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城市:北京
更多应用 |
官方:微博/微信
| 车展 | 专题 | 车商通 | 商用车

凤凰网汽车

凤凰网汽车>全媒体>正文

李斌的出逃,合肥的生意经

2020年02月28日 17:51:01
分享到:
来源:燕赵女司机

2月25日,江淮汽车(6.290, 0.40, 6.79%)A股涨停,收盘5.35元。当天蔚来股价上涨1.08美元,至4.96美元,涨幅达近30%,创本月新高。

特斯拉股价评级不断被下调的当天,蔚来终于跑赢大局。

蔚来汽车中国总部项目包括:在合肥成立蔚来汽车中国总部,建立研发、销售、生产基地,打造以合肥为中心的中国总部运营体系。蔚来汽车中国落户合肥市5年内,将打造一个千亿产值的龙头企业,加速合肥新能源汽车集群发展,引领带动安徽新能源汽车产业进入全国第一方阵。蔚来汽车中国总部落成项目同步进行的是,蔚来汽车第三款车——EC6量产项目的启动。

有钱,有家,有车,蔚来的理想进了一大步。

01

——

出逃未竟

2016年的4月,蔚来与身处合肥的江淮汽车签署了《制造合作框架协议》,正式确认江淮给蔚来汽车“代工生产”一事。战略合作协议中包括:斥资超20亿元、耗时14个月在江淮工厂建立全新的江淮蔚来工厂,年产能5万辆。

让蔚来冲上2019年造车新势力销量榜榜首的ES8和ES6,正是在这里“诞生”。

但也正是因为江淮代工,市场颇有微词。合肥虽地处长三角地区,但作为二线城市与蔚来理想的发展地域或尚有一定差距。出逃合肥,无外乎是因为地理位置。一个定位于高端新能源的品牌,以及NIOHOUSE的豪华调性,本来应该非超一线城市不去,最后内地二线城市建立总部,会有格格不入的矛盾感。

此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当中,蔚来方面曾明确表示,除了ES系列车型之外,蔚来将寻找新的合作伙伴,不再让江淮汽车代工。

2018年,蔚来在上海嘉定独立建厂的代工步伐也匆匆画上了句号。虽然李斌在接受采访时非常撂下一句:“保时捷的工厂肯定不如江淮的工厂,因为我参观过!”但这句话明显说的毫无底气,事后想想他绝对想日后销毁系列。

同年5月,蔚来宣布和北京亦庄国际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签订框架协议。内容围绕:蔚来汽车把全球总部设在北京亦庄并在北京建造生产工厂,而北京亦庄方面将通过其指定的投资公司或联合其他投资方对蔚来中国进行100亿元的投资,以换取“蔚来中国”非控股股东的权益。但后来不了了之。

10月份,蔚来又传出与浙江湖州市吴兴区政府50亿元的融资项目。最终被吴兴区政府否认,并强调引进该项目面临的风险太大。

期间还有吉利3亿美元入股的传闻。虽在1月初就有公告,吉利当时正在和广汽、上汽竞购蔚来,但这场收购疑云被双方否认。

在逃离合肥的这几年中,蔚来变得更加务实。似乎寻求多金又帅气的标准,变成了经济基础,也更深刻领悟到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个马克思主义真理。钱成了企业发展的最大瓶颈,所以后面建厂的主题,更多与钱扯上了关系。

在如此境遇下,蔚来汽车寻求突破的心思变得迫切,毕竟NIOInc.低于1美元的退市风险变得尖锐。据媒体报道,从李斌说此次和合肥的合作,之前没有严肃讨论过,双方正式谈判是在元旦后、春节前,也就是1月才开始谈,中间过了春节,还有防疫工作,前后也就一个多月时间。

这几乎是一拍即合的事情。

02

——

从理想到现实

放在几年前,钱对于李斌来说压根都不是事儿。

比如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搞定马化腾的投资、只用了十五分钟搞定刘强东的投资,所以创业初期,李斌也很自豪:“自己几乎没有主动找过投资人,都是投资人来主动找他。”

但是,很明显蔚来的融资速度远远比不上花钱速度。一场ES8上市发布会消耗8000万,城市黄金地段的NIOHouse一间100万,重资产的换电模式到倾尽全力的用户运营,从一次次巨额的亏损到股价跌去76%,以及无数次被传裁员、关闭办公室的新闻。2019年年底,蔚来已经“烧掉了”上百亿元,如今仍处于持续亏损状态,甚至最后被贴上了“年度最惨的人”的标签。

钱,似乎成了蔚来做出选择的衡量标准。合肥砸下145亿投资(约20.68亿美元),相比于亦庄一年的框架协议毫无进展,相比于吉利想要3亿美元来入股蔚来的试探,前者简直是神仙队友。

“与江淮的合作,让蔚来在合肥市有了一个很好的产业基础。对蔚来汽车来说,供应链,量产车生产、物流等相关工作,一直以来都在合肥市进行。另外,从产业布局来说,蔚来汽车中国总部落户合肥,有利于公司运营效率的提升,以及长期稳定的发展。”李斌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目前,上海蔚来全球总部主要承担整车研发、制造运营、营销和服务等职能。与此同时还有北京、圣何塞、慕尼黑等全球11地设立研发与生产机构。

而蔚来设立新实体“蔚来中国”的目的,是要将中国业务与资方融合,便于在中国地区融资。海外上市已经打通了美元的融资通道,而和地方政府接洽,也是谋求人民币融资通道的重要途径。

与145亿元对等的,是蔚来规划细致的计划书:预计2020年营收达到148亿元,2024年拟上市6-8款车型,营收达到1200亿元,此外,在今日的签约仪式上双方还提出蔚来将在2025年前登陆科创板。

按照千亿营收推测,即便蔚来的单车均价可以做到30万元左右,那也是需要40万辆以上的规模。从豪华品牌的角度来看,2019年BBA三家销量差不多在70万辆附近,而第二阵营销量最大的雷克萨斯凯迪拉克仅为20万辆级别。

说实话,蔚来面临的压力并不小。

03

——

合肥的生意经

但是合肥政府表现的格外乐观。

在2020年合肥市重大产业项目集中(云)签约在合肥市江淮蔚来工厂举行签约现场,领导规格很高。安徽有六个省委常委都来到现场,同时消息由政府方面率先释放,并且在央视新闻联播中进行了报道。

合肥作为地方政府,引入车企想要的是带动就业、产业链等经济协同效应,发展地方经济才是第一要务。

作为中部城市,合肥过往的投资倾向也是喜欢技术过硬的企业,京东方,科大讯飞,还有华米这些已经在各自领域站稳脚跟,技术领先于行业的企业,也都是在合肥扎根的。

而与近邻也是竞争对手武汉相比,合肥优势并不明显。比如科研项目上,虽然合肥有全国四大大科学中心之一,大科学装置集中区已经在建设,但高校数量和质量和武汉相比有很大差距。

在汽车产业方面,差距尤为明显。

传统燃油车领域,安徽省目前主要拥有奇瑞江淮、华菱星马等整车生产企 业,另外还有一些汽车零部件生产企业,已经形成了乘用车、商用车、工程装备用车、高中档客车等全方位的产业体系。相比于上汽吉利等巨头,两者均未达到规模经济优势。同时安徽省汽车产量年均增长率在 2. 22% ,全国汽车产量的年均增长率为 7. 87%,汽车生产增长率亟待加强。

而新能源汽车发展,已经成为汽车市场的新方向和重要增长点,而在这个节点上弯道超车,合肥政府迈了一大步。

从十年前开始,合肥也在不断寻求新契机。2019年合肥入选科技部、财政部、发改委、工信部四部委共同发布的“十城千辆节能与新能源汽车示范推广应用工程”,并成为研发生产及个人购买补贴双试点城市,2015年合肥新能源汽车产业基底获批,国轩高科、江淮汽车等均在此建厂。

这次入股蔚来,对赌的正是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的方向。

相比于其他造车新势力,蔚来还算靠谱。整个2019年,蔚来共售出20565辆电动汽车,在造车新势力中名列前茅,同时交付量已经累计超过3万辆。销量之外,蔚来还具有正向研发能力, 240kW 电机、换电技术、NIO Pilot等全是蔚来自主研发的,产品层面的主动性也正是生机所在。

说到底,蔚来和合肥的交易,看似出乎意料却也顺利成章。出生在安徽的李斌,最终选择在家乡一展宏图,大家可以用众多合理性去解读。

  • 凤凰网汽车公众号

    搜索:autoifeng

  •  官方微博

    @ 凤凰网汽车

  •  报价小程序

    搜索:风车价

网友评论
0人点赞
|
评论0
加载中...

大家都在看

趣图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