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城市:北京
更多应用 |
官方:微博/微信
| 车展 | 专题 | 车商通 | 商用车

凤凰网汽车

凤凰网汽车>全媒体>正文

2020上半年收官:曾经吹最大的泡,如今喝最毒的奶

2020年07月04日 07:32:01
分享到:
来源:踢车帮

行业繁盛之时,涓流汇入河海,奔涌向前,赶做前浪,不做后浪。行业低迷之时,资本逃离,人心浮动,优胜劣汰,蚕食洗牌。大抵2020年又将迎来一波倒闭潮,这次轮到谁?

在刚刚过去的六月,汽车行业里发生了很多“丧”事件。而这种“丧”,是双重的。

或许,我们隐约听到了不少车企面临倒闭的风险,现金流受阻,停工欠薪。但是,这样的消息似乎又很快地掩蔽在了新闻瀑布流中。

对于相关从业者而言,大厦将倾,影响到的是之后的生计,这是切肤之殇。然而,某一家车企遇困,大概率还是一家影响力较小的车企,很快会在互联网的记忆中冲刷消散。果然,被行业抛弃时,连一声郑重的再见也没有。

很多时候,现实就是这么残酷,尤其在行业洗牌期。

众泰汽车:亏损111.9亿元,放假1年

6月22日,众泰汽车发布股票交易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暨停复牌的公告,该公司股票将于6月23日停牌一天。

6月24日,众泰汽车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处理,其股票简称由“众泰汽车”变更为“ST众泰”。

对于汽车产品而言,ST后缀可能表示性能车,是个褒义词。但对股票而言,ST是个贬义词,可能要退市,避之唯恐不及。

此前,众泰汽车发布了2019年年报。这份姗姗来迟的公开文件,揭开了众泰汽车风雨飘摇的2019年纪事。而在这份年报中,我们几乎找不到任何Good News。

1、2019年众泰汽车总共生产汽车为16215辆,汽车销量为21224辆,产销数据较2018年相比均下滑超过85%;

2、2019年众泰汽车实现营收29.86亿元,同比下滑79.78%,归属净利润-111.90亿元,同比下降1498.98%,为历年来最低水平;

众泰面临危机,将会引发一系列连锁反应。

首先是公司员工,之前被爆出“放假一年”,工资也处于拖欠状态,有的主动离职,有的暂时观望,还有为了生计自谋出路,在外“打零工”,补贴家用。

再者,经销商也被连带着拖下泥潭。总部无车可运,甚至还有欠款,万般无奈之下,一些经销已经开始退网,转手做其他品牌。

同时,在供应链的上下游,众泰汽车也是债务缠身。去年,众泰汽车亏欠比克动力6.16亿元,最后闹到法院,目前暂没有确切结果。但可以想象,比克动力要追回这笔欠款并不容易,其他供应商也是如此。而比克动力差点因为这笔欠款导致资金链断裂,提前倒下,目前正在吃力经营。

众泰汽车走到如今这一步,外部原因是车市高速增长的红利已经消退,内部原因则在于众泰汽车的产品节奏出现了较大的问题。

之前抄袭的糟糕名声暂且不提,在2019年下半年,众泰汽车大部分车型处于停产状态,而且没有国六车型更新上市,导致在全国主要地区无车可卖,进而影响到了资金周转,形成恶性循环。

★华晨汽车:13次成为被执行人

华晨汽车的日子也不好过。

据了解,从4月14日至5月28日,华晨控股先后13次成为“被执行人”,涉及金额超过7000多万元。

5月22日,华晨控股向辽宁省交通建设投资集团出售2亿股普通股,约占该公司已发行股本总数的3.96%,以缓解资金周转的压力。

同时,华晨系的多只债券也出现了价格波动,显示高风险预警,敏感的资本对华晨汽车的经营状况已经做出了反应。

很显然,华晨汽车缺钱了,正在努力维系现有的运营能力。

但是,华晨不是有宝马这个“洋女婿”吗?这几年,豪华品牌春风得意,赚得盆满钵满。

以2019年财报为例,华晨中国应收净利润达到了67.62亿元,同比增长16.18%。看上去颇为美妙,但华晨宝马就贡献了76.26亿元。一对比,华晨中国应收净利润怎么还少了8.6亿元?原来是华晨中国自身的经营状态亏损导致。

即便华晨宝马一直为华晨汽车贡献“奶水”,但持续亏损的自主业务,拖累了华晨汽车的资金周转。况且,宝马与华晨已经达成协议,华晨汽车将会出售华晨宝马25%的股份给宝马汽车,直到2022年完成交割。届时,宝马汽车在华晨宝马中的持股占比将达到75%,华晨汽车收缩至25%,可接受的利润输出还将减半。

自主业务长期头痛,如果华晨汽车的根本问题解决不了,持续亏损的局面只怕是难以扭转。

海马汽车:再度抛售145套房产

卖房续命,似乎成为了海马汽车的最后一张牌。

6月,海马汽车发布公告称,为了优化和盘活存量资产,该公司将公开出售位于海口的145套房产。海马此举,以期回血,希望将“ST海马”的帽子摘掉,重新恢复为“海马汽车”。

在经历了2017年和2018年的持续亏损之后,海马汽车的股票在2019年4月被降格为“ST海马”。为了避免强制退市,海马汽车只能通过短期手段不断续命,包括卖房、卖股票。

据悉,在整个2019年,海马汽车共抛售了401套房产,以及两家子公司的股权,最终勉强实现盈利,成功“保壳”。

2020年,海马汽车的压力仍然很大,长期看,仍必须盘活汽车业务。目前,海马汽车遇到的问题在于产品落后,与行业趋势脱节,亟需推出新品,重新披挂上阵。

新能源是一个机遇,同时,积极推进新能源发展的海南省属于海马汽车的主战场,具备主场优势。

在2021年12月31日之前,海马汽车仍将为小鹏汽车提供代工服务,可以获得一定的资金回报。但小鹏汽车通过收购广东福迪,已经具备了生产资质,协议到期后合作将会终止,这是海马汽车需要面对的另一问题。

赛麟汽车:深陷骗局风波

最近一段时间,赛麟汽车是一个超级大的新闻,其中涉及的债务纠纷相当复杂。

很多读者对赛麟汽车可能还不是很了解。简单来说,这原本是一个美国跑车品牌,平常玩玩改装业务,后来赶着新能源造车浪潮,由一位来自美国的华人律师王晓麟引入国内市场,并且升格为江苏赛麟汽车技术有限公司,正式加入新造车阵营。

赛麟汽车制造了一场轰动性的事件,2019年7月20日,他们在北京鸟巢举办了一场规模盛大的发布会,还请来了杰森•斯坦森和吴亦凡作为表演嘉宾,讲了很多品牌故事,在此期间,赛麟S7和S1相继亮相,但最后收尾的是一台有“低速电动车”之嫌的迈迈。

如今,不到一年的时间,赛麟汽车已经陷入了大厦将倾的局面,而且可能是一场精心炮制的骗局。

今年4月份的时候,有一条微博爆料称,愿意实名举报王晓麟涉嫌以虚假技术出资,由此贪污地方国资的事实。

据天眼查信息显示,赛麟汽车分为外部股东和内部股东。

外部股东有4家,分别是南通威蒙、如皋萨林、南通狮迈以及如皋积泰,前三家均由资富控股100%持股,而如皋积泰由威蒙工业集团100%持有。耐人寻味的是,资富控股注册于英属维京群岛,威蒙工业集团注册于美国弗吉尼亚,两家企业的法定代表人均为王晓麟。内部股东是南通嘉禾,实际控制人是江苏如皋政府。

这4家外部股东的持股比例为66.58%,认缴出资额约为66.58亿元,但并非货币形式,而是以技术入股,具体是用4款车型作价。上文提到的迈迈车型,估值约11亿元,剩下3款车分别是“纯电动B级SUV”、“油电混合B级SUV”、“内燃机B级SUV”,合计估值约55亿元,由此组成了66.58亿元的出资额。

但是,作为内部股东的南通嘉和,认缴的却是真金白银,最初持股占比为33.42%,约出资34亿元。

仅靠34亿,工厂未必可以运转起来。所以,外部股东再以股权作为抵押,向内部股东借款,于是,内部股东的实际出资额并不止34亿元。目前传出的消息是存在20亿元的股权抵押股东借款,另有12亿元的借款是以设备作为抵押借出的。

股权借贷,也是这场嫌疑骗局的核心所在。最新的消息是,赛麟汽车的两家工厂、上海分公司等已被南通中级法院查封,所涉案情正是南通嘉禾与赛麟汽车及外资股东的借贷纠纷。

赛麟汽车的事件全貌,很快就要水落石出了。如果坐实骗局,几十亿地方国资的流失令人心痛。新造车的昔日热情,会被再次泼上一盆凉水,业界也将反思,其他造车新势力是否也存在类似的情况,洗牌将会提速。

比如,最近已有消息传出,同为新造车的拜腾发布停产停工通知书,将从7月1日起,全体员工待岗,不再安排工作;博郡汽车的融资也不顺利,正在考虑业务转型,不造车,而是提供技术输出,或许可以创造正向现金流。

★写在最后

行业降温,尾部车企正面临生死考验。对于没有“造血”能力的新造车势力们,这场危机来势更加凶猛。没产品,没销量,进入不了头部市场,就是活不下去。

作为连锁反应,受影响严重还有公司里的基层员工,一些经销商或供应商,还有之前购买品牌车型的消费者们。欠薪、欠款,或者无处维权售后,对于底层的芸芸众生而言,也要无奈地为此买单。

本文作者为踢车帮 曹安

  • 凤凰网汽车公众号

    搜索:autoifeng

  •  官方微博

    @ 凤凰网汽车

  •  报价小程序

    搜索:风车价

网友评论
0人点赞
|
评论0
加载中...

大家都在看

趣图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