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城市:北京
更多应用 |
官方:微博/微信
| 车展 | 专题 | 车商通 | 商用车

凤凰网汽车

凤凰网汽车>全媒体>正文

巨亏60亿元 北汽新能源还有翻身机会吗?

2021年03月03日 09:53:03
分享到:
来源:新车评

昨日上午,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肖亚庆介绍,我国新能源汽车产销量连续6年蝉联世界第一,累计销售550万辆。肖亚庆表示,近年来,我国相继发布了约60多项支持政策和举措,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取得了积极成效,基础材料、基础零件、电机、电控、电池以及整车等各方面都取得了实质性突破。

中汽协数据显示,2020年全年,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136.6万辆和136.7万辆,同比分别增长7.5%和10.9%,增幅相比上年由负转正。虽然春寒料峭,但去年新能源汽车数据不降反升,确实给新能源汽车行业打了满满一管鸡血。但有一家公布并未感受到行业数据带来的暖意,反而继续深陷冰窟中,这就是连续6年成为国内新能源销量冠军的北汽新能源

没人能扶起的北汽新能源

去年的一月份因为春节和新冠疫情的影响,导致汽车产销都陷入了低谷,引致今年一月份不少汽车品牌都出现了超高的同比产销增长。但凡事总有例外,北汽蓝谷(北汽新能源)一月份产销数据显示,产量仅为594辆,同比下跌62.92%,销量为1072辆,同比下跌46.56%。

崩塌式的下跌,北汽新能源已经持续了一年多。北汽蓝谷产销快报显示,2020年产量为44337辆,同比下跌70.17,销量为25914辆,同比下跌82.79%,产量几乎要比销量多20000辆,北汽蓝谷已经陷入了完全卖不动的尴尬情况。

北汽新能源的销量暴跌之下,势必引起大面积亏算,连财政补贴都扶不起。

1月30日,北汽蓝谷就巨额亏损,发布了预警公告,公告显示,2020年年度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60亿元,扣非后亏损62-67亿元,但神奇的是,北汽新能源居然认为公司年度亏损的主要原因归是冠疫情,真的是难以置信。

疫情影响只是表象

其实北汽新能源并不是不知道自己销量下跌的原因,“这半年来,我和团队清醒地预料到今天的局面,进行了深刻反思,找到了问题所在,”北汽蓝谷刘宇对媒体表示。

想当年,北汽新能源在国内新能源市场风头一时无两,凭借自己的特殊身份和资源,造出了一系列的油改电车型迅速占领国内的新能源车市场,公务车、出租车、网约车订单源源不断,甚至还与滴滴等出行行业巨头签订大量网约车订单。

除此之外,北汽新能源还玩起了共享汽车自行打造出行平台,实行自产自销,GOFUN出行等共享汽车平台订单再次成为其销量增长点。时至2017年,北汽新能源销量高达103199辆,是国内首家销量破十万的新能源车企业,2018年9月,北汽新能源借壳ST前锋,成功在上交所借壳上市,成为A股第一家纯电动车制造企业。

北汽新能源在2019年之前实在是太忙了,完全可以用“忙着赚钱”来形容,订单源源不断,甚至无暇顾及C端客户。有数据显示,2019年北汽新能源约有70%的车辆销售给B端用户,剩下30%销售给C端用户,而且你根本不知道这30%的用户又有多少是自购车辆来做滴滴。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忙着赚钱的北汽新能源终于在2020年尝到了自己种下的果。首先,在新冠疫情的影响之下,B端出行市场受到了严重的打击,北汽新能源业绩迅速下坠。再者,北汽新能源此前根本没有足够的研发投入,大多数产品都是低端产品,再加上品牌形象不佳、产品质量跟不上行业水平、甚少接触C端消费者,就算各地政府加大对新能源购车地方补贴政策,北汽新能源依然未能止住销量暴跌。最后,新势力友商奋起直追,小鹏、蔚来、特斯拉每天犹如科技竞赛,成功笼络大量消费者关注。

所以说,新冠疫情的影响只是表象,领导层缺乏居安思危的考量才是最终的原因。

动荡人事,未明路线

一间公司所有的事情都离不开人,所以公司出现了问题,就一定是领导层出现了问题。

其实早在2016年8月3日,北汽新能源早早就已经发布自己的高端品牌ARCFOX,显然他们早就知道品牌高端化是必经之路。但很多人以为这个品牌的首款车型是2020年10月上市的αT,其实并不是,早在2017年9月份,ARCFOX就已经推出了首款车型LITE,那是一款微型两座电动车,补贴后售价居然也要8.68万元,显然还是在眷恋高额补贴。

我知道很多人可能对这款车都没有印象,因为这款车很快又脱离了ARCFOX品牌,车名从ARCFOX LITE,回归北汽新能源 LITE,再加上如此高昂的售价,在市场上根本没有存在感。

北汽新能源ARCFOX明显是完全没想明白自己要做什么,要朝着什么样的方向走。但这也无可厚非,当时的北汽新能源根本没有任何心思放在这个品牌上,直到去年才想起这个品牌,并再次推出新车αT。但显然,这款车在市场上并没有激起任何的波澜,开售当月仅仅取得336辆的销售成绩,到去年底三个月内销量累计709辆。

产品和品牌的混乱,离不开内部的人事问题。2020年6月8日,北汽蓝谷发布公告称,由于个人身体及年龄等原因,马仿列已向北汽蓝谷董事会提出辞去董事、经理的申请。就在马仿列离职10天后,北汽蓝谷终于宣布新任总经理,此人不是刘宇,而是由副经理何章翔代行经理职责。

今年1月25日,被人称为造车门外汉的姜德义终于递交了辞职函,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要知道姜德义在去年9月份才接棒徐和谊任北汽蓝谷董事长,这一任董事长任期连半年都没有,真正的“屁股都还没坐热”。而就在姜德义辞职的公告中,迅速补上了继任者刘宇的名字,如果姜德义的上任是为刘宇铺路,那么这个时间实在是太短。不足12个月,三位董事长,两位总经理,任何一个公司都不可能稳定下来。

刘宇背水一战

压在刘宇肩上的担子很重,对于未来的路,他必须要非常清晰,而且已经没有任何容错。对于未来,刘宇表示:“用三年时间将北汽新能源带回第一阵营。”

怎样做?这一次北汽新能源目前很明确,在服务上,刘宇直言要学习蔚来,甚至要全面复制蔚来服务用户思路,如果大家不了解蔚来汽车的服务,可以去海底捞感受一下,大概就是那个一个感觉。

不过对于一个几乎从来没有接触过C端客户的品牌来讲,这样的想法似乎有点不切实际,这不但成本高昂,而且难以复制,蔚来的服务不只是表象,更是一种企业文化,是刻在骨子里的东西,如果海底捞那么容易复制,这个世界上就不会只有一个海底捞。所以我认为,学习蔚来服务更像是刘宇上任后立下的FLAG,总得做点什么。

除了服务之外,北汽蓝谷还有多项重要的措施(筹码),首先当然是ARCFOX蓝谷麦克纳,这种商业模式依然会是未来发展的重点对象,相对应ARCFOX品牌将会承担起北汽新能源复兴之路。

其次是BE21纯电动汽车产品平台架构,北汽蓝谷发布公告称,宣布股东大会已经审议通过《关于子公司与斯太尔美国有限公司签订技术许可协议的议案》,这笔交易的技术许可费为固定价款5000万欧元,折合人民币3.8亿元。北汽新能源与麦格纳联(斯太尔美国的母公司)合打造的首款全冗余架构的电动硬件平台,据称通过平台授权,北汽新能源已经有6亿元的平台技术转让收益进账。

最后是联合开发,蓝谷麦克纳将会与华为、宁德时代联合手打造全新车型。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2月5日,中国证监会正式批准北汽蓝谷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关于非公开发行股票申请获,总数不超过10.48亿股,募集资金不超过人民币 550,000.00 万元。

以上种种,将会以ARCFOX极狐品牌为“试验田”,用三年时间将北汽新能源带回第一阵营。作为第一步,2021年,ARCFOX极狐定下了卖出12000辆的“小目标“。

编者说:

北汽新能源已经没有再输的资本,押宝ARCFOX品牌是他们唯一的选择。但遗憾的是,它的对手们都已经进入了快车道,而刚刚起步的ARCFOX想要赶超蔚来、小鹏、特斯拉比亚迪等竞争对手,可能性不是没有的,除非这些品牌全部放慢速度,稍微再等你一下。

  • 凤凰网汽车公众号

    搜索:autoifeng

  •  官方微博

    @ 凤凰网汽车

  •  报价小程序

    搜索:风车价

网友评论
0人点赞
|
评论0
加载中...

大家都在看

趣图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