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城市:北京
更多应用 |
官方:微博/微信
| 车展 | 专题 | 车商通 | 商用车

凤凰网汽车

凤凰网汽车>全媒体>正文

新势力的上半场丨一地鸡毛的赛麟、拜腾和博郡

2020年07月10日 16:10:01
分享到:
来源:排气管

文/晶晶

上一篇,我们在新势力的上半场回顾了蔚来、理想和小鹏三位乘风破浪的哥哥们的表现,这一周我们注定绕不开的话题是与之相对的、风口浪尖的、一地鸡毛的赛麟、拜腾和博郡

这世界从来都是残酷的,汽车产业从来都是需要有敬畏之心的,不然,你可能扔出去几十亿,却连个水漂都打不起来,连个声音都听不到,就只能灰头土脸的卷铺盖走人了。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你真的在认真造车,而不是在造钱!

赛麟:空手白狼,赛麟凉凉

从2019年7月20日王晓麟牵手赛麟老爷子、吴亦凡、杰森·斯坦森那场号称耗资2亿元的赛麟鸟巢之夜,到2020年7月2日如皋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宣布王晓麟涉嫌犯罪并报案被公安机关受理,赛麟的“中国超跑梦”做了还不到一年的时间

赛麟的话题真的太多了,这对于媒体来说是下笔千言赚足流量的优秀题材,但是对于被卷走巨额资金的如皋政府和近千名被拖欠工资社保公积金的赛麟员工来说,可能就真的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通天骗局了。

在我的印象中赛麟一共办过三场大型媒体活动。

第一场要追溯到2017年11月,当时还属于积泰汽车旗下的江苏赛麟在上海举办了一场品牌发布会,算是赛麟第一次走入公众视野。王晓麟说,赛麟是第一个在中国建厂的超跑公司,江苏赛麟汽车科技有限公司由美国赛麟国际汽车公司联合国内多家企业和机构共同投资,公司注册地址在江苏省如皋市,注册资金100亿元人民币。赛麟汽车项目总投资规模为178亿元,已被列入江苏省十三五规划重大项目,也是南通市最大的投资项目。

第二场,是赛麟联合如皋政府在北京成立SR汽车战略研究中心,建立基于“产业-企业”合作的创新型“专家智库”。那一次赛麟搬来了包括付于武、张进华、赵福全等专家组成的“智囊天团”。王晓麟说:“今年年底,拥有全球自动化程度最高的赛麟汽车将投产,届时向长期关心赛麟的如皋人民交出一份出彩的答卷。”

第三场,就是世人瞩目的带着BGM闪亮登场的“赛麟之夜”,王晓麟在那场卖门票的发布会上大谈特谈“中国超跑梦”,还带来了包括S7、S1、迈克、迈迈4款车。当时我正在旅行休假未能到场,但是听去了现场的同事说,那一次除了感叹赛麟的霸道有一种在梦中开了一场发布会的感觉之外,就是对赛麟管明明是老年代步车既视感的迈迈叫“超跑”引发的极度不适。

而很多如我一样的媒体对赛麟开始产生质疑也是从这一次开始的。

也许真的是赛麟太高调了,也许是王晓麟在美国的政商身份和经历太特别了,也许是把迈迈定义成超跑实在太缺乏对中国市场的敬畏之心了……总之,发布会后开始流露出各种负面声音,包括王晓麟与汽车圈微博红人“陈浩”的互怼和约架,关于王晓麟本人在美国的官司缠身,与仰融的爱恨纠葛,与美国媒体的干仗,与江淮出口美国的故事,甚至包括在密西西比的工厂……听说,那阵子,口诛笔伐的揭底和群嘲文章和微博就有2000+篇。

当然,首秀之后赛麟也有过一些微弱的声音,只不过阵仗跟鸟巢比起来根本不在一个量级。

比如,去年10月,赛麟首家体验中心落户在北京侨福芳草地,这次活动也被赋予了“赛麟汽车在中国的体验营销业务正式起航”的重大意义。11月,赛麟位于上海外滩罗斯福公馆的上海体验中心也开业了,王晓麟亲自披挂上阵大秀摇滚天赋。比如,去年双11,定价15.88万元的迈迈定制版在天猫旗舰店开售,但是怎奈消费者不买单,11月一共就订出去9辆,12月23日开张不到2个月的店铺就申请关闭了。

时间来到2020年,关于赛麟的声音真的就是满屏皆负面了。

最掷地有声的一次来自于4月27日赛麟原法务人员的乔宇东深夜发微博对王晓麟的实名举报。

那封让无数媒体人熬夜吃瓜的超长举报信言之凿凿的就想表达两个观点——第一,王晓麟涉嫌虚假技术出资。王晓麟实际控制的江苏赛麟4个外资企业股东,系以“虚假技术出资”作价66亿元取得江苏赛麟股份。第二,王晓麟涉嫌贪污巨额国资。包括汇往美国的其子公司香港麒麟智能出行集团有限公司超过亿元的款项和汇往王晓麟老婆为唯一股东的上海鸿铭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超过亿元的巨额款项。举报内容十分专业,外人看不太懂,但是隐约能感觉到,一场罗生门正在赛麟上演。

然后,江苏赛麟如同大厦一夜崩塌。

6月9日,王晓麟致江苏赛麟员工的内部信流出,把赛麟困局的矛头指向了乔宇东。王晓麟称由于乔宇东的“诬告”,本应在今年5月分步到位的30亿元融资已被投资人搁置,部分供应商也通过法院全面冻结了公司账号,而如皋市政府也已组织工作组就乔宇东反映的事项进行调查,在此期间,公司员工的正常薪资发放或将受到影响。没钱怪举报人,有点说不过去,毕竟在举报信发出前的4月15日,赛麟就祭出了只发放各地最低工资的“降薪令”。

6月16日-6月23日,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先后查封了江苏赛麟如皋两个工厂、144套公寓和上海分公司。查封公告显示,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执行南通嘉禾起诉江苏赛麟等企业借贷纠纷一案。此外,狮迈汽车、萨林汽车、威蒙汽车和积泰汽车等四家外资股东所持赛麟的股权也被冻结。

6月30日,江苏赛麟的国资股东南通嘉禾科技投资开发有限公司给员工发了一份告知书,称由于江苏赛麟董事长、CEO兼法定代表人王晓麟远避美国,怠于履行职责,致使江苏赛麟无以为继,为最大程度保障员工的合法权益,将动用自有资金解决江苏赛麟于6月30日前办理完毕离职手续员工的社保、公积金、个税,并责成江苏赛麟管理委员会的成员负责执行和落实。赛麟员工无奈之下只好选择集体闪电离职。

7月2日,就是开篇提到的,如皋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发布情况通报——南通嘉禾及时向公安机关报案,公安机关业已受理并正在对相关人员涉嫌犯罪的行为依法开展侦查。

虽然王晓麟一直在否认“卷走了如皋政府66个亿”,更声称乔宇东的举报“没有一件是真实的”,还一直坚称“我在努力回国,怎奈十几张机票都被取消”,但是,管理层基本悉数跑路是不争的事实,拖欠员工5个月的工资肯定是没有着落了,偷偷将上海公司大楼里价值3700万的赛麟S7勒芒版跑车运走这波操作也是够走心……

此情此景,面对赛麟这个烂摊子,无论是如皋政府还是赛麟相关人员,无论是媒体还是吃瓜群众,除了王晓麟本人,肯定大家一致认为“赛麟凉凉了”!

拜腾:中国停摆,海外破产

相比于赛麟的轰轰烈烈,拜腾的停摆显得有些“黯然和必然”。

6月29日,总部位于南京的电动车创业公司拜腾的CEO戴雷给全体892名员工开了个“All Hands Meeting”电话会,宣布自 7 月 1 日起暂停公司在中国内地的业务运营,大部分中国区员工被安排停工停产。停工期预计6个月,期间留守公司维持基本运作的员工不到100人。同时,在德国和北美的拜腾分公司被曝已启动破产申请程序。

翻看2020年拜腾的新闻,我们发现积极正面的信息曝光集中在三个时间点。

第一个时间点是今年1月美国CES期间。

1月6日,拜腾携M-Byte亮相CES,完成北美首秀。戴雷博士说:“2020年是又一个新十年的起点,也是拜腾的量产年。拜腾智能电动汽车平台基础上开发的第一款产品M-Byte已经进入试生产,首台工装件M-Byte已于2019年10月正式下线,11月开始相关试验,其他工装件车辆的生产及试验工作,也正按照计划进行中。”

而在前一天,拜腾与日本丸红株式会社宣布正式达成战略合作,丸红将参与拜腾的C轮融资,双方还将在出行服务、能源解决方案及海外生产和销售等多个领域探讨进一步合作。

之后的1月7日,拜腾宣布与韩国最大的移动通信运营商SK电讯达成合作,共同开发和拓展车内数字体验。根据协议,双方将探索在拜腾车内整合SK电讯的数字产品和服务,以满足韩国当地消费者的需求。拜腾和SK电讯还将探讨销售渠道、售后服务以及出行领域的合作,开拓韩国电动汽车市场机会。

第二个时间点是今年3月。

拜腾公布了在欧洲市场的上市规划及网络布局最新进展。M-Byte预计于2021年底在欧洲上市,首批登陆国家为瑞士、德国、挪威、法国、荷兰、瑞典。基于这一目标,拜腾已与欧洲领先的电动出行服务提供商Digital Charging Solutions达成战略合作,并与多家当地销售及服务合作伙伴签约,共同开拓欧洲电动车市场,首个欧洲拜腾空间将落户瑞士。

第三个时间点是在4月。

M-Byte试制车下线。当时官方给出的消息是M-Byte的工装件正在进行耐久、碰撞等多项测试工作,最快将于2020年年中上市。

除此之外,拜腾就在没有什么好消息了——拜腾上海办公室已于4月撤租、北京办公室6月撤租、南京工厂因欠费停水断电关厂、甚至被央视点名“烧光84亿造不出量产车,拜腾被爆欠薪”。

目前,有业内人士爆料,拜腾目前总欠债金额高达86亿元。包括逾期的过桥贷款、拖欠一汽集团债务、拖欠的供应商款项,以及数以千万计的员工工资。就像我同事在看过文章后所表达的那样——如今看来,拜腾在短短几个月之前所说的话,看起来就像是笑话。

于是我们不禁要问,为什么?

拜腾停摆,表面上看,是停在了C轮融资上。

其实,从2019年开始拜腾就开始了目标为5亿美元的C轮融资,而这笔钱,正是拜腾用来把概念车变成可以大规模生产销售的量产车的。拜腾内部人士透露,“拜腾C轮融资对外公布的是5亿美元,但其实签约的不到2亿美元,实际到账不足5000万美元。”

对于重资产的造车来说,钱太重要了,算下来从2016年到至今拜腾已经进行了四轮融资84亿元,但是这个数字距离业内公认的200亿元的“入门标准”还差的远。

这两天随着拜腾停工停产消息的发布,拜腾败走的更深层次的内部原因,逐渐浮出水面。

7月5日,一篇名为《300人吃掉5000万零食、一盒名片上千,拜腾怎样烧掉了84亿?》的文章引起观者的极度不适,文章披露,2018年,拜腾300余人规模的北美办公室仅零食采购费就用掉了700多万美元,相当于平均每人一年吃掉了近2万美元的零食!

好吧,拜腾用最贵的管理咨询公司、花最贵的VCU开发费用、合作最知名的DMS开发公司、花30万美元空运展车去CES,甚至,员工穿德国进口定制的西装、用进口环保材料的千元名片、做给投资人看的3D建模的宣传片这些事我们都可以忍,但是,一年吃到10几万的零食这件事,就真的太说不过去了……

花钱如瀑布之外,拜腾高层派系林立、毕福康与戴雷内斗、中美管理理念的差异、过于依赖海外研发团队、中外沟通的高成本低效率、管理不完善导致的研发进度失控、技术团队不专业、很多重要开发项目无疾而终等等问题也随之暴露。

而至于拜腾能否重启,网传的包括一汽吉利、宝腾在内的多家公司谁会接盘的问题,在当下,没有任何人能知道……

博郡:人在国内,但造车失败了

与王晓麟实锤“远避美国”不同的是,被爆"出走美国"的博郡汽车创始人黄希鸣并没有跑路。

6月28日黄希鸣在公司内部发表了并未出走美国的声明,并且表示"无论花多大精力,无论遇到多大困难,自己都会待在国内,全力以赴保障大家的合法利益"。

之所以博郡汽车也被列入“一地鸡毛”之列,是因为6月30日,媒体爆出了一张拍摄于博郡上海分公司的照片显示,位于莘庄工业园区的博郡汽车上海分公司已经被闵行区人民法院查封。

今年6月13日的时候,黄希鸣曾向外界发布了一封署名信,首次透露了博郡汽车目前的糟糕境况。

黄希鸣表示:“博郡汽车目前遭遇到严重的经营困境,给员工、股东、供应商、地方政府以及合作伙伴的发展造成实际损失和不良影响,对此表达深深的歉意和自责,同时也决定继续通过主动行为,控制和挽回给各方造成的实际损失和不良影响。”

随后的6月15日,博郡汽车发布公告,宣布造车失败,将出售车型平台等各种核心技术。同时人力资源部发布通告,由于班车、餐饮和空调等现实问题,公司研究决定自今日起全员待岗,待岗期间公司仅发放生活费2480元/月,待岗期间不再享受假期和福利待遇。

其实博郡汽车员工今年已经多次在社交媒体上曝出欠薪问题。

其上海分公司、南京公司、天津公司均存在严重的拖欠薪资状况:3月,博郡被爆要求员工自缴社保,4月,上海博郡因为欠薪问题被上海市闵行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行政处理,同月,天津博郡更是遭遇832余名员工集体讨薪,6月,上海博郡甚至爆出讨薪高管打人丑闻。

在6月28日的声明中,黄希鸣承认了公司在2019年下半年出现现金流问题 :“公司目前仍处于轻资产模式运转,没有土地厂房等可变卖资产解决员工实际问题。我和部分高管希望通过(车型、平台及知识产权等无形资产)与其他厂家或行业新进者合作来回笼资金,解决员工和公司资金困境。不过,目前仍无进展。时至今日,在没有外部资金注入和政府支持的前提下,短期内无法恢复公司正常运营和发展。”

显然,博郡的问题,同样是因为钱。

相比于前两家,博郡的钱是最少的。公开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博郡汽车共完成6轮融资,但从去年6月到现在便再也没有任何融资项目。此外,除了在2019年6月,博郡汽车公布了由浦口高投、园兴投资、银鞍资本等投资的25亿元外,其余5次的具体融资数额外界均不知情。

去年,博郡汽车还曾与南京市政府、天津市政府签订融资协议,分别出资15亿元、10亿元,但因为一直看不到量产车,两市政府迟迟没有交出资金,甚至直接无视协议内容,取消投放。

除此之外,博郡汽车市场营销和销售副总裁陈曦、市场传播总裁张震、首席财务官易晓川等高管相继离职也让博郡汽车的管理层风雨飘摇,而对外拖欠的上亿元的供应商欠款博郡更是无力偿还,而比赛麟和拜腾更悲催的一点是,博郡的轻资产让它卖无可卖……

总之,2020年半年时间节点上,一向以低调务实真技术轻资产造车的博郡汽车宣告——我失败了!

2020年是新势力的魔幻之年,也是梦碎之年,等不来量产车上市,就已经有多位玩家倒在起跑线前,不免让人对未来充满了更多的不确定性和恐惧感。

在新势力战场,幸福者尚且没有,不幸者各有各的不幸,当真是,眼见你起高楼,眼见你宴宾客,眼见你楼塌了……再见赛麟、拜腾、博郡

  • 凤凰网汽车公众号

    搜索:autoifeng

  •  官方微博

    @ 凤凰网汽车

  •  报价小程序

    搜索:风车价

网友评论
0人点赞
|
评论0
加载中...

大家都在看

趣图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