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城市:北京
更多应用 |
官方:微博/微信
| 车展 | 专题 | 车商通 | 商用车

凤凰网汽车

凤凰网汽车>全媒体>正文

对话安聪慧、徐大全:极氪改变了汽车什么?|汽车预言家

2021年09月30日 14:15:01
分享到:
来源:汽车预言家

作者 |编辑部

9月27日,在2021年世界互联网大会乌镇咖荟汽车夜话上,吉利控股集团总裁、极氪智能科技CEO安聪慧和博世中国执行副总裁徐大全同台而坐。

作为整车企业最“亲密”的并肩前行者,徐大全认为未来新汽车发展一定是合作、共融的生态,他期待和所有的主机厂保持合作共融姿态;

作为新汽车2.0时代的代表性企业的操盘者,安聪慧不做犹豫的给出了共创的答案,他坚定和供应商、车主一起共创共投。

面对新汽车2.0时代新格局,他们一个是新汽车2.0时代的代表,一个是全球最大汽车零部件供应商代表。虽然分属两个领域,但因为智能汽车的浪潮再度紧密的相视而坐。

安聪慧和徐大全究竟碰撞出了怎样的火花?极氪和博世面向新汽车2.0时代究竟有着怎样共同的思考?汽车预言家尝试从这场对话中,找到问题的关键答案。

“芯片荒问题短期无法解决”

王鑫:今天台上的两位嘉宾非常有意思。首先是安总。原来大家喜欢叫安总、安工,但现在因为做极氪,更多人愿意称你为聪聪、Andy。相比安总的改变,徐总更是一个在汽车行业闪耀的人物,一条朋友圈就能引发行业震荡。

对话主持人:寰球汽车集团执行总裁 王鑫

第一个问题我想请教安总。不久前,极氪提出了共创共投的概念。过去造车逻辑中,主机厂和供应商的合作关系就是采买,极氪提出共创共投的用意是什么?

吉利控股集团总裁、极氪智能科技CEO 安聪慧

安聪慧:极氪是由吉利控股集团花了将近七年时间孵化培育的。极氪的使命是共创极致体验的生活。至于为什么要共创,大家都知道,现在是一个从燃油车到智能电动汽车的时代,但做智能电动汽车比燃油车难度大很多,且更加复杂,更加值得我们敬畏。所以无论在产品端、资本端是完全不一样的,这是我们的认识和理解。

在大家看来,极氪是第三条道路,我觉得这是有一定道理的。第一种是原来造燃油车的一定要转向智能电动车的企业;第二种是原来没有造车的,现在开始造智能电动汽车。

事实上,第一种模式、第二种模式都有自己的优势,而极氪同时拥有第一种模式与第二种模式的优势,所以我们就探讨,为什么不能走出第三条道路?把这两种的优势结合在一起,形成极氪这个品牌。

这就是一种共创,共创也体现了极氪向用户型企业发展的决心,共创不是简单的与用户共创,而是和行业同行、上下游产业链一起来进行共创。当然,极氪也在探索,最终这条道路怎么样,现在还不好下结论,所以我们正在不断地实践。

王鑫:徐总,今年最大的问题是“芯片荒”,年初大家都认为动力电池会出大问题,但没有想到芯片成为了瓶颈。如果汽车企业都是共创共投,而不是简单的供应链,“芯片荒”问题有没有可能解决?

徐大全:安总是我特别尊敬的造车人。最近因为芯片的问题,我特别害怕参加这种会议,因为一来就能碰见主机厂的客户,追着问我要芯片。但是坦率的说,我认为芯片短缺问题可能还要持续一段时间,短期内改观的情况概率不大。

供应商和主机厂的协同合作,对改善当前芯片短缺问题改观不大,现在最重要是芯片,尤其在MCU、ECU芯片全球布局方面,如果没有深刻的改观不行,我们预计明年年中、年底可能把“芯片荒”问题度过。现在行业更多依赖于几大国际芯片制造商,他们正在通过产能扩建和把消费品产能转移等方式来解决当前的困境。但我觉得这还是不能解决根本问题,最核心的还是要在中国增加产能,这样可以避开海外不确定性因素影响。当然,芯片制造本土化,是一个长期布局的过程,不是短时间能够解决的。

徐大全眼中的安聪慧“变了”

王鑫:安总,您从关注产品到关注极氪品牌、关注极氪生态,您对造车的理解和逻辑有没有发生什么变化?

安聪慧:这个变化是非常大的。我原来是一个产品经理,现在我是一个用户体验官,身份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作为主机厂来说,我们原来更加考虑的是整个产品,但现在我们更多考虑的是用户端的需求。

用户的需求发生了改变,用户产品、使用体验、使用场景都发生了系统性的改变,这些改变带动主机厂围绕产品和技术也要发生改变。

比如从原来分布式预控到中央计算,这牵扯到主机厂的变化,配合这种变化,要求零部件厂商也必须要发生变化。在变的过程中,我们不断的朝着用户型企业去做,去实践。到今天为止,我们还没有一个能供大家参考或借鉴的结果和经验,但无论怎样,极氪已经开始走出了第一步。

徐大全:安总以前参加会议都是穿西服,今天穿牛仔裤和运动鞋,这就是一个变化。

王鑫:作为一个合作伙伴,作为敏锐察觉到安总变了的人,徐总您怎么看待安总的转型?您又是怎样看待极氪这个品牌的?

徐大全:传统造车企业必定、一定会向智能电动车转型,否则就会被时代所抛弃。现在有很多的造车新势力,他们是作为新兴造车企业来造电动车。安总和他们稍微有一点不一样,一方面极氪后面有吉利沃尔沃在做支撑,至少在研发体系方面有巨大的支撑,同时下一步要走利用资本市场的路线,单独作为一个新兴造车企业跑出去,其背后还有更多的支持,加上安总本人长年在汽车领域,对汽车的理解及芯片供应链体系等有着非常完整的了解。基于这些,极氪成功的可能性都非常大,希望极氪能成为引领市场的品牌,这是我的期待。

企业胜出一定需要“合作”

王鑫:徐总,您觉得极氪应该朝怎样的方向发展?如果说东方歌舞团代表正规、正统;郭德纲代表创新和效率;李雪琴代表颠覆和重塑,你希望极氪做什么?

徐大全:大家都希望着2.0汽车新时代奔跑,至于未来,大家都将走向智能驾驶互联方向。不管谁造车,大家的目标都是参与到未来人类出行中去,提供更便捷、更舒适运输工具,这个目标大家都是一样的,那么大家的探索也就值得鼓励。

至于谁真正胜出,真正能够把握好未来,实际上这在挑战所有的造车势力,他们对于自己的竞争力如何定义如何决策,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当初是传统车企,他们把自己的发动机、底盘、变速器造的很好,他们有更多的优势。现在谈的更多的是智能互联和自动驾驶,各家的竞争力在什么地方,哪些东西交给合作伙伴来打造,这样就很难预测未来谁能胜出。大家都在赛道上,谁能把握好方向,并未来出行模式作出自己的决策,定义好自己的竞争力之所在,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

  • 凤凰网汽车公众号

    搜索:autoifeng

  •  官方微博

    @ 凤凰网汽车

  •  报价小程序

    搜索:风车价

网友评论
0人点赞
|
评论0
加载中...

大家都在看

趣图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