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城市:北京
更多应用 |
官方:微博/微信
| 车展 | 专题 | 车商通 | 商用车

凤凰网汽车

凤凰网汽车>全媒体>正文

众泰被债权人申请预重整 “皮尺部”将倒在2020年?

2020年09月17日 09:34:01
分享到:
来源:

曾经在国内叱咤风云的“山寨王”众泰汽车已经命悬一线!

9月16日,*ST众泰发布公告称,浙江永康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永康农商行”)以众泰汽车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已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但仍具有重整价值为由,向永康市人民法院提出对公司进行预重整的申请。

null

公告显示,2019年8月,浙江永康农商行等4家银行作为初始贷款人,众泰汽车作为借款人,签署《人民币30亿元流动资金银团贷款合同》,合同签订后浙江永康农商行于2019年8月16日向公司发放贷款本金1.5亿元。浙江永康农商行向众泰汽车发放贷款后,众泰汽车支付利息至2020年3月20日,贷款于2020年8月14日到期,众泰汽车不能清偿到期的贷款本金1.5亿元及2020年3月20日之后的利息。

此次重整存在不确定性,公告称,目前申请人向永康法院提交了预重整申请,但该申请能否被永康法院受理登记,公司是否进入预重整程序尚具有不确定性,预重整是否成功也存在不确定性。

此外,众泰汽车还提示由于公司2019年度的财务会计报告被天职国际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公司股票存在暂停上市的风险。

尽管众泰汽车今年以来面临重重危机,一度被欠薪、多家经销商讨债,巨额亏损甚至控股股东被裁定破产重整等问题困扰,但众泰汽车并未真正出现过“生死危机”。而此番浙江永康农商行向法院申请对众泰汽车进行预重整却真正将这个曾经叱咤风云的山寨大王众泰汽车推向了生死线。在本身千疮百孔的情况下,面对“重整危机”,众泰汽车想要翻身谈何容易!

控股股东被裁定破产重整 业绩补偿已无望

2016年,铁牛集团借壳金马股份,以116亿元的对价收购众泰汽车100%股权,溢价率高达428.52%。当时,众泰汽车第一大股东铁牛集团签署了一份业绩对赌协议。根据签订的《盈利预测补偿协议》及其补充协议,作为补偿义务人的铁牛集团承诺,众泰汽车2016年至2019年经审计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2.1亿元、14.1亿元、16.1亿元、16.1亿元。

然而,借壳上市之后的2017年至2019年期间,众泰汽车扣非后的归母净利润实际完成额分别为12.24亿元、-12.41亿元和-111.31亿元,三年合计巨亏111亿元,相比承诺额差距巨大。

null

不仅承诺的业绩未完成,甚至业绩补偿也成了一句空话。据铁牛集团与众泰汽车签署的《盈利预测补偿协议》及其补充协议,铁牛集团承诺永康众泰2018年经审计的扣非净利不低于16.1亿元,如未达承诺业绩,将对众泰汽车进行补偿,且优先选择股份补偿。但是,由于所持股份早已质押、轮候冻结,2018年的业绩补偿至今都还没有兑现。也就是说,除了2016年兑现了业绩承诺,其他三年均未实现。

换做以前,铁牛集团的业绩补偿或许还有望实现,但今年9月1日,众泰汽车控股股东铁牛集团破产重整申请已被法院受理,这也就意味着,为众泰汽车的输血的一方可能再也回不来了,随之而来的是,众泰汽车的实际控制权也有可能发生变化。

截至目前,铁牛集团共持有众泰汽车7.86亿股,占众泰汽车总股本的38.78%,其中6.48亿股被质押,占其铁牛集团持股总数的82.40%;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的股份为7.86亿股,占其持股总数的100%。因此,铁牛集团破产后续处置有可能会引起众泰汽车实际控制权的变化。

企业千疮百孔 半年报存疑遭深交所17问

与2016年销量达33万辆的高光时刻相比,今年的众泰汽车仿佛一下子扎到了泥潭里。今年上半年,众泰汽车只生产汽车574辆,销售汽车1417辆。公司下属各基地基本处于停产、半停产状态,甚至还遭到了员工讨薪、经销商上门讨债。

null

与此同时,众泰汽车的业绩也十分凄凉。众泰汽车半年报数据显示,上半年公司营业收入7.7亿元,同比减少76.69%;归属于上市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10.34亿元,上年同期净亏损2.9亿元,同比下降256.08%。根据三季度业绩预告,公司2020年1-9月预计净亏损16-12亿,同比下降110.53%-57.90%,亏损状况有增无减。

但就是这样的业绩却也无法保障“真实性”,半年报中,众泰汽车董事娄国海表示无法保证本报告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完整性。

null

9月14日,众泰汽车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深交所关于其半年报的问询函,要求众泰汽车在9月21日之前解释包括业绩下滑等在内的17个问题。在问询函中,深交所要求众泰汽车结合行业情况、毛利率等变化,说明营收和净利润大幅度下滑的原因,要求众泰汽车说明整车销量和销售收入是否匹配,还针对众泰汽车报告期末的预付款余额大幅度增长提出疑问,要求众泰汽车解释大幅度增长的原因以及交易对方否存在关联关系、是否具有商业实质等问题。

与此同时,众泰汽车所背负的诉讼仲裁,也引起了深交所的关注。深交所要求众泰汽车说明未决诉讼对公司可能的影响及应对措施,未计提相关预计负债是否充分、合理。

深交所还关注到众泰汽车控股股东铁牛集团进入破产重整程序,要求众泰汽车说明,铁牛集团破产重整是否会导致控制权变更,如果铁牛集团重整计划无法顺利实施将会对其产生怎样的影响。

此外,深交所还针对众泰汽车年报中计提资产减值、计提应收账款坏账准备、管理费用中停工损失发生金额、固定资产暂时闲置等事项提出了问询。

综合来看,不难发现而今的众泰汽车已千疮百孔。不客气的说,众泰在2020年想要“咸鱼翻身”难上加难,甚至活下去的希望都很渺茫。

从2016年销量登顶到2020年被债权人申请进入预重整程序,众泰汽车的落幕正在加速。同样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诞生的比亚迪汽车、吉利汽车等自主品牌越做越强,而众泰却已经踏上了生死线,这恐怕与众泰研发能力与技术储备欠缺脱不开干系。

  • 凤凰网汽车公众号

    搜索:autoifeng

  •  官方微博

    @ 凤凰网汽车

  •  报价小程序

    搜索:风车价

网友评论
0人点赞
|
评论0
加载中...

大家都在看

趣图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