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城市:北京
更多应用 |
官方:微博/微信
| 车展 | 专题 | 车商通 | 商用车

凤凰网汽车

凤凰网汽车>全媒体>正文

半生钢铁半生车——我所认识的徐和谊|汽势人物

2020年08月15日 14:52:01
分享到:
来源:汽势传媒

距离年满63岁还剩短暂的4个月时间,而按照60岁退休的年龄,已超期服役两年八个月。“局级”干部的徐和谊干到了“副部级”的年龄。

志在把北汽打造成百年老字号的过程中,徐和谊深深地影响了其中的13年。 7月31日,年届63岁的徐和谊功成身退,北汽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的帅印被交给56岁的姜德义。 巧合的是,继任者姜德义和“老徐”一样,都毕业于北京科技大学钢铁冶金专业。

作为北京市规模最大的地方企业,北京市对此次北汽集团换帅格外重视。 当天举行的北汽集团领导干部大会,市委组织部分管日常工作副部长王建中宣读市委、市政府任免通知,北京市委常委、副市长殷勇出席了会议并讲话。 王建中强调,徐和谊同志因年龄原因卸任。 根据汽势Auto-First得到的消息,徐和谊卸任北汽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职务后,其2018年3月担任的全国政协委员职务,将履职完这一届。

从2002年,出任任北京汽车工业控股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北京现代汽车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到2020年卸任,徐和谊留给北汽集团的是年销售收入5000亿规模的大盘子。无论今后什么时候,只要提起北汽,就绕不开徐和谊。汽势Auto-First注意到,在徐和谊卸任北汽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的消息后,无论是北汽集团,还是汽车行业,都对徐和谊给予高度、积极评价。

我和徐和谊认识于其接任北京现代董事长任上,有18年之久。 无论他职务、角色怎样变化,徐和谊始终对媒体充满真诚,很多媒体和我一样,都愿意和仗义、睿智的“老徐”打交道。 因此,老徐有不少媒体的好朋友、老朋友。

身为北京老炮儿的徐和谊说,自己还从没来过久负盛名的老舍茶馆,正是汽势在这里举办活动,才圆了他作为一名老北京人的老舍茶馆梦,在2019年12月下旬举行的2019-2010汽势家年华颁奖盛典上,徐和谊被评为年度汽车风云人物。 在老舍茶馆前门总店,“老徐”还和肩膀上搭着白毛巾的店小二在大腕茶前照了张相。

汽势只是圆了徐和谊的老舍茶馆梦,而老徐则是圆了十万北汽人,以及中国汽车人的汽车梦。 继2018年之后,汽车行业下行压力在2019年依然没有好转,总体市场产销均下跌接近两位数。 在如此压力之下,北汽集团2019年总体实现226万辆的销量,实现营业收入5012亿元,同比增长4.26%,是北京唯一一家年收入突破5000亿元的企业。 第二名的首钢年收入只有2000亿元,和北汽的规模相差一倍还多,足见北汽集团在北京市国有企业中的分量。

尽管首钢排名第二,但是首钢和北汽这两个排前两名的企业都和徐和谊有“瓜葛”。在汽势家年华举行的颁奖盛典上,徐和谊自称半生钢铁半生汽车,人生的两个主要行当都干了超过18年。1957年生人的徐和谊是北京人,回族。北京钢铁学院毕业后,从首钢设计院设计员、科长做起,历任首钢设计院院长,首钢总公司助理总经理、副总经理。尽管中间出任过北京市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党组副书记,以及北京市委工业工委副书记、北京市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但是徐和谊更愿意把自己称作是首钢人、北汽人、汽车人。从2002年出任北京汽车工业控股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北汽集团董事长,徐和谊在汽车行业一干就是18年多。北汽集团是北京市属局级国有企业,正是徐和谊的肯干、能干,徐和谊这个正局级干部干出了副部级63岁还没退休的年龄,这在中国汽车行业也是独一份。

徐和谊拥有典型的北京人独有的“局气、有面、仗义”的特质,急起来骂娘、干起来玩命,是徐和谊和很多汽车人的不同。 在为媒体举行的年会或活动上,旗下板块的高管也能放开了喝酒。 对此,徐和谊总是轻描淡写地说,这种场合在北汽集团也不多,喝两杯也没什么。 不过这不是什么江湖文化,而是独特的企业文化。 徐和谊是一个真实的人,他会为北汽集团毗邻首都机场T3航站楼感到骄傲,并戏称北汽集团总部就是T4,却也为挨着首都机场而“烦恼”,赶上北汽集团的厂庆、年庆等时间节点,由于是机场禁空期,鞭炮、礼花也不能放,徐和谊会口中喃喃有词并嘬牙花子说“没辙没辙的”。 徐和谊又是幽默的,在汽势家年华举行的颁奖盛典上,早于徐和谊演讲的马未都说,他和徐和谊认识,俩人很多年前喝过一顿大酒,但是有些记不清谁把谁喝倒了。 徐和谊演讲时风趣地回应称,和马未都先生喝酒确有其事,但是那是小酌。 巧妙的回答令300多人瞬间笑场。

尽管时间过去了7年之久,这个片段依然在脑海中清晰: 2013年6月的一个周六,久违了的小雨让人们告别了持续多日的高温。 透过北京汽车产业研发基地大楼内明镜般的落地窗,飞机起降清晰可见。 因毗邻T3航站楼而被人们称为T4航站楼的北京汽车产业研发基地院内,向来不加班的老外也纷纷聚集于此,其中不乏巴西驻华大使这样的大腕。 当天,北汽国际化战略发布暨北汽国际启动仪式在此举行。 徐和谊在接受采访中就放话说,预计到2020年,北汽将成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全球化品牌。 作为佐证,北汽集团2019年成为戴姆勒的股东、北汽南非基地也早有戴姆勒辐射非洲大地。

当时,还没有回归一汽集团的董海洋,以北汽海外业务的北汽国际总裁的身份,和北汽国际高级副总裁、原北汽研究院院长顾镭也同时亮相。

北汽国际走出去并非卖车那么简单,徐和谊甚至明确要求北汽国际公司,在未来的海外市场中拒绝简单地卖车贸易。徐和谊描述北汽国际化的思路时称,北汽在海外市场将秉承“先品牌 后服务 再卖车”的三步走战略。北汽在国际市场上将采用KD的形式在当地建厂,以更好地融入海外所在国、所在地的本土化。北汽的国家化并非强调全面开花,而是深入和扎根于当地。比如,在非洲的南非,北汽选择的是具有政府背景的合作伙伴,与合作伙伴建立合资公司;而在南美的巴西,北汽则采取以产品和技术入股的形式与当地建立合资公司。

徐和谊表示,北汽的这种模式也是汲取了一汽、长城、奇瑞等同行的经验教训后,采取新的商业模式。为了融入当地,徐和谊甚至在短期内并没有给北汽国际下达销量上的硬指标。北汽国际总裁董海洋表示,北汽国际能否融入当地的文化是徐和谊董事长的最高要求。到2015年北汽国际的销售目标才规划了不足5万辆。

中国汽车出口达到100万辆的规模,用了10多年时间,形成第二个100万辆的规模用了不到5年时间,形成第三个100万辆的规模用了不到3年时间。 而中国汽车的出口占到了中国汽车整体产量的20%左右,以100万辆的规模计算,以后用的时间将越来越短。 按照年均20%的增速,未来5年左右时间,中国汽车的出口量将形成年出口600万辆左右的规模,留给中国汽车市场出口的。

在北汽国际化战略发布会后的媒体专访中徐和谊表示,北汽最迟到今年年底之前,将完全具备IPO运作的条件,并计划在明年择机上市。与国内已经资本市场整体上市的车企同行不同,最让徐和谊引以为傲的是说服北京奔驰的外方股东——戴姆勒集团,也将成为北汽的股东。在中国汽车企业的资本市场中,让外方成为股东,北汽集团将是第一家。

对于志在中国汽车工业中有所作为、大有作为的北汽集团,一直积极响应国家提倡的兼并重组、做大做强的产业政策方向。 徐和谊用“心花怒放”形容和回答记者提出的北汽在兼并重组上的动作。 徐和谊表示,年内至少将会兼并重组一家汽车同行。 如果一切顺利,年底之前兼并重组两家汽车同行也非常可能。 尽管徐和谊拒绝透露被兼并重组的对象,但是这位向来风趣的北汽掌门人说: “北汽向来喜欢和国企打交道”。 “老徐”当时所放风的兼并重组后来都成为事实,第一个先是北汽兼并重组了昌河汽车,北汽集团总经理张夕勇和时任北汽集团公关部长的郑刚,在工体附近为此专门召开过说明会,第二个是对福建奔驰的兼并。

从德国斯图加特参加完北汽入股戴姆勒签约仪式的徐和谊,零时差地出现在银川举行的“行达天下——2019北汽集团贺兰山挑战之旅”上。 在此之前,徐和谊刚刚完成备受业界关注的北汽集团对戴姆勒持股5%的签约仪式。

“北汽集团和戴姆勒互相持股是双方建立更持久、更牢固的合资、合作关系。 ”徐和谊,甚至用“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形容北汽此次入股戴姆勒的不同。 在他看来,此次北汽集团对戴姆勒5%的持股,将对后合资时代以及未来股比放开后汽车行业的走势产生深远的影响。 人称“老徐”的徐和谊告诉我,北汽集团持股戴姆勒可看作是对未来合资股比放开后的前瞻布局,也是未来车企中外合资的新模式。 伴随着行业的竞争日趋激烈和政策的变化,汽车企业不应该把眼光局限在制造环节股比的纠结上。 北汽持股戴姆勒和吉利入股戴姆勒,以及宝马对华晨宝马的股比提升至75%都有着根本不同,与吉利对戴姆勒的投资行为,以及宝马对华晨宝马的控股不同,此次北汽对戴姆勒的持股是中外双方的“你中有我 我中有你”的深度融合和“绑定”,而非简单的投资行为。

与吉利入股戴姆勒是的每股70欧元相比,北汽此时入股戴姆勒每股为50欧元,相比吉利,北汽集团每股就少花费20欧元。要求匿名的消息人士称,不算融资成本,吉利用高达70亿欧元的成本换取戴姆勒9.69%的股份,而北汽集团持股戴姆勒5%的股份,仅需花费人民币约200亿元左右。与此同时,与北汽集团在戴姆勒既拥有分红权又拥有投票权不同,吉利在戴姆勒仅拥有分红权。消息显示,吉利入股戴姆勒后至今,已经亏损100亿元左右。

虽然同样入股戴姆勒,北汽集团和吉利汽车既有着先来后到还有很多不同。 虽然吉利在入股戴姆勒的同时,还与戴姆勒共同签署了与Smart品牌50:50的合资公司,共同运营Smart品牌,但是吉利对戴姆勒的入股更多是投资行为。 而北汽与戴姆勒的合资合作更早、更有内涵,早在2005年起,北汽集团与戴姆勒就在中国市场进行了多样、广泛、长期的战略合作。 北京汽车与戴姆勒成立的合资企业北京奔驰汽车有限公司(简称“北京奔驰”)现已成为中国豪华汽车市场的领导企业。 双方另通过北京梅赛德斯-奔驰销售服务有限公司联合销售汽车。 2012年,北汽集团控股的北汽福田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北汽福田”)与戴姆勒成立合资企业,生产中重型卡车。 2016年3月,北汽集团收购福建奔驰汽车有限公司(简称“福建奔驰”)35%的股份,完成奔驰品牌在国内的“大一统”。 2013年,戴姆勒斥资收购北汽集团旗下香港上市公司北京汽车股份,并自此成为北京汽车董事会成员,目前持股比例为9.55%。 2018年,北京奔驰收购北汽集团位于北京顺义的一座工厂。 同年,戴姆勒收购北汽集团旗下北京新能源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北汽新能源”)部分股份。 该公司已于2018年上市,后更名为北汽蓝谷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北汽蓝谷”)。 戴姆勒目前持股3.01%。 北汽集团和戴姆勒在北京运营着戴姆勒最大的海外研发中心,2018年双方合资在华生产的乘用车销量达48.5万辆。 2019年上半年,北京奔驰销售汽车28.2万辆,继续保持高位增长。

徐和谊解释说,北汽集团之所以耗时6年之久才完成对戴姆勒的持股,在于在此之前既需要时机,也需要完成对国内、国外,法律法规的流程上的时间。徐和谊说,持股戴姆勒只是北汽和戴姆勒深度“绑定”的其一。他在银川举行的座谈会上表示,北汽新能源和戴姆勒新能源电池领域的共建,还有更大的想象空间,双方之间也还在其他业务板块进行广泛接触。

徐和谊认为,必须把汽车行业的调整上升到整个中国经济结构的调整的大背景下去看待,需要跳出汽车看汽车。 尤其是进入新时代以来,必须更加注重对消费模式升级导致市场发生巨大变化的研究,而不能对整车的销量增减产生依赖感。 徐和谊认为,创新性的汽车生态和大出行才是未来的增长极。

BEIJING品牌是北汽集团整合旗下北汽新能源和北京汽车的产品与技术资源全力打造的核心品牌,代表着北汽“高、新、特”战略中的“新”字主力军,将以新能源、新技术为核心,推动北汽自主乘用车业务全面创新发展,开启北汽集团自主发展新篇章。 2019年国庆节后的中华世纪坛,流光溢彩,徐和谊特意穿了一件强调中西合璧的“中华立领”,以北汽集团自主乘用车BEIJING品牌发布为名,向全球喊出“从BEIJING 到世界 向未来”的豪迈口号。

作为中国汽车工业的主力军之一,北汽集团打造自主品牌乘用车、产业报国的初心始终不改。从1958年由北京汽车制造厂生产的第一款“井冈山”牌轿车开进中南海,到1966年国内首款越野车“北京212”风靡全国,从“勇士”军车作为主席阅兵座驾亮相朱日和,到2019年国庆70周年庆典北京BJ80引领阅兵方阵,北汽集团走过了一甲子充满坎坷与艰辛的辉煌历程,神圣而厚重。60年的造车技术积累和工艺进步为新品牌的推出提供了深厚的基础。

一晃十年,十年之前的2009年,北汽集团以超前的战略眼光,同时在自主乘用车和新能源汽车两大板块开始布局。 这一年,大手笔收购萨博技术,创建自主乘用车品牌,开始“二次创业”。 这一年,设立全国首家新能源汽车股份公司,投入力量开始电动汽车的研发。 经过十年发展,北汽自主乘用车累计销量超百万辆,新能源汽车连续六年销量居国内第一,引领纯电动市场。 北汽自主历十弥新,筑梦笃行。 到今天,北汽自主事业迎来破茧成蝶、跃升质变的里程碑时刻。

徐和谊认识到,在汽车产业新四化浪潮风起云涌、面临百年未有大变局的变革时代,BEIJING品牌应运而生,正当其时。BEIJING品牌将以“成为汽车新四化引领者,守护人类美好出行梦想”为使命,以安信可靠的卓越品质、智慧体贴的人本关怀,致力于为“年轻心生代”打造超越期待的汽车产品。依托国家新能源汽车技术创新中心和北汽新能源试验中心两大世界级创新平台,和五国七地共5000多名工程师的强大研发力量,BEIJING品牌将强化自主研发,推进技术进步,支撑产品持续迭代向上。作为北汽未来最重要的自主乘用车核心平台,BEIJING品牌将坚定实施全面新能源化与智能网联化“双轮驱动”战略,打造基于传统燃油和新能源车全覆盖的产品谱系,专注于产品的持续向上升级,全面推进智能驾驶、智能网联的深度赋能。

徐和谊说,BEIJING品牌既是北京的,更是世界的。她是一个有品质、有温度、有雄心的品牌,将深耕国际化发展,全力打造中国汽车享誉世界的靓丽名片!”北汽集团立志将BEIJING品牌打造成为“世界级绿色智慧出行和科技创新品牌”,成为北京市的“金字招牌”和首都移动新地标。

一束代表“BEIJING之光”的光柱划破中华世纪坛的夜空,这束源自北京、放眼世界的创新之光,上接北汽一甲子的传承,也照亮北汽未来的梦想! 这束光面向全球汽车行业百年变革的全新阶段,立足中国汽车破局向上的关键节点,从BEIJING,到世界,向未来!

“汽车行业的苦日子到了,早些年间钢铁行业的大调整大整合,正在汽车行业成为现实”。 徐和谊在2019年年底举行的汽势家年华暨2019中国汽车创新盛典上如是表示。

徐和谊说:“汽车行业的苦日子到了,所谓的苦是一个大的转折,大的调整,会有较长的时间,最后调整完了的格局可能会出乎在座所有人的预料,很残酷。最后调整完一定是一个非常有竞争力的、健康的,呵护这个社会发展的客观需要的一个大的产业”。他以当年熟悉的钢铁行业为例,并忧心忡忡地表示,一顿钢铁卖不过一吨白菜价的现实正在汽车行业上演。徐和谊说,产能过剩,家家煽风点火造汽车不是个好现象,竞争加剧后,淘汰一大批汽车企业和品牌在所难免。不过,调整后的汽车产业将前景可期。

从2019年到2020年,两年多时间徐和谊一直在思考未来汽车是什么样子的,其中著名的论断是“非智能不汽车”。 在2020年1月6日长白山举行的北汽集团大型品牌体验活动“兴达天下”第四季活动中,徐和谊给出了对未来汽车的判断和定义。 当我们用上几千元的智能手机之后,即使有几百块的非智能手机,也很少有人会去购买。 ”徐和谊说。 这就是智能化给产品带来了更多价值的最典型案例,即使价格有所变化,仍然难以抵挡它成为更多人的选择。 这也是智能汽车的未来形态,或许在高度电动化的将来,车辆的竞争力不仅在于行驶里程,更在于自动驾驶带来的便利性。

如今,讨论汽车市场未来发展时,消极预期已经成为常规操作。不过,要改变的观念是,即使汽车市场短期内难有增量,也并不意味着没有机会。小米在进入家电行业时,这一领域被国内外各品牌瓜分殆尽,群雄逐鹿的场面已然成形,但它仍然能够突出重围,甚至做到有声有色。汽车行业不会因为人口红利而无限制扩大,跟随大势、水涨船高的企业大有人在,但现在中国市场更需要能够在竞争中发挥优势、推动整体产业向前发展的企业。

  • 凤凰网汽车公众号

    搜索:autoifeng

  •  官方微博

    @ 凤凰网汽车

  •  报价小程序

    搜索:风车价

网友评论
0人点赞
|
评论0
加载中...

大家都在看

趣图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