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城市:北京
更多应用 |
官方:微博/微信
| 车展 | 专题 | 车商通 | 商用车

凤凰网汽车

凤凰网汽车>全媒体>正文

红旗逆势“飘扬”的背后,是满地狼藉?

2020年12月16日 11:54:01
分享到:
来源:

果不其然,11月刚过,一汽红旗照例率先公布了销量数据,数据显示,一汽红旗今年前11个月累计销量达178100辆,同比增长102%。其中,作为一汽红旗在轿车领域里的销量顶梁柱,红旗H5可谓是功不可没,今年1-11月份,红旗H5的总销量更是达到近6万台,超过了红旗总销量的1/3。

诚然,自徐留平掌管大局,再到H5上市以来,一汽红旗就从一个年销区区几万辆的“小企业”,摇身一变达到了月销突破2万辆的水准。

只是,销量的背后往往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般美好。仅凭H5“一条腿走路”的红旗,仍不能掉以轻心,毕竟,一旦这条“生命线”呈现出疲软之势,那迎接红旗的绝不仅仅是“退烧”这么简单。可怕的是,红旗自酿的悲剧或许已经悄然上演。

据知情人士透露,红旗H5车型是由奔腾“改头换面”而来,动力总成基本就是在奔腾基础上改进,缺乏自主实力储备。另外,“北京的网约车市场比如首汽约车之前已经帮助承担了大部分红旗H5的销量KPI,现在也消化不了了。”

更何况,从产品大幅官降,到鼓励内部员工购车,这一系列畸形的“以价换量”助销量方式,仍在表明,红旗距离全面开花仍尚有时日。

一车难撑大局

不可否认,作为一汽红旗的销量支柱,红旗H5可谓是功不可没,从数据来看,今年1-11月份,红旗H5的总销量更是达到近6万台,可以说,H5确实给红旗注入了 "强心剂"。

在说红旗H5之前,首先介绍一个人,不错,正是徐留平。在接管红旗后,徐留平首先挥刀进行了一系列改革,并推出了红旗H5这辆亲民轿车,终于将红旗品牌从天上拉到了人间,2018年红旗汽车销量猛增,时至今日,前11月6万辆的数据,也足以证明,H5成了红旗的救世主。

诚然,表面上看,红旗H5这一“强心剂”非常给力,同比将近5倍的增长也红旗品牌有了重振当年雄风的希望。但只要深入细究,却发现在销量的背后,红旗仍面临着一个十分棘手的难题——过度依赖H5。

从11月数据中不难发现,H5占据了该品牌近三分之一的销量总数,但需要注意的是,当一款车型支撑起品牌时,品牌销量势必会受其影响。对此,在广汽传祺身上就可见一斑。

2015年,国内SUV市场大爆发,传祺GS4顺势而来,甚至一度威胁到神车哈弗H6的地位,也正因如此,GS4不仅在市场中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也带动了广汽传祺整体的销量增长。然而,成也GS4,败也GS4。

随着近几年汽车市场的竞争愈发激烈,GS4曾经的辉煌再也无法维持,从最初的月销近四万到月销两万再到去年的月销一万多甚至几千。时至今日,才稍有好转,11月份勉勉强强突破了万辆,达到了12389辆。

而主销车型跌落神坛,自然也影响到了广汽传祺的整体销量。数据显示,其11月产量达36269辆,要知道,这一数据还不及此前GS4热销时单月的销量。

反观红旗,当前,其在售的车型主要是红旗H5红旗H7红旗HS5红旗HS7以及红旗H9等产品车型,但真正走量的还是以红旗H5为主,这不免引人深思:若H5呈现出增速放缓之势,“一条腿走路”的红旗不得不令人担忧。

“紧箍咒”太紧难免出事

从近几年的销量来看,红旗确实取得了阶段性成果,那么销量连续增长的背后,红旗究竟做了什么?

首先为了走量,红旗在价格上给予了不少优惠,去年下半年红旗就进行了一轮幅度较大的官方降价,其中红旗HS5最高综合优惠0.5万,HS7最高综合优惠1万,H5最高综合优惠2.2万;今年在终端上,也再次推出了幅度较大的优惠。也有消息称,随着“双十二”临近,红旗即将推出新的优惠政策。

其实,现阶段的红旗仍和大多数自主品牌一样采取“以价换量”、“错位竞争”的营销手段。主要依靠高性价比吸引消费者,而当产品价格上升到30万价位区间时,红旗产品却不尽如人意,例如红旗H9,这辆在今年红极一时的旗舰轿车似乎“叫好不叫座”,销量远逊于同级别的5系、E级和A6L,甚至落后于沃尔沃的S90。

更为关键的是,长期大幅降价用差位竞争的方式来赢得市场,势必会让品牌价值大幅缩水,而在生存“挤压”和自我降价的双重作用下,用降价来换取消费者的认可,对于红旗而言,显然是一条死胡同。

与此同时,为了进一步提振销量,红旗更是把购车政策推广到员工层面。据一汽集团总部人士透露,在基本完成了集团内部处级干部“人手一辆红旗车”的情况下,今年4月份,一汽开始“鼓励”二级经理和员工购买车辆。

据了解,一汽集团总部之前发放的“用车补贴”标准分为“集团公司总经理助理级”、“部门总经理、部门副总经理级”、“总监级、高级主任级及以上(高级专家)”和“主任(专家级)”共4个级别,每月补贴金额从高到低依次为3900元、2500元、2500元和1250元。

而4月份调整的新标准增加了“一般员工”,补贴金额为每月500元。而这500元补贴的领取前提是,购买或者租赁了红旗品牌的相关车辆,同时行驶证或者租赁合同为该员工本人或其配偶。据了解,一汽集团总部处级干部约有600人,一般员工有3000多人。

或许,在不择手段促销量的背后,正是其不合规律的销量目标所致,在今年的新红旗品牌发布会上,一汽集团董事长徐留平透露,2020年红旗的销量目标为20万辆。

到了今年8月红旗H9上市时,徐留平对于年初制定的目标再次进行了修正,提出“2021争取在2020年的基础上翻一番,达到40万辆”的“豪言壮语”。说真的,徐留平难免有些用力过猛了。

只是好奇,在徐留平接二连三的军令状面前,迫于压力明年红旗又会产出哪些“畸形”的购车政策呢?

徐留平在2017年加入红旗的时候就强势表示,必须要把红旗做好。但又是否如此呢?仔细看销量,所谓高速增长其实很大程度都是依赖红旗H5苦苦支撑,泡沫一散又能剩下什么呢?更何况,从产品大幅官降,到鼓励内部员工购车,体现更多的却是,红旗缺乏自信的表现。

  • 凤凰网汽车公众号

    搜索:autoifeng

  •  官方微博

    @ 凤凰网汽车

  •  报价小程序

    搜索:风车价

网友评论
0人点赞
|
评论0
加载中...

大家都在看

趣图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