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城市:北京
更多应用 |
官方:微博/微信
| 车展 | 专题 | 车商通 | 商用车

凤凰网汽车

凤凰网汽车>全媒体>正文

徐留平:逆流而上 路阻且长

2018年01月12日 10:12:39
分享到:
来源:买车大师

编 者按:中国是汽车大国,而一汽则是汽车大国的"共和国长子",红旗无疑是"国之重器",其振兴之事业举国瞩目。非常之事需要非常之人。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徐留平是完成振兴红旗任务的最优人选。从经验、能力,更重要的是个人气质上来说,徐留平都与完成中国汽车界的头号形象工程的"总导演"的人设非常吻合。红旗在现时现地的背景下需要非常之人,而徐留平也可以藉由红旗振兴这项"非常之任务"来实现其报效中国汽车工业的理想。

null

1月9日一早,北京香山,前一晚刚刚发布完新红旗品牌战略的中国第一汽车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徐留平不顾疲倦、一阵风一样地快速步入会议室,脖子上依旧披着前一晚戴的那条大红围巾,平静的神色中难掩其内心激动。

"这一切都只是开始,后面的行动充满了艰难险阻。"一见面,徐留平就引用了《诗经·蒹葭》中的诗句"道阻且长"来表达其对未来红旗振兴大业的困难的理性态度。

很少有时间看电视剧的徐留平和我们聊到谍战剧《风筝》的台词,"你缺乏一种信仰",而他则联想到了自己所负有的特殊使命:"你就没有想求回报,只想给你一个干事的平台。"

null

这个在汽车界一贯以敢讲真话著称的"行动派"诚恳地说道:"接到红旗这个任务,我对自己说:'不成功便成仁',如果红旗不成功我自动引咎辞职。"此话一出,现场所有的人都为之震惊。

企业领导不要过于在意自己的"羽毛"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大多数人都很在乎个人的清誉,即使是很多有抱负的实干家有时也不免考虑世人的议论而畏手畏脚。

null

对于个人利益,徐留平有着自己的想法:"如果说一汽改革有什么阻力,最大的阻力在我,最大的阻力在领导班子。如果领导班子有决心,不在意自己的羽毛,不在意个人的利益,那你自然就能够比民营企业还能做的更好。所以对一汽来讲,核心就是我和我们的高管团队。"

对于红旗振兴这个历史重任,徐留平认为关键是一把手亲自抓。当有媒体问他,"为什么红旗前几次复兴的努力和尝试没有成功?"徐留平回答说:"汽车产业有它的规律,如果说最重要的规律,就是和做其他事一样,团队的一把手亲力亲为,事情成功的可能性会大幅度增长。如果说一把手只是管控,让别人去做,那我认为肯定做不好。以这次中国一汽的体制构架改革为例,就是目标清晰,并且每人领一队人马真抓实干。"

说到这里,徐留平补充了一句:"红旗是一汽的工作重心。红旗干得好,一汽员工才有奖金发。"

null

对于一把手亲自抓红旗这件事,徐留平不是停留在嘴上,没有给自己留什么借口或者退路,在品牌发布会上就把时间表明确了,也公布了具体的新车开发数量和具体的销量,譬如"2020年销量10万台"、"在2025年前推出17款全新车型",这些白纸黑字的发布让徐留平退无可退。谈及这个问题,徐留平笑言:"你不把这些数字说出来,你自己都会给自己机会主义。"

干红旗不能循规蹈矩

不论从销量爬坡,还是在新能源领域、自动驾驶领域,红旗公布的时间表都让人惊诧不已。说实话,这些事情如果按照常规思路,两倍的时间都未必能做好。譬如以下这些硬性指标:

null

销量——"2020年销量10万台级,2025年30万台级,2035年50万台级。"

新车数量——"在2025年前,新红旗将推出17款全新车型。"

纯电动车研发时间表——"在2018年推出首款纯电动车,到2020年推出巡航里程达600km的FME平台系列电动车,到2025年推出15款电动车型。"

自动驾驶研发时间表——"在2019年推出实现L3级自动驾驶的量产车型,到2020年推出实现L4级自动驾驶的量产车型,2025年实现L5级自动驾驶。"

"为什么要制定这么快速发展的战略?"媒体向徐留平提问。

在徐留平看来,自己最大的困难是时间不够,而未来5-10年的市场必须抓住,所以必须快速推进所有事项,尤其是技术、研发环节。"此前我对一汽的技术相关单位讲,你们不是中国汽车产业技术研究中心,你们是产品开发中心。"简而言之,搞技术的别虚了吧唧的天天空谈,而是要考虑怎么把车给造出来。

null

为了保证红旗项目的快速推进,徐留平在一汽改革的顶层设计方面作了创新,将一汽由中央管控型的组织架构转变为分业务板块的业务单元负责制来保证执行力--"原来一汽是一个中央管控型的组织构架,这次我做了一个比较大的调整,就是分业务板块,责、权、利、产、供、销一条龙,就是有关执行的指令不从总部发出,只从那个业务单元发出,原来很多业务指令要从总部发出,这样的话,整个管理的链条以及指令的清晰和可执行性,还有一般员工和最终成果的关联度是紧密相关的。"

天下之事,唯快不破。

为什么要大干快上地超速发展,徐留平有自己的说法:"中国汽车产业的发展确实是时不我待,不会让你等到把所有的工作做完了以后再做,某种意义上这也是一种互联网思维。"

null

正是由于时间短,任务重,徐留平在做整体战略规划时没有囿于现有条件,而是大胆寻求创新和突破,譬如:

招贤纳士——"在这种情况下,对于红旗品牌来说,我们必须站在巨人的肩上,因此我们会在全球招募优秀的人才,包括我们能合作和应用的资源,我们都要应用。通过这种办法来弥补在时间上的不足,是一个基本的原则。"据悉,全球一些最顶级的设计师已经加盟红旗项目。

共同开发——红旗的开发会采用"拿来主义"的态度,对于大众、奥迪、丰田这些一汽的合作伙伴的技术合理汲取。"对于红旗来说,未来我们设想的平台就是共同开发,把这个车型、这个平台大家共享,这是一个比较通用的流行的做法。红旗的开发不是简单的关门造车,而是敞开胸怀和所有的合作伙伴都合作。"

纯电动为主导方向——"对于红旗来说,将会以纯电动为主。"

除了速度快,对于未来技术和趋势的研究也是为徐留平所看重的。

主管长安汽车时,徐留平就养成了及时研究和观察前瞻趋势的工作习惯,长安汽车专门有部门负责调研并定期向其汇报。去年6月份,长安汽车发布设计理念,"生命动感 智色双旋"的方向就是由徐留平提出来的。

转战一汽之后,徐留平对于趋势研究的习惯保留了下来。

null

"对先进技术的应用,我们必须用全球从来没有见过的格局。所以公司最高层每周都会有一次关于全球最领先技术的讨论,而这些技术会在2018、2019、2020年在一系列产品中应用。"徐留平告诉我们。

新红旗寻求市场平衡

红旗必须赚钱,徐留平的想法非常朴实——"我想强调,每一个投入必须赚钱,这是基本的。对于一汽来说,对于红旗来说,我们会让它实现初期盈亏平衡,后期逐步实现盈利,因为没有盈利这个品牌不可能自我循环,自我成长。"

null

媒体与徐留平董事长交流的过程中,大家提出的最多的问题就是红旗如何去做平衡?既然是要赚钱,按照市场规律和用户需求来出牌,红旗势必要对自身定位做一个合理的厘清,适度做出某种平衡。

就这个话题,我向徐留平董事长提了一个问题:"以用户为中心,以市场为导向,势必需要对红旗原有的历史的传承和积淀产生一些微调。以前红旗大多数是公务用车,与现在这种普通的私人消费市场有一定的距离,怎样调整红旗和个人消费者之间的关系,譬如在红旗以后的产品定位里多增加一些私人用户的需求?"

对于我的这个问题,徐留平董事长认真地思考了一下,很快给出了自己的态度:"关于红旗的目标用户昨天我讲了,就是落实到'中国式新高尚情怀人士'。对于红旗,政府用车只是一部分,并且是少的一部分,当然是重要的一部分。所以从产品的设计,产品的定义,会更多的倾向于普通消费者。因此,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所有的关于产品定义的内容,技术的运用,价格的确定,都是紧密地围绕用户、市场来做的,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转变。当然,政府用车,这既是政府对我们的需求,也是我们的责任,必须要做好,特别是中央领导的车,一汽责无旁贷,一定要做好。"

而对于红旗品牌的年轻化,徐留平也有着自己的理解:"红旗涵盖上至600万,下到20万(价格区间)的很长的产品线,我们这种高大上的品牌形象和我们所要实现的年轻化的品牌或者消费群体之间是需要找一个平衡点,或者说,包括我们昨天展示的模型车,它其实是在高大上和年轻化之间找一个平衡。"

关于红旗品牌如何接地气、进入寻常百姓家,徐留平巧妙地给出了自己的答案:"红旗原来是领导的座驾,我觉得是好事,中国人能坐上国家领导人坐的车,这是很好的事,当然这个我们需要用正确的用语言处理好。为什么我们把目标人群定义成新高尚情怀,我们就这么说的,包括L车,我们叫做新高尚车,原来定的是国宾车,我们尽可能的既能满足消费者的想法,还能够把左右摆平,因为中国人很讲究这个。"

红旗在品牌和设计的转型过程中,无疑会在细节上发生很多变化,有些理念也会和之前"和而不同",譬如细腻的设计风格——"中国人对整个汽车的消费是很细腻的,而'细腻'这个词它会体现在你的造型的元素上,会体现在内饰用的材料上,还会体现在你使用的功能上,还有服务上,这些话题对于我们汽车企业来说,如果把'细腻'这个词作为一个重要的产品和服务的设计输入的话,我们就得给它定义,并且是全场景的定义,把这个定义随着时间的跨度的变化以后,我们还进行更新,这是一个概念。"

null

对于红旗乃至整个中国本土汽车品牌的未来,徐留平的想法很乐观:"我认为中国的消费时代,中国的设计时代,中国的产品时代,中国的服务时代到来了。"

——END——

  • 凤凰网汽车公众号

    搜索:autoifeng

  •  官方微博

    @ 凤凰网汽车

  •  手机应用

    凤凰网汽车&凤凰好车

网友评论
0人点赞
|
评论0
加载中...

大家都在看

趣图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