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城市:北京
更多应用 |
官方:微博/微信
| 车展 | 专题 | 车商通 | 商用车

凤凰网汽车

凤凰网汽车>全媒体>正文

Enyaq抢了ID.4风头,这是斯柯达的抗争?

2020年08月23日 10:12:01
分享到:
来源:

导|语

2020/08/23

大众汽车集团为什么会允许这么做呢?

文丨王小西

就在近日,一则“斯柯达将率先发布基于MEB平台打造的纯电SUV”的外媒报道让人感到有点反常和意外。

9月1日,斯柯达将在布拉格召开这款名为Enyaq iV的首款产品的全球发布会,而Enyaq的亮相竟然比大众同平台的ID.4 SUV早3周。此外,这款纯电SUV将于今年晚些时候在捷克Mlada Bolesav工厂的生产,新车型将于2021年正式上市。同时,大众ID.4也将在大众德国茨维考(Zwickau)工厂投产。

有外媒CleanTechnica评论道:“大众同意让斯柯达在ID.4之前发布他们的Enyaq,这是罕见的。传统上,大众汽车会首先展示其版本,但现在要等到9月23日才发布ID.4。”那么,大众汽车集团为什么会允许这么做呢?

过于成功

最近外媒和国内媒体都曾报道,现年60岁的斯柯达“老板”梅博纳(Bernhard Maier)7月底离职。不过,目前大众还没有对继任者做出决定。大众南非公司董事长兼董事总经理托马斯·谢弗(Thomas Schäfer)是呼声最高的人选。

一家瑞士媒体认为,梅博纳离职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太成功了。

梅博纳(Bernhard Maier)来自德国斯瓦比亚地区,在完成汽车机械师的学徒生涯之后,他在宝马和保时捷的计算机制造商利多富Nixdorf工作了两年,2001年梅博纳担任保时捷德国公司董事长,2010年被任命为保时捷汽车公司董事会成员,负责销售与营销。

他在保时捷工作期间,对公司的贸易和销售机构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优化。得益于新的销售结构,保时捷销量翻了三倍。2015年,他接任范安德(Winfried Vahland)担任斯柯达董事会主席,后者在“排放门”发生后离开了工作25年的大众公司。

这项7月初的任免决定完全出乎人们的意料。在梅博纳的领导下,斯柯达2015~2019年的销售额增长了约25%。同时梅博纳推出了柯迪亚克KODIAQ、柯珞克KAROQ、柯米克KAMIQ和Scala等三款SUV车型,设法使捷克子公司在技术上赶上了姐妹公司,并通过Enyaq iV开始了向电动汽车的过渡。

外媒评论道,至少在梅博纳的领导下,设计成为购买的主要原因——不再仅仅是价格。

而在斯柯达,“事情正在抬头”。财务状况也不错:2019年,销售额增长15%,达到198亿欧元,营业利润增长20%,达到17亿欧元。从百分比来看,斯柯达每辆车的净利润几乎是主要品牌大众汽车的两倍,而大众主要还在解决效率问题。

那么梅博纳为什么在这个节骨眼上被“退出”了呢?打个比方,就销量而言,明锐汽车取代了以前在瑞士畅销的大众高尔夫。有传言说,斯柯达的崛起在集团内部一再受到批评——该品牌曾经被定位为与来自远东地区的廉价品牌竞争。中国的情况,也有出于这种考虑的因素。

据德国媒体报道,大众劳工领袖、集团监事会成员Bernd Osterloh此前曾要求斯柯达停止从大众获得最新技术。而大众品牌内部人士则淡化了此次斯柯达先发的意义,并表示:“在时机方面,我们之间的差距并不大。”真的是这样的吗?

梅博纳敢于抢在ID.4前发布,不能不说意味深长。这恐怕也是他下台的原因之一吧。毕竟,本来斯柯达在电气化方面仍然落后,这一事实也不会单单怪到梅博纳头上。

而外媒认为,梅博纳的“锅”主要在于没能控制两个问题:中国是斯柯达最重要的市场之一,但自从丰田卡罗拉进入以来,不仅是中国市场感受到压力。第二,在扩大销售的过程中,斯柯达不得不面对产能瓶颈和交货时间长的问题。现在,计划中的土耳其新工厂也在7月初宣布放弃。

其实,不仅仅是梅博纳,大众汽车集团高管团队的大调整仍在继续。由于重要的ID.3和Golf 8车型投放市场存在问题,之前大众集团CEO赫伯特·迪斯(Herbert Diess)不得不放弃大众品牌的管理,保时捷CEO奥利弗·布鲁姆(Oliver Blume,现年52岁)得以成为该集团中最成功品牌的BOSS。

中国的落寞

我们再来看斯柯达在中国的境遇。斯柯达是大众集团旗下在华投产的第三个品牌。但是目前情况堪忧,价格下探、销量下滑、品牌下跌,2019年斯柯达在华销量为28.2万辆,同比下滑17.3%。

虽说2019年初上汽大众斯柯达方面曾提出了年销50万辆的目标,但是时间到了今年上半年,由于疫情等因素的影响,斯柯达销量仅为7.74万辆,下滑38.5%。

回顾历史,我们能看到,跟上汽大众(当时的上海大众)签订入华协议的一年后的2006年,斯柯达开始了中国投产计划,并且相继引入了明锐、晶锐、昊锐、昕锐,国产之路一直很顺利。而明锐国产带来的辉煌和眼下的落寞,则让入华15载的“德系品质”斯柯达无比尴尬。

曾经,明锐的强势表现把斯柯达带到了一个新高度,而第二代明锐登陆中国后,由上海大众负责生产销售,最高月销量甚至超过了3万辆。但从第三代明锐(即2017款)开始,斯柯达开始让消费者不理解。第三代明锐的减配,包括柯迪亚克和明锐旅行版,诸如此类的做法,让斯柯达入华十年来打下的口碑基础,慢慢被消耗。

而随着2019年捷达品牌的独立,我们看到斯柯达在中国,路似乎越走越窄,越来越慢。“大众似乎有意让斯柯达进行市场下探,通过降低产品定位和售价让斯柯达和大众品牌进行错位竞争,同时打压自主品牌。”我的同事小伙伴有如此直觉。

但目前主流自主品牌早已飞速成长起来,斯柯达并无太大优势。而这次斯柯达的先发、梅博纳的离职,都让我们感觉得出,大众实际上一直在压着斯柯达的风头,斯柯达不仅仅是在中国成为一个“瘸腿”的品牌。

这次斯柯达Enyaq的提前发布,让我们从这种不寻常的举动中看到了这个百年品牌不甘于下的峥嵘,偶尔也会有犀利的光芒闪现。这是一种抗争,一种不服气。接下来,大众怎么来应对这个长大了的“小弟”呢?

  • 凤凰网汽车公众号

    搜索:autoifeng

  •  官方微博

    @ 凤凰网汽车

  •  报价小程序

    搜索:风车价

网友评论
0人点赞
|
评论0
加载中...

大家都在看

趣图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