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城市:北京
更多应用 |
官方:微博/微信
| 车展 | 专题 | 车商通 | 商用车

凤凰网汽车

凤凰网汽车>全媒体>正文

赛麟博郡拜腾失意者名单日渐加长 王晓麟黄希鸣冯长革都是什么人|汽势焦点

2020年07月07日 08:17:02
分享到:
来源:汽势传媒

汽车圈从来不缺波云诡谲的复杂剧情和狗血大戏,尤其是造车新势力风起云涌而后一地鸡毛的这几年——从先为梦想窒息,后以坚持造车为由躲债拒不回国的老赖贾跃亭,再到因咖啡泡沫而迅速崩塌的陆正耀神州帝国,造车界的风光大佬瞬间沦为被口诛笔伐的失败创业者,这样的瓜一个接一个,似乎有着永远吃不完的既视感。

如今,造车新势力的失意名单仍在加长,其中不乏颇具流量的明星创始人。有宣称“回国没意义”的金装律师王晓麟,有“坚持留在国内解决问题”的黄希鸣,还有最令人扼腕惋惜的拜腾,其神秘的“河南外籍”幕后金主冯长革也因败局被迫浮出水面。

凭一己之力盘活纽约世贸双子楼资产的王晓麟,在美利坚的律政圈风光无限,然而在一场风风火火的破圈运动过后,他却成了中国汽车圈因侵占国资而狼狈跑路的头号骗子。

借着美国上流社交圈子的便利,当Mycar(赛麟迈迈原型)登录美国国防部供应商目录后,一场挂着超跑羊头、卖着低速老头乐狗肉的造车运动登录中国。

可谓狡兔三窟——2011年的内蒙古草原上,鄂尔多斯积泰汽车公司存活了半年;2014年的长沙金洲新区工业集中区,要将宁乡县打造成“世界跑车之乡”的大话喊了9个多月;2016年的江苏如皋,王晓麟卷土重来,故技重施,只不过这一次他揣着赛麟汽车的知识产权授权协议而来。

虽然有了赛麟的光环加持,但从2019年的鸟巢盛典来看,王晓麟还是更钟情于把迈迈推销出去;对迈迈的偏爱与看重,从赛麟汽车位于侨福芳草地的品牌体验中心开业仪式中也有体现。但是,鸟巢那一夜,杰森·斯坦森、吴亦凡造出的势有多风光,如今侨福展厅内的大门紧闭与无人问津便有多狼狈。

面对前员工的贪污指控,王晓麟在内部信中饱含深情地予以回击,称之为“诬告”。然而,被冻结的资产、被查封的总部、被停业的品牌体验中心,无不宣告着赛麟以一种颇为特殊的方式结束运营——相比其他造车新势力因融资困难而停摆,王晓麟则有些贾跃亭身上的老赖气味。

因涉嫌侵吞国资和虚假技术出资的王晓麟,目前已被刑事立案,然而远渡重洋的他并不打算回国接受审判,反倒在此前接受凤凰网财经财采访时表示:“接下来,他们甚至会‘捏造各种伪证’,给我加上各种罪名。但是,正义可能迟到,绝不会缺席。”颇有些“不造车了,我要干回律师老本行为自己辩护”的架势,只是不回国参与庭审的话,王晓麟这满身的律师技能实属百无一用。

虽然没有戈恩借琴盒逃离日本的大片情节,但以“我现在的回国毫无意义”的托辞逃避审判,王晓麟的人设已经彻底崩了,再回头审视那只能用可笑来形容的迈迈销量,曾经喊出“认真造车”的信誓旦旦,如今也只能以“扯谎骗钱”盖棺定论。

王晓麟跑路美国,同样深陷败局的博郡黄希鸣却在工作群里表态:坚持留在国内解决问题。

早前吞下一汽夏利而获得的资质,本是博郡的巨大喜讯,如今看来,却成了拖垮博郡的始作俑者。曲线救国得来的“准生证”,按照常理应是博郡为谋求后续融资准备的一段“新故事”,然而并未见有资方出来买单。

更尴尬的是,资金链断裂使得天津博郡在成立后的30天内并无能力缴付出资10亿元,更不要提在合资公司成立、博郡取得资质后的6个月内应付清的剩余10.34亿元——根据一汽夏利公布的相关公告,从去年9月合资公司成立至今,博郡仅出资1400万元,连零头都没给够。

面对的窘境大抵相同,黄希鸣也因涉嫌让一汽夏利方面的国资流失而官司缠身,但解决问题的态度上却完全相反——面对“黄希鸣出走美国”的流言蜚语,6月28日黄希鸣在公司内部群发出一则声明,表示无论花多大精力,无论遇到多大困难,都会待在国内,全力以赴保障员工的合法利益。

态度是好的,但是重重困难压身之下,黄希鸣的殚精竭虑并不能意味着博郡的困局能迎刃而解。根据黄希鸣的述说可知,博郡目前仍处于轻资产模式运作阶段,没有土地、厂房等可变卖的资产来解决员工的现实问题;另一方面,博郡从未间断过尝试将三年来打造的智慧结晶(含车型、平台及知识产权等无形资产)与其它厂家或行业新进者合作来回收资金,以求优先解决员工社保、公积金和薪酬等切身问题,当然,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从寻源、签署协议到交付和回收现金仍需要一段时间;疫情也给博郡“最后的挣扎”带来意料之外的打击;然而,关于一汽夏利的国资官司如何收场,黄希鸣并未向员工提及……

当初,黄希鸣坦言“博郡为责任而来”;如今,黄希鸣仍在为责任而努力,但博郡已奄奄一息。

6月29日,在长达5个多小时的董事会商议后,戴雷宣布自7月1日起暂停公司在中国内地的业务运营,仅有小部分员工留岗值守,维持公司最基本的职能运转。自此,那个因超大屏幕令人惊艳,曾被业内寄予厚望,甚至在期待值方面一度与蔚来平起平坐的拜腾,“暂时”倒下了。

从早前的和谐富腾,到后来的拜腾,冯长革一直是支撑这场造车运动的实际控制人——曾经站在马化腾和郭台铭中间亲密握手,而后又借助地方豪华车经销商集团老板的身份便利,斥重金挖角来了熟识十年的戴雷和和时任宝马副总裁高位的毕福康,并不爱抛头露面的冯长革仿佛有着只手遮天的能耐。

然而,在和谐富腾意欲造车传闻盛行的2016年,冯长革悄然消失了一段时间,腾讯与富士康也纷纷撤资散去;在错失新能源造车最佳的窗口期后,拜腾再次出发,冯长革却依旧保持极度低调,直到2019年拜腾在拉斯维加斯发布概念车时这位神秘的富豪才首次现身。

实际上,拜腾确实拖了冯长革和谐汽车的后腿。从2017年开始,和谐汽车的营收分别为108.4亿元、106.4亿元和126.22亿元,呈稳中有升之势;然而在净利润和现金流方面,和谐汽车却出现了连续三年的下滑,原因就在于烧钱的拜腾。不得不“丢卒保车”,和谐汽车将拜腾汽车从上市公司中拆分独立,对于拜腾的投资性质也由战略投资变为了财务投资。和谐汽车在财报中指出,在适当的时机也可将所持拜腾股份变现,现金回馈给上市公司的股东——言外之意很明确,冯长革也准备撤了。

或许,从这位拥有圣基茨国籍的河南金主对造车事业若即若离的态度即可预判;或许,从拜腾缺席2019年的上海车展上毕福康离职拜腾后迅速为爱康尼克站台的戏谑也能窥出端倪;亦或许,从“量产前的最后冲刺”竟持续了18个月却依然无车产出的窘境可知——拜腾早已四面楚歌,苦苦支撑,却也无法避免垮掉的日子到来。

相比其他造车新势力,拜腾的倒下尤为令人唏嘘,这一明星企业的陨落,或许已为其他那些尚未认输的同行判了“死刑”。

(图片来自网络)

  • 凤凰网汽车公众号

    搜索:autoifeng

  •  官方微博

    @ 凤凰网汽车

  •  报价小程序

    搜索:风车价

网友评论
0人点赞
|
评论0
加载中...

大家都在看

趣图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