护服货源,而且还要国内的企业或机构花巨资来购买,最终沦为笑柄。

工业防护服,对于一线的医务工作者来说,并不适用。那么,密西根武汉后援团到哪里去采购这类物资?

美国医疗采购分成大约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医院;第二个是各种诊所,比如专科诊所、快速诊所、应急诊所等等;第三个是社会上的药房。“药房这些地方你可以采购下单,但你即使要下50万的订单,你也只是第三梯队。” 缪云渠说,“一个月比如只有10万的口罩生产量,它永远是优先给美国的医院,6万个给诊所,最下面的层次是开放给你订购,你就拿不到那么多的量,所以大家只能蚂蚁搬家。”

所谓蚂蚁搬家,就是靠更多的人到处去零敲碎打地购买。然而,常见的渠道基本全部断货了,只有找厂商去订,但医疗器材不是谁随便都能买的,需要医疗资质。口罩还好办一些,防护服则是大问题,国际上质量过硬的医用防护服一般来自杜邦和3M两家公司。比如杜邦 TYVEK 800、TYVEK 600、TYVEK 400等,TYVEK是由100%高密度聚乙烯采用杜邦专利工艺闪蒸法纺粘制成的一种独特的材料,结合纸张、薄膜和织布的材料特点于一身,它的标号越高防护能力越强。

谢虹女士带领采购组几乎每天工作到凌晨一点多,但有的不是已经断货,就是并不合格,或者不卖给个人,只是公对公。密西根后援团进展通报也几乎每天发出呼吁,请求采购帮助。从密西根大学的学生到华人医生的诊所再到美国大医院的华人医生、护士都加入到这场采购大战中来,积极提供帮助。

每一个采购品种都经过了采购员在网上很多个小时的调研、比较、鉴定、比价,与商家电话邮件一次次沟通,不厌其烦地与周围医生、护士确认,甚至与国内医院医生直接联系,以求确认买到的物品都是“医用(Dental, surgical use)和获得FDA认证产品。

谢虹说:“我们在读微信看新闻的过程中,特别关注医生们的穿戴,一线医生穿戴什么,二线医生又穿带什么,护士们穿戴什么。随时都在开拓思路,寻找货源,比如,如果一线医生用品断货,是不是可以找到二线医生周品,买不到N95医用口罩, 那就买Surgical level 3等等。”

由于医疗物品的特殊性以及中美两国标准上的差异,是否合规的核实工作特别重。采购组专人把关,下单前都要经过审批,不浪费一分钱。一次,好不容易找到了愿意卖的,此时财务部善款统计还没出来,采购部陈瑜(Nicole)等人毫不犹豫直接私人垫款几万美元,时间不等人,先买下再说。

他们的采购宗旨是“批量要大,型号要少”,以便于后期的物流运输和通关。一旦找到好的渠道和品牌,经常买到断货, 然后再开发新的渠道。但随着越来越多在美华人团体加入到援助武汉的行列里来,采购越来越困难,很多热点物资订单,都处在“back order(待交订货单)”状态。

在为编号01-27-06的通报中,密西根后援团发出“紧急”的求助信息:急需专业人士帮忙发掘各类医疗物资的采购渠道。“如有认识在医疗、制药、生物科研、后勤、采购等相关行业的朋友请联系我们”。

1月30日,因为美国国务院已将对中国旅游警示至3级,疫情筛选范围扩大至20个机场,这里已经有了“华人将本地口罩采购一空致使本地安全无法保障”的说法。

鉴于实际资源受限情况,后援团组委会决定不再接受新的医疗机构求助请求,物资组的工作重点转为消化处理已经有的需求,以及已购物品的到货跟踪。

继1月25日采购到1200个口罩后,第二批物资中的114件防护服27日抵达仓库,第一笔1240件防护服则于28日到货。截止到2月1日(周六)晚上8点,医疗物资采购突破 9万美元,总体检占了8个托盘。

为了便于中国医生熟悉使用美国的一些防护用具。比如ratchet headgear,后援团志愿者专门制作了一个简洁的中文说明。

又比如,为了便于收获一线人员接收货物,专门设计了二维码,收货人直接用手机扫描。

“现在我们仍然在寻找防护服。国内大量防护服都是一次性无纺布的,不能进入高染区,无菌区用都很勉强。目前,武汉防护服月缺口50万套,实际供应5万套都没有。”缪云渠告诉汽车商业评论,“我们还是急需专业人士帮忙发掘各类新的医疗物资采购渠道。”

煎熬的物流

只雪中送炭不锦上添花是密西根武汉后援团从一开始就确定的捐赠医疗物资的思路。

最早发出的1200只医用口罩,1000个来到了湖北省孝感市大悟县吕王镇,另外200个原本供给湖北省襄阳市,但最后又转发到武汉,送到志愿者车队手中,理由只有一个,哪里最缺,就去哪里。

除了武汉,孝感是湖北受灾最严重的地区之一,但医疗条件相比武汉差太多。此村镇有3万人,三分之一是从武汉务工返乡,因为交通封闭,镇上基本没有口罩,密西根后援团希望帮助他们解决燃眉之急。

随着宣传工作的深入,后援团不断收到需要接受救助的信息,地域从湖北扩展到周边多个省市,名单越来越长。

后援团从一开始就有明确的选择物资接收单位(医院)的三大原则:根据物资缺乏程度先来后到;需求灵活,可以根据后援团物资采购进展做调整;医院接收捐赠人必须是后援团熟悉的朋友、亲戚等直接关系。

“一定不要转手到我们不认识的人手里,避免出现意外。”缪云渠说,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外界有这方面的焦虑,比如在捐款之初就有人希望后援团把物资流向具体化一些,比如具体何时何地将多少物资捐给哪些机构,这些机构的情况怎么样,不能让捐助者成为善意的自我感动者。

可以说,密西根后援团组委会在这方面考虑得非常完善。他们不仅每一批发出的物资上都设了一个追踪二维码,而且还设立了物资追踪人,要求每个物流衔接点必须由认识的人接货,必须拍照、扫二维码和底特律大本营确认信息。医院的接收人与物资追踪人保持热线联系,在物资达到以后,由医院接收人直接扫码,录入货物编号,接收医院,接收人姓名,电话。后援团收到以后随即公布。

但真正要在危机时期将物质顺利运达目的地,非常不易。大量医疗物资跨国运送,出关进关都是问题。到了国内,湖北都封省了,怎么送进去?物流组为此动用可以想到的一切关系去解决,平时为了私事绝不会动用的关系全部联系了一遍。为了和国内对接,物流组每天都熬到深夜。

好在密西根州是个汽车大州,中国有很多一级供应商、二级供应商,在这里有分公司。这使得所有要捐赠的物资,在底特律当地,在中国每个点上,都有可以利用的企业来帮忙。

和汽车材料相关做塑料颗粒物的金发科技美国分公司提供了仓库和人力支援,做汽车零部件物流的Corrigan Air & Sea Cargo为货物做运送安排;在中国,位于东莞的广泽汽车饰件有限公司和骆驼集团在襄阳的汽车电池公司都提供清关和运输帮助。

1月29日,第二批物资通过美国达美航空公司发出,前往香港,预计当地时间2月5日到达最终目的地湖北省中医院,后援团跟踪人陆凌岚。这批货包括两个托盘,一个装了6套装的65箱防护服,共390套;一个装了25套装的28箱防护服和6套装的5箱防护服,共730套。

第三批物资1月30日发往上海。它包括装了两个托盘,一个托盘装了防护服24套、手术口罩600只、眼罩防护口罩1000只、面罩900个,目的地是宜昌市第三人民医院,后援团跟踪人为钟志伟和王晓雪。另外一个托盘装了防护服42套、手术口罩1750只、口罩5000只和面罩500个 。它的最终目的地除了宜昌市第三人民医院还有孝感毛陈中心卫生院,后援团跟踪人增加了李杰夫。

汽车商业评论了解到,因为有一些医疗物资是中国留学生直接捐赠,缺少海关需要的必要的医疗证明,导致浪费了宝贵的三天时间,1月31日,随着美国进入公共卫生紧急状态,诸多飞机停飞,现在前往中国的物流也成为了一个问题。

“这个很头大。没有直航,我们只能转加拿大,或者南航或者是国泰航空公司这种公司。”缪云渠说,第四批物资预计2月5日从底特律前往北京,最终目的地是武汉、黄冈、襄阳等地的8家医院。

从发送这批医疗物资开始,密西根后援团和湖北慈善总会、襄阳慈善总会和河北慈善总会取得了联系。这些组织是国家规定的接受捐赠的清关单位,后援团找到它们也省去了不少麻烦。比如即将发送的这批物资到北京后,由河北慈善总会清关,然后湖北派人来取,最终送到定向的目的地,还是由后援团的车队完成。

“后面就会顺多了。”缪云渠有点如释重负却又忧心忡忡地说,“但求我们的医院太多,没办法,僧多粥少。口罩应该慢慢可以跟上了,防护服是大问题。”

密西根后援团的工作还远远没有结束。不仅还要采购和运送物资到国内最缺的地方,而且后续的审核工作也开始了。

2月2日周日上午,两位后援团志愿者Linglan Lu 和 Kewei Mao均作为第三方,来到密西根青少年励能基金会(mYe),对后援团截止到1月31日的捐赠收款进行了持续了三个多小时的第一次审核。2月3日,密西根后援团进展通报刊登了审核通报,称两周后将进行第二次内部审核。

“天佑中国,春暖花又开的景象,不会太遥远。” 密西根武汉后援团宣传组负责人、西安交通大学密西根校友会会长刘传李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这样写道。

乐观预计,2月10日,这次慈善行动募集的医疗物质主要是防护服将要达到亟需的地方,密西根武汉后援团的行动也将要结束了。但这次行动所散发出来的密西根华人的爱心、热情和理性的精神,却将久久不会散去,这是中国人应该具有的样子。

一位国内网友在密西根后援团一份进展通报下这样留言:“有爱心,有行动;有思想,有辩识;有统筹,有部署;有节奏,有章法。了不起的团队,做了不起的事情,万里之外的国人向你们致敬!祝在他乡,安好!!!”

作者:汽车商业评论

  • 凤凰网汽车公众号

    搜索:autoifeng

  •  官方微博

    @ 凤凰网汽车

  •  报价小程序

    搜索:风车价

网友评论
0人点赞
|
评论0
加载中...

大家都在看

趣图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