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城市:北京
更多应用 |
官方:微博/微信
| 车展 | 专题 | 车商通 | 商用车

凤凰网汽车

凤凰网汽车>全媒体>正文

“芯”如刀割的背后,是我们从汽车大国到汽车强国的机遇

2020年12月10日 11:02:02
分享到:
来源:

想必近几日汽车行业最惹人扎眼的便是“大众汽车被芯片卡停产”的相关话题了。一汽大众上汽大众对此双双坦言由于全球芯片产业供应短缺,整个产业汽车芯片的供应确实出了点问题。

紧接着,本田长安奇瑞吉利纷纷曝出受到芯片供应影响。要知道,一直以来,芯片行业中,汽车芯片占有率较低,还从未发生过芯片断供现象。

所以我们要明白的是,为何在此时出现如此芯片断供现象?为何我国目前迄今为止还没有自己的高端芯片?

为何在此时断供

先具体来看这次事件最初影响到的大众

大众汽车停产的直接原因是博世和大陆供应的ESP和ECO控制器模块短缺,间接原因是生产相应ECU的ST的主控芯片MCU短缺。

具体原因的话简单来说就是ST罢工直接导致供应短缺;另外受国外疫情影响车载芯片产能不足,加上国内汽车市场的回暖销量上升,导致MCU需求增加。

查一下最近的新闻不难发现,从上月开始意法半导体ST的工厂在罢工,直接导致ST的很多MCU出现了严重缺货,导致博世和大陆无法对主机厂按期交付ESP和ECO控制器,进而造成了大众产线停产,是一系列的连锁反应。

已知的是,ST自家晶圆的产能本就紧张,时常有断货的风险;受欧洲新冠疫情影响,法国10月份施行二次封锁,进一步制约了ST在法国的三大晶圆厂的产能;再加上晶圆厂罢工,对ST芯片的生产更为不利,ST芯片的缺货或将持续一段时间。

此外,由于国内疫情基本控制,从2月逐步复工开始,每月乘用车销量基本处于稳步上升趋势,然而芯片供货周期一般是13-18周左右,意味着现在的芯片供应都是疫情严重时候下的订单,可能出于各供应商的保守判断,原有订单不足以满足现在的供应。

而且,到了2020年的最后一个月,大家都在使劲赶进度,以促成全面销售目标,进一步加大了车载芯片的需求。

不过,在笔者看来,另一层的原因或许是近年来自动驾驶的蓬勃发展,使得普通车载芯片的供应不足。随着智能化和电动化的推进,汽车上各种新兴科技都要依托于芯片来实现,整车产线将更加依赖芯片的供应。

事实上,在此之前,汽车行业几乎从未发生过芯片短缺的现象。因为对于全球芯片产业来说,一直以来汽车行业需求占比并不高,只占约10%左右。但就是这仅仅的10%,如今也不能满足。

这也引发了很多人对芯片的思考,我国制造芯片为何如此之难。

众所周知,被称为“半导体工业皇冠上的明珠”的光刻机是制造芯片的关键一环。制造光刻机的难度不亚于原子弹,以至于我国目前为止都在被国外卡脖子。

目前最先进的光刻机是由荷兰ASML公司所生产的5纳米工艺制程的极紫外(EUV)光刻机,1台售价超过1亿美元。相比之下,国产光刻机工艺水平还停留在90纳米的水平。

一台7nm的EUV光刻机由超过10万个零件组成,这些零件涉及的行业超过200个。包括设计、材料、光学、力学、算法和集成电路等等。那么,我国有没有这些配套的产业呢?老实说,有,但是不全,而且和国际先进水平比起来差距还很大。

以集成电路行业为例,一张图说明问题。

在半导体行业里欧美的公司占据了一大半,中国的公司却少的可怜,而且实力较弱,真正的行业寡头几乎都是欧美公司。尤其是在半导体材料和IC制造这方面,我们的短板尤其明显。

再看一张半导体芯片制造工艺流程和产业链的图。

无论在哪一个环节都是欧美公司占大头。如果你觉得这些还不足以反映光刻机制造的难度,那么笔者再举个具体的例子:

ASML的EUV光刻机上所采用的镜头每一块镜片有平底锅这么大,对镜片的平整度和透光度都有着近乎变态的要求:20多片镜片叠加在一起还要有极高的透光率,镜片表面要做的接近于绝对的光滑。

ASML的EUV光刻机采用的镜片来自德国顶级光学巨头卡尔蔡司。目前,全球也只有卡尔蔡司能生产这种高精度的光刻机用镜片。而且这些镜片很多需要人工研磨,蔡司的很多工程师一辈子就干这一件事,甚至祖上三代都是干这个的,在这方面拥有上百年的技术和经验沉淀。

而中国很明显没有蔡司这样的光学巨头。别说和蔡司比,就算和日本的佳能、尼康相比,我们也还差得远。

所以,毫不夸张的说高端光刻机的制造难度真的不亚于原子弹。而我国目前因为在材料、技术等多方面落后也暂时无法造出高端的EUV光刻机。

当然,我们也一直在努力。

自救才是硬道理

汽车大国与汽车强国,仅一字之差,背后相差的却不是一朝一夕。据罗兰贝格下半年发布的《中国新能源汽车供应链白皮书》显示,在中国每年2800万辆的汽车市场,中国汽车半导体产值占全球不到5%,部分关键零部件进口量在80%-90%,“卡脖子”问题尤为突出。特别是受今年疫情的冲击,业界更强烈的意识到,完整的产业链对一个国家来说是多么重要。

有了中兴和华为的前车之鉴,我们不得不担心,在海外新能源市场爆发的情况下,海外半导体厂商是否会优先供应本土企业需求。

因此,虽然遭遇缺芯困境,但对于本土企业来说机会也似乎正悄悄来临。另外国内芯片领域也确实正在涌现一批实力玩家。

比如比亚迪,目前就在新能源电池、芯片等方面有一整套产业链,不仅可以充分自给,还有余量外供。面对接下来的芯片供应,比亚迪半导体将持续积极推进市场化。

宏观市场方面,在华为禁令生效后,国家也启动了汽车芯片“内循环”的布局。今年9月,由国家科技部、工信部、新能源汽车技术创新中心作为国家共性技术创新平台牵头70余家企事业单位成立了“中国汽车芯片产业创新战略联盟”,赋能中国汽车芯片产业的自主安全可控和全面快速发展,这也让自主汽车芯片领域有了统一的行动组织。

可以预见的是,芯片自主化将成为整车制造商的头等大事。

  • 凤凰网汽车公众号

    搜索:autoifeng

  •  官方微博

    @ 凤凰网汽车

  •  报价小程序

    搜索:风车价

网友评论
0人点赞
|
评论0
加载中...

大家都在看

趣图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