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迷不悟还是财大气粗?又一新势力跨界造车,5万月薪招人
汽车
汽车 > 汽车资讯 > 正文

执迷不悟还是财大气粗?又一新势力跨界造车,5万月薪招人

2024年,在行业竞争已经到惨绝人寰的地步时,还有跨界新势力想要进入造车行业,那绝对可以算得上是勇气可嘉。

最近,追觅科技被曝在招聘平台开始招聘汽车相关专家,涉及底盘电控、悬架系统、转向系统等领域工程师,月薪最高超过5万元。通过天眼查查询也可以发现,追觅科技相关公司的经营范围也确实包含有汽车电子、汽车零部件相关业务。

这一举动也被很多人解读为追觅科技有意踏足造车领域。

又是小米生态链?

在汽车行业可能没人知道追觅科技。但是在智能生活家电,特别是智能清洁家电领域,追觅科技的知名度不逊于科沃斯、石头科技等公司。

追觅科技依托小米生态链起家,最早是为小米吸尘器、米家扫地机器人代工,小米2021年公布的仿生四足机器人CyberDog项目,也是由追觅负责伺服电机的设计以及整机的生产制造。此后追觅推出了自有品牌的扫地机器人、无线吸尘器、智能洗地机、高速吹风机等产品。

根据追觅科技官方数据,2019-2023年,追觅科技5年复合年增长率超过100%。2024年3月,追觅科技在中国扫地机器人线上零售量及零售额同比增速均位居第一,分别为12.7%及7.5%,增长速度非常可观。但从市场份额来看,追觅还远远落后于科沃斯、石头科技。

而且现阶段从整个清洁电器行业来看,内生增长动力不足,产品迭代创新减弱,产品同质化严重,品牌价格厮杀。一份报告中预测,2023年国内清洁电器零售量规模达2440万台,同比下滑4%。有行业人士判断,清洁行业将会在接下来2-3年内,继续维持较慢的增长。一旦行业进入缓慢增长阶段,品牌之间也开始价格战,追觅想要继续保持高速增长,追上竞争对手的市场份额,无疑难度将会更大。

另一方面,追觅科技虽然定位中高端市场,但是关于追觅产品的质量问题爆料和投诉却不断。在黑猫投诉上,关于追觅科技产品质量问题的累计投诉量已多达1800余条,包括S10、M12 Pro等产品,甚至包含2023年的新品X20 Pro。

因此,和其他跨界新势力一样,自身增长瓶颈渐显,以及新能源汽车当红风口的吸引力,再加上自身涉足的技术领域,与新能源车存在一定的关联性,成为追觅科技入局的理由。

家电造车,剑走偏锋,贻笑大方

目前的造车门槛已经大大降低,造生活家电的,特别是智能生活家电,踏足造车并不少见。但是,目前来看家电企业造车还没有真正成功的先例,甚至还有不少剑走偏锋,贻笑大方。

早在2017年,依靠吸尘器火遍全球的戴森,就曾经宣布大手笔斥资220亿元投入造车。戴森进军造车行业的初衷,是当时戴森正在开发的电池,加上此前研制出的高性能电机,以及在空气净化器和加热器上的研发积累,这些加在一起正好是造电动车的关键技术。

之后戴森用时2年,组建了500人团队研发出了第一款原型车,起步就用上了固态电池,续航达到966公里,百公里加速 4.6 秒,从外观到内饰都是“戴森”美学的样子。但是始终减不下来的高昂成本,让戴森意识到造车业务是亏损大户,最终只好选择了放弃。

在国内,与追觅科技造车背景及其相似的还有石头科技。2021年,石头科技创始人昌敬,以个人名义将一帮来自威马、奇瑞、上汽的高管“攒”在一起创立了洛轲智能,并在2023年8月推出了首款车型极石01。

这款车型在造型设计上“借鉴”了路虎卫士、仰望U8、奇瑞捷途旅行者等热门硬派SUV诸多元素,在动力形式、家用定位甚至售价上又高度看齐理想。创始人昌敬甚至表示,还要将车载马桶、淋浴、车载冰箱等精品配件统统搬上车。

但极石01并没有因此赢得满堂喝彩。自去年11月开始交付至今年一季度,‌极石01累计生产了2586辆,‌累计销量达到2357辆,‌月均销量不到600辆,尚不到其他新势力销量的零头。

更早之前,创维在2021年通过一系列商业操作进军造车行业。年近七旬的创始人黄宏生为创维汽车打造了一个“健康养生”的定位,并宣传已经投入了100个亿,主打一个可以在创维汽车上量血压、测心率、促睡眠。

但是公开资料显示,2022年,创维汽车总销量为2.19万台;2023年降至1.86万台,同比下滑15.07%。今年5月,创维两款车型创维HT-i以及创维EV6合计销量仅有1256辆。

新能源已成红海?

回到追觅科技造车这件事情上,虽然从理论上来说,企业需要新的业务板块和增长点。但从这些前车之鉴就可以看到,虽然现在造车的门槛确实大大降低,但造车仍然是一条“九死一生”的路。

首先即使初期造车的门槛降低,但一旦进入后期的渠道建设、销售交付、售后、新技术和产品的研发储备,仍然意味着需要巨大的投入。目前为止,造车新势力当中仍然只有理想一家实现了全年盈利。

虽然追觅科技没有公开具体数据,但业内预计2023年追觅的营收约为80亿元左右,在目前智能清洁家电行业普遍采用高强度高投入营销打法的背景下,参考竞争对手的净利水平,可以判断追觅的净利并不高,能否一边维持原有行业的高投入打法,一边又大笔投入造车,是个疑问。稍不留意,甚至有可能被造车拖垮。

其次,当下的新能源车行业早已是一片红海。小米造车已经被视为是造车大门关闭前最后一个入场的科技大厂,标志着新能源竞争的上半场已经结束。

价格战、口水战、技术战……各种内卷充斥汽车行业,产品的同质化也相当严重,随之而来的就是下半场的淘汰赛。高峰时期中国的电动车品牌超过100个,倒闭潮在所难免。

过去3年,关停并转的汽车品牌达75个,包括合资、自主、新势力在内24家车企倒闭或破产。尽管有理想、问界等少数品牌崛起,但像高合汽车、威马汽车、爱驰汽车等等车企,无论从技术实力、造车经验还是资金实力上来说,都强于追觅科技,但如今都身陷困境不能自拔。更有像宝能、恒大这类同样是跨界而来,曾经财大气粗的新势力,如今泯然众人。

不夸张的说,现在的汽车行业形势,对所有跨界新势力来说,不是新增长点,而是高危行业。这个时候入局,不是财大气粗,就是执迷不悟。(文/ 老炮)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