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城市:北京
更多应用 |
官方:微博/微信
| 车展 | 专题 | 车商通 | 商用车

凤凰汽车

凤凰汽车>厂商资讯>厂商新闻>正文

穿过大半个中国的乌托邦 只为自由写诗放声歌唱

2017年08月11日 09:03:22
分享到:
来源:凤凰汽车 作者:综合报道

“有水井处,即歌柳永词”,在古代中国,诗和歌是合体的,诗人们以自己的诗广为传唱而感到无比自豪。大年间,王之涣、王昌龄和高适一起去酒馆哈皮,王之涣自信地指着最美的歌姬对王昌龄和高适说,她唱的歌一定是我的诗。果然,那位歌姬一开口就是《凉州词》。如今,《穿过大半个中国》又重拾这种古老的传统,再续诗和歌的绵绵前缘。最萌诗歌男神欧阳江河作诗,最具原创力的音乐人王铮亮谱曲,从西安到成都,蔚领一路相伴,走过无数个梦想乌托邦,共同合作出一首美妙的歌,让那遗失已久的大唐之魂,又如熊熊烈火般,燃烧了起来!

正在加载中...

西安,西安,你是大唐的乌托邦

西安,曾是万国来朝的古长安,是多少诗人的梦想之地,无论是“长安不见使人愁”的李白,还是“致君尧舜上”的杜甫,哪一个诗人不对长安充满了痛苦和柔情。如今,站在西安城墙下,你似乎还能听见千年以前,诗人们在深夜碰杯,梦碎一地的声音。

“我生来忧伤,但你让我坚强,长安,长安……”(郑钧《长安长安》),当代的西安不仅拥有陈忠实等著名作家,更是许多重量级歌者的故乡,张楚、许巍、郑钧、老钱、黑撒、马飞和玄乐队都来自于这个神奇的城市,更不要说中国最古老的摇滚——腔就生长壮大于此。

西安作为古代诗人的乌托邦和古今摇滚的启蒙地,《穿越大半个中国》从这里开始写诗谱曲的旅程,真是最合适不过啦!华阴老腔一声吼,欧阳江河和王铮亮开始走!

《穿过大半个中国》人文路线发布

古早又先锋,原生态的华阴老腔竟然这么酷!

华阴老腔作为中国最古老的剧种之一,起源于唐,鼎盛于明清,因其一直与皮影戏融合在一起,老腔艺人们躲在幕后不为人知,到了影像高度发达和受众稀缺的现代,不可避免地走向衰落。2001年,他们在台上表演皮影戏热闹非凡,台下却仅有三个人欣赏,党安华掀开帷幕看见张喜民正怀抱着月琴,孤独地仰头高歌,那份慷慨激昂让他毕生难忘,从此华阴老腔冲破皮影,独立地走向台前。2005年,陈忠实向导演林兆华力荐华阴老腔,话剧《白鹿原》和华阴老腔的完美融合让老腔名声大噪,当年华阴老腔在全国连演了87场。2015年,谭维维把摇滚和老腔艺术结合在一起演绎,受到崔健好评,并于次年登上央视春晚,华阴老腔的嘶吼为现代摇滚注入了古老的神秘力量。

穿过大半个中国@西安| 寻访华阴老腔剧团原生态表演

华阴老腔因其原生态的古早韵味和先锋多样的艺术形式,深深地吸引着我们。节目第一站,欧阳江河和王铮亮先去拜访了老腔传人张喜民的家,张喜民老先生抱着月琴,嗓子里流露出的金属感让他们感到新鲜,诗人欧阳江河更是被老腔所流露出的柔情所触动。随后在渭水河边,面对着八百里秦川,张喜民的戏班子为两位嘉宾手舞足蹈地表演了一段“他大舅二舅都是他舅,高桌子低板凳都是木头”,敲锣打鼓吹唢呐,群情激昂热血沸腾,到了高潮部分,老艺人张四季还用枣木块狠狠地砸起板凳来,一曲下来五脏六腑都通透敞亮,两位嘉宾更是欢呼雀跃,也走上前去击鼓而歌。受到华阴老腔那原生态张力的感染,欧阳江河当晚就写出了第一稿诗篇,并在西安城墙下踱步朗诵,深深陶醉在华阴老腔给他的震撼里。

天了噜!布鲁斯竟有陕西味儿?

听完华阴老腔后,欧阳江河和王铮亮去了节奏格瓦拉酒吧,在那里听老钱用陕西话演唱蓝调布鲁斯,这奇妙的中西融合不由得让人想到了许多可爱的名词,比如,“河间驴肉汉堡”和“打卤馕披萨”。老钱的音乐表演对于两人的诗歌和鸣,是一种前所未有的灵感启发,欧阳江河在此潜移默化地受到了方言说唱的赤激,在成都创作的时候,竟神秘地爆发了惊人之举!

穿过大半个中国@西安| 歌手老钱诠释陕西方言蓝调

老钱生长于西安,对这个十三朝古都充满自豪,经常开玩笑说,“在唐朝的时候,陕西话就是国语!”他是中国大陆那批最早走穴的歌手之一,不愿用音乐换稻粮,只为那份纯粹的热爱,三十多年来自己写词编曲,上台演出,一直坚持独立创作到现在。中国早期的音乐资料很是匮乏,演出水平更是参差不齐,他靠着四个录音机一路摸索学习,终于找到了发扬本土音乐的绝佳途径。在和音乐人王铮亮的交流过程中,他说,因为迷恋西安所传承的那份文化底蕴,特别希望立足于中国文化,把本土音乐真正地带向国际化。

在长期的摸索中,他发现国外的Funk音乐特别有陕西味儿,“布鲁斯音节分为12小节,音节是一四一四地去进,就算我不用陕西话唱出来,你一听也能听出陕西味儿。” 在完全掌握了节奏后,把陕西话加入蓝调音乐里,契合度如此之高,收获了意想不到的完美。

在节奏格瓦拉的小桌子上,老钱对于大唐文化的复古情怀也感染了两位嘉宾,欧阳江河和他讨论了历史上国内外音乐相互融合碰撞的盛况,王铮亮在和他交流秦腔和老腔的过程中得到了新的启发,老钱的音乐修养也让他敬佩。老钱对中国音乐理解独到,推崇多流派音乐的交融,他对于传统的继承和国际化的尝试,为《穿过大半个中国》的创作之旅奏响了美妙的和声。

让欧阳江河念念不忘的终南山,它可是整个大唐的乌托邦呐!

听完了华阴老腔和秦语布鲁斯,欧阳江河和王铮亮又来到了大名鼎鼎的隐修之地,浑身都充满了诗意的——终南山。

“兴来每独往,胜事空自知。”自从王维因仕途不顺,搬到了辋川别墅隐居以后,终南山就随着他“天下文宗”的大名为世人所吹。终南山所兼具的文人情怀和诗歌传统都让它在中国人的精神史上拥有不可或缺的重要地位,欧阳江河更是坦言,他多少次梦回终南山,只因那里的一草一木都沾染了中国古人的诗歌灵气,与外面的呆花木石有着本质的区别。但在现实生活中,他还从未去过这个最具中国文人乌托邦情怀的地方,为此他钦点了终南山作为旅程的重要一环,反复地念“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这一句诗,就像玄奘西行,在沙漠中念经时那么虔诚。

穿过大半个中国@西安| 体验当代终南田园隐居生活

除了终南山头顶的诗歌光环,它还拥有兼容并包的宽广胸怀,如今的终南山有隐者五千,每人都有自己的目的,有人为了悟道,有人为了艺术,有人就是乐得返自然,但终南山谁都欢迎,人们各取所需,怡然自得。在这里,欧阳江河和王铮亮遇见了渴望简单生活的古琴师尘缘,在山里修佛、擅吹尺八的心一,当天气温高达四十度,然四个人坐在山上的小亭子里,吹着山风饮茶听曲,高谈阔论无比清凉。此情此景,不由得让我们品到了古代文人那进山访道的静谧滋味,似乎世间的白云苍狗和沧海桑田,在这一瞬间,都失去了意义。

穿过大半个中国@西安| 探秘诗人王维的终南隐居时代

终南山这那超然物外的灵性和诗意,无疑满足了欧阳江河作为诗人的一颗灵隐之心,更让他在现实生活中,完成了对于大唐诗魂的隔空朝拜。终南山之旅,不同于华阴老腔的张力和秦语布鲁斯的现代,它呈现出一种完全出世的纯粹诗意,让《穿越大半个中国》那紧张的行程短暂地静谧下来,去聆听风和云,去欣赏花和草,两位嘉宾头顶高悬的创作压力也因此得到了缓解,此时无论怎样的焦灼和期许,都可以融于一句:“走,喝茶去……”

成都,成都,你是当代诗人的乌托邦

当我们提到大唐诗歌,永远绕不过李白和杜甫两个名字,如果说陕西承载了他们梦想的乌托邦,四川就是他们灵魂的避难所。李白生长于剑南道巴西郡绵州(今四川绵阳江油县青莲乡),大小匡山见证了他所有与青春有关的日子;杜甫晚年在成都府的浣花溪里盖好草堂,度过了一生中最安逸的时光。

在上个世纪80年代,全国一半的诗人都生活在四川,成都更是当代诗坛巴蜀五君子的梦想乌托邦,欧阳江河和他的朋友们在这里,度过了当代诗歌的黄金年代,北岛来了成都后被各种围堵,直嚷:“你们成都太恐怖了,疯了,简直我是被绑架的感觉!”在音乐方面,赵雷的《成都》足以让每一个异乡人沉醉掉泪,谢帝的《这才是成都》则将天府人民的无拘无束表现得淋漓尽致。最重要的是,它还是音乐人王铮亮的家乡,诗人欧阳江河生活过十七年的地方,《穿越大半个中国》把成都作为此行的第二站,完美地戳中了我们关于这趟旅行的所有痛点。

杜甫啊,他最喜欢成都啦!

杜甫是欧阳江河最喜欢的诗人之一,成都的草堂之行和拜访终南山一样充满了诗歌朝圣的意味。如果说终南山给他们带来了心灵的涤荡,杜甫草堂就是浪漫的红尘诗意。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呜呼!”这一句让杜甫的草堂名震天下,古往今来的每个读书人都会为杜甫那句“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感怀不已。羸弱多病的杜甫,用广阔健康的胸怀,为后代的士子撑起了一片内心的象牙塔,他对于后世的影响,从某种意义上,已经到达了他年轻时那“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的理想。

穿过大半个中国@成都| 重游诗人杜甫的草堂茅屋生涯

虽然杜甫曾在半夜被成都的大雨浇醒,但在草堂的那三年零九个月,真是他生命中最快乐的时光。不同于王维喜欢孤身在月下弹琴复长啸,不食人间烟火的隐修态度,杜甫在成都表现得非常积极入世,他是真心想把草堂经营成一个温馨的乌托邦。几年间,他大概种了一顷的竹子,用来修缮自己的建筑,对!就是被熊孩子抱走的那些竹子,心疼杜甫一秒……他还向韦班索要松树苗,向绵谷县尉何邕索取桤木苖,向成都权势人物徐知道要了珍贵果木,向县令萧实又要了一百株桃苗,真是一位热爱文学的植物学家呀!唐朝的成都人爱吃槐树叶制作成的绿色凉粉,而且家家养乌鬼,顿顿食黄鱼,杜甫也很喜欢介种舌尖上的野味,成都草堂的烟火气无疑狠狠地治愈了他脆弱的小身板儿。

穿过大半个中国@成都| 重游诗人杜甫的草堂茅屋生涯

在杜甫现存的1400多首诗中,写于四川境内的有400多首,其中有200多首诗都是在成都写的,可见成都的重要性。并且,进蜀地之前,他更倾向于写古风歌行和律诗,自从进了四川,简直进入了绝句丰收季!浣花溪草堂,一个给予了诗人杜甫无限幸福和灵感的地方,我们又怎能错过呢?欧阳江河和王铮亮在这里边走边聊,欧阳老师提起杜甫时的敬仰之情,更如滔滔江水,绵延不绝。

蒸汽旅舍是艺术青年的乌托邦,而白夜是作家诗人的乌托邦

去过了杜甫草堂陶冶情操,欧阳江河和王铮亮来到了位于武侯祠大街的蒸汽旅舍,这座青年旅舍由一栋60年代的老房子改建,有房间,有舞台,有演出,有音乐,有电影,有啤酒,在那里,你可以尽情发呆打滚,放纵时光,它的存在对于成都的青年人来说,就是逃避城市压力的乌托邦。欧阳江河和王铮亮此行,是为了看谢帝的演出。

穿过大半个中国@成都| 说唱歌手谢帝蒸汽旅舍Live

音乐人谢帝他把成都方言和西方的Hiphop音乐结合在一起,把自己的生命方式和节奏融入到音乐里,构成了一个麻辣诱惑的乌托邦。几年前,他曾因《老子明天不上班》这首歌火遍大江南北,“老子明天不上班爽翻巴适的板,老子明天不上班想咋懒我就咋懒”,他骨子里那份成都火锅的泼辣充分表达了川渝说唱的滚刀肉精神,他的音乐所表现出的青年张力为这趟旅程增添了不一样的色彩。

穿过大半个中国@成都| 探访当代艺术青年乌托邦社区

共同生活在成都的谢帝和王铮亮是朋友,他们都曾在Pub中演出歌唱,王铮亮还说过,“谢帝让他想到了曾经的自己。” 因为面临作曲的压力,音乐人王铮亮在和他的交流中,也得到了同道中人的安慰和启发,这一个站点也让欧阳江河感觉到了青年人的活力,在拍摄间隙,他甚至玩性大发地打了几发桌球。

走过了热血躁动的青年旅舍,来到了人文气息浓厚的白夜酒吧,新白夜酒吧藏在窄巷子里,是欧阳江河的好朋友,巴蜀五君子之一的诗人翟永明开的文化酒吧,有很多文艺界的名人都曾来到这里小憩,甚至有人说,没有去过白夜的文化人几乎不存在。

穿过大半个中国@成都| 打卡成都文化地标[白·夜]沙龙现场

欧阳江河这样评价白夜的重要性:“这里是当代诗人的草堂,我们把唐朝搬到了这里。”白夜作为诗歌的地标草堂,在整个成都是首屈一指的。诗人翟永明多年来一直坚持在白夜举办诗歌活动,在商业浪潮的冲击下坚决反对媚俗,新老白夜加起来,从九八年到现在已经坚持了近二十年,可以说白夜的本身,就是一个美丽的乌托邦。就像游客众多的杜甫草堂,如今的白夜酒吧也不仅仅是文艺圈子的根据地,城市的本地居民也会来到此偷得浮生半日闲,这充分说明了白夜的多样性和包容性。

欧阳江河带着王铮亮一起,和著名画家何多苓,多才多艺的诗人何春,诗人向以鲜聊了一个下午的诗歌盛宴,艺术家们对于王铮亮的《时间都去哪儿了》都纷纷表示喜欢得不得了,他们还交流了《穿越大半个中国》的诗+歌的灵感碰撞和创作的不易,大家聊到沸点,王铮亮更是拿起手风琴拉起了古典音乐,都是各位老师青春时听过的旋律,引得满堂喝彩,在那一瞬间,诗人和歌者跨越了年龄的差距,真正地完成了灵魂的交融。

凤凰文化穿过大半个中国,走过一个又一个的乌托邦,只为自由写诗,放声唱歌,请敬请期待八月十八号,节目正式上线!

《穿过大半个中国》节目由一汽大众·蔚领独家冠名播出。

一汽-大众蔚领是一款真正意义上的旅行车,它的出现不仅激活了中国旅行车市场,更助燃了人们心中对于旅行的憧憬和向往。旅行是为了去看看外面的世界,用另一种方式去邂逅初心,旅行的意义更在于在大自然中遇见美好、感受美好、分享美好。本次“穿过大半个中国”节目不仅是一段彰显蔚领美学内涵的体验之旅,更是一段传承中华文明与诗词歌赋的致美之旅。一汽-大众蔚领就是让更多爱生活、爱旅行的年轻人“带着生活的热度去旅行,带着旅行的心境去生活”。

  • 凤凰汽车公众号

    搜索:autoifeng

  •  官方微博

    @ 凤凰汽车

  •  手机应用

    凤凰汽车&凤凰好车

责任编辑:周文月 PA004
网友评论
0人点赞
|
评论0
加载中...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