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城市:北京
更多应用 |
官方:微博/微信
| 车展 | 专题 | 车商通 | 商用车

凤凰网汽车

凤凰网汽车>全媒体>正文

为何有且只有一位玛丽·博拉?

2020年03月09日 10:14:01
分享到:
来源:汽车头条

3月8日,似乎已经被当下各路品牌商家装扮和定义成“女神节”、“女王节”,然而女权运动在历史上却长达一个多世纪,在思想、身体和社会关系的解放运动中一直未停歇。

而一直以来在男性主导的汽车圈,女权似乎更是难上加难。1975年,女权运动刚刚在美国兴起时,汽车城底特律的一家杂志问过一个问题:通用汽车会产生一位女CEO吗?几十年过去了,这个问题终于有了肯定的答案。

她是全球汽车业界赫赫有名的“铁娘子”,底特律百年历史上第一个车企集团女性CEO,也是全球汽车产业中有且只有一个女性车企一把手,她就是美国通用汽车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玛丽·博拉(Mary Barra)。

玛丽·博拉是谁?

1961年12月24日,玛丽·博拉(Mary Barra)在底特律郊外沃特福德镇出生,“那并不是一个好日子,因为你不知道自己的生日礼物和圣诞礼物是不是一回事”。父亲是庞蒂亚克(通用旗下品牌)的一位制锻模工,在通用工作了30多年,可以说玛丽·博拉(Mary Barra)与通用结缘受到了父亲极大的影响。

以“超级玛丽”著称的她,似乎从小就有着巨大的闯关能量,一路披荆斩棘所向披靡。

童年时期的玛丽·博拉最开心的事情便是父亲从庞蒂亚克厂里把新汽车带回家来作研究,对于研究新车型的激动占据了她成长中的很大一部分,也是后来她对汽车热爱的启蒙。

高中时热爱数学的她,原本已经决定去密歇根州立大学学习数学专业,但在临开学的前几个月得知通用汽车学院开设了通用汽车公司的合作项目,去这个学校既可以学习知识还可以获得工作经验,最重要的是能拿到薪水支付学费,为了帮家庭分担压力,原本学习很好的她却选择了当时的一所职业技术学校。

这样的学校原本女生就少见,尤其是对初入工厂后的女孩更是不太友好,工厂里的男工人们经常会朝她发出唏嘘声或者吹口哨,虽然受到工人们的捉弄,但这一切似乎都没有阻挡她对于制造业的热爱,博拉说:“他们让我学会了汽车制造之道及如何与工人相处。”

18岁进入通用汽车公司实习,她每天的工作便是清理工厂和处理组装生产线的故障。之后,不甘只在工厂一线工作的她,在家人的支持鼓励下,她成功申请通用汽车奖学金去读当时最难的斯坦福大学工商管理硕士,从斯坦福深造回来之后,她便乘风破浪,开始逐渐在通用汽车工程师和行政管理等多个岗位上就职,直到2014年担任通用CEO一职。

自玛丽·博拉接任通用CEO以来,她成为了首位执掌“底特律三巨头”之一的女性,然而在男性唱主角的美国汽车界,玛丽·博拉刚开始并不是一位非常抢眼的人物,在当时董事会宣布任命她为CEO时,许多记者甚至都拿不准她的姓怎么拼写,公司也并没有对她进行预热宣传。

虽然女权运动在全球已开展多年,但职场上的男女力量依旧十分悬殊,尤其在像通用汽车这样的大型跨国公司,女性CEO并不多见,还要掌管一个男性主导的汽车行业,对于玛丽·博拉而言自然也背负着别人难以想象的巨大压力。

即便如此,博拉也并没有表现的特别弱势,外界也有一些媒体开始称她为“汽车姑娘”,评价她“从车间到设计室再到董事会,再也没有谁比她更能摸准通用的脉搏”。

如今她已经站在通用汽车的舞台中央挥斥方遒,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重组,“壮士断腕”般的裁员瘦身。有人说她的改革是“血腥”的,是通用汽车的“魔鬼”;也有人说她是通用转型的“天使”,只有她才能使通用彻底转型。那么玛丽·博拉(Mary Barra)到底是“天使”还是“魔鬼”?

帮通用渡过危机

通用汽车史上有两次比较大的危机,而每一次都被博拉遇上了。

第一次危机是2008年的金融风暴,美国的汽车工业遭到重创,通用走在破产的边缘,而在申请破产的期间,大部分的通用汽车的高管要么选择辞职,要么就被解雇,但博拉却选择了留下来,“要为通用汽车局势扭转出一份力。”

彼时的她从工厂的职位跳出来被任命为人力资源主管,但当时这份工作比工厂管理更加棘手,应第一大股东美国财政部的要求,75%高管的薪酬发放都受到政府限制:财务部将公司高管的年薪上线设置为50万美元,远远低于此前水平。

而本就处在水深火热的环境下,这样的举措更是留不住公司的高管,为此博拉站出来为公司高层呼吁公平,她对每名高管的职责及其对公司的价值了如指掌,在与律师的谈判中,为每位高管准备了一系列文档。据奥马巴政府指定律师费恩伯格回忆:“在协商薪酬百分之多少被折算成股票等问题上,博拉的灵活变通体现得格外明显。”

尽管博拉最终未能达成全部提议,但也有所收获,财政部同意8名高管拿到超过50万美元年薪,2名高管薪水得到提高,5名薪水和之前持平,前25名高管获得数量可观的股票奖励,三年后可交易,这样的举动最终也为通用留住了不少高管。

第二次的危机便是在其上任掌门人之后的一个月,因通用汽车点火开关失灵导致13人死亡的事件,让通用汽车爆发安全危机。

虽然博拉第一时间私下拜访了受害者家属并致歉、允诺相应赔偿,但她在接受参议院问询时,一遍又一遍地重复说辞:“对此我们正在进行调查。”这样的表达方式也遭到了舆论的冷嘲热讽。

事实上,事件发生后博拉在公司内部不动声色地进行了铁腕改革:开除15名相关员工,并设置了新规定:“但凡员工对于汽车安全有任何顾虑,都必须向经理汇报。如果得不到令人满意的答复,他们可以带着这些顾虑直接联系我。”

与此同时,“一旦出现任何安全问题,汽车就必须召回。”整个2014年的春季和夏季,通用汽车几乎每天都在发布召回公告。到2014年年底时,通用汽车一共召回3200万辆汽车,打破了单个汽车制造商的召回纪录。

脱掉通用的附赘悬疣

从时间上来看,玛丽·博拉掌管通用时,接过的似乎是一个告别经济危机、破产重组的“新通用”,但现实中的通用汽车似乎还存在着更多内部问题亟待解决,在她上任的这6年期间,不仅帮公司渡过了点火装置“质量门”危机,还想尽一切办法帮助通用这头“大象”转型。

事实上,过去的通用汽车一直被认为是汽车企业国际化的先驱,很长一段时间内,一直相信企业“越大越好”,在全世界进行积极扩张,一边到处建厂,一边收购其他品牌,比如上个世纪20年代收购德国欧宝、30年代收购澳大利亚霍顿,此后又收购瑞典的萨博,入股菲亚特公司,投资韩国大宇。在全盛时期,通用汽车旗下的品牌多达十几个,几乎覆盖所有的细分市场,产品销往全世界各个角落,销量冠绝全球。

然而,这种盲目、没有协同性的扩张却为企业种下了祸根,在金融危机来袭之前,通用汽车就像是一头“庞然大物”,一年在34个不同的国家和地区生产汽车900多万辆,在全球拥有463个分支,雇佣员工超过23万人,但是要供养的退休员工居然超过49万名,是在职员工的两倍多。

通用汽车隐藏已久的这些问题,当时的管理层并不是看不到,而是不愿意改革,抑或是改革的阻力太大。而自玛丽·博拉掌管通用汽车以来,做事雷厉风行的她,一直在坚持推动通用瘦身,尤其是2017年开始,通用先后出售了欧宝、沃豪、霍顿等品牌,并关闭了韩国、泰国、印度甚至美国本土的部分工厂。

而在售出澳大利亚霍顿品牌、将位于泰国的发动机厂和整车厂出售给长城汽车之后,通用汽车的主要市场将仅剩美国和中国,原先的国际业务部仅有韩国和南美业务,就像玛丽·博拉所言,“公司正在经历一个痛苦但必要的转型。通用汽车不能再投资销售缓慢的轿车和小型车,也不能再投资利润不可观的偏远市场,钱必须投入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汽车。”

事实上,化繁为简似乎是玛丽·博拉天生擅长的,在担任产品研发部门负责人时,她就为公司制定了大幅削减产品平台数量的规划,为了缩减开支,提高产品质量,她还打破多个高管负责产品研发的旧模式,导致通用公司裁撤了20个高级职位。

诚然,在这样杀伐决断激进瘦身转型的同时也埋下了一些隐患,2019年9月,由于未与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UAW)达成一致,UAW组织了通用全美约4.8万名员工举行大规模罢工,罢工持续了40多天,给通用造成了至少36亿美元的损失。

而这似乎也是像通用这样的“大象”转型的必经之路,由于转型需要大量资金,企业只有节省成本才可以将资金用于转型方面的投资,但在瘦身中传统业务被“扼杀”,这种做法难免会引起了美国工会工人的反抗。

玛丽·博拉的野心

在玛丽·博拉的字典里,她从不会将女性身份当作她走向成功的障碍或原因,同时她对通用的未来也充满了野心。她曾说,“通用汽车将零事故、零排放和零拥挤作为长期专注地目标。”

如今看来,不仅仅她自己勇敢的站出来打破“性别天花板”,成为是汽车工业中首位女性CEO,开创了女性挂帅车企的先河,而且在她上任之后,通用汽车董事会女性的占比也第一次成为多数席位,而且她还破例聘用了30多岁的哈佛商学院毕业生Dhivya Suryadevara成为汽车制造业中首位年轻女性首席财务官。

尽管外界有着巨大的阻力,但她的每一个目标都在稳步运行中,而且是有备而来,她不仅通过这些年的瘦身运动,准备了相对充足的“粮草”,200亿美元的资金投入到电动化和自动驾驶,而且还拿出了先进的技术,Ultium电池和模块化的驱动系统,其可以支持高达640公里的续航里程,同时Ultium电池将应用在通用汽车的全新一代全球电动车平台上,可以覆盖广泛的细分市场,包括皮卡、SUV,跨界车、轿车、商用车等。

但实际上,200亿美元对于当下的通用而言并不是一笔小数目,玛丽·博拉自己也承认,“通用在电动车和自动驾驶领域投入200亿美元,这是一次前所未有的投资。”

根据通用汽车发布的财报显示,2019年受罢工和中国市场销量衰退的影响,其净收入同比下降了6.7%,为1372亿美元,净利润为67亿美元,同比下降了17.4%。与此同时,受到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跨国车企的盈利恐怕也不会特别乐观,在此背景之下,每年高达30亿美元的投资即便是对于通用这样的大企业来说,也并不是一笔小的数目,毕竟每年要投入净利润的近一半的资金培育新市场,于通用而言,显然是一场豪赌。

根据通用汽车的规划,到2023年将有20款电动车型面世,但玛丽·博拉认为这只是一个开始,目前通用还正在努力开发自动驾驶汽车技术,推出安全自动驾驶车辆,旨在减少城市拥堵,全世界每年有大约125万人死于车祸,她希望能通过自己的技术,将这一数字降至零,同时到2025年通用电动车在中美的销量超过100万辆。

200亿美元豪赌的结局到底是什么?或许玛丽·博拉自己也不知道,但她从18岁进入通用做实习生开始便在以男性主导的汽车行业里,既不虚张声势,也不轻易示弱,内心笃定的一直向上生长,即便性别偏见依旧存在,也不乏女性掌控一家大型企业后黯然离场,但她却没有将自己女性的身份当作阻碍自己成长的“绊脚石”,活成为了汽车工业中的“一股清流”。

正如玛丽·博拉自己常说:“把握好那些你能够控制的事情,投入你的精力。只有保持向上生长的奋斗力,才能让自己永远在前进的路上。”成功也罢,失败也罢,天使也罢,魔鬼也罢,她就是通用汽车独一无二的玛丽·博拉。

【版权声明】本文为汽车头条原创文章​

  • 凤凰网汽车公众号

    搜索:autoifeng

  •  官方微博

    @ 凤凰网汽车

  •  报价小程序

    搜索:风车价

网友评论
0人点赞
|
评论0
加载中...

大家都在看

趣图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