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城市:北京
更多应用 |
官方:微博/微信
| 车展 | 专题 | 车商通 | 商用车

凤凰网汽车

凤凰网汽车>全媒体>正文

特斯拉中国-Model 3

超低价好车团购

蔚来:我命由我,不由天!

2019年12月30日 12:34:01
分享到:
来源:路由社

撰文 | 熊宇翔 周长贤

编辑 | 老司机

2019年12月28日,己亥年丙子月己亥日,宜出行。

从黄历来看,这是个好日子。中国汽车圈一向迷信此道,或许李斌也未能免俗,将蔚来一年一度的NIO Day确定在了这一天。

当晚的深圳春茧体育场座无虚席,除了媒体人、投资人、供应商和蔚来员工,还有7300名蔚来车主及其家人坐满了会场。在偌大的中国汽车行业,你很难在一场车企的活动中看到这么多的真实车主。

本质上,这是一场属于蔚来与蔚来车主的活动,其他人只是看客。但在这场蔚来的年度盛事中,几乎所有人都沉浸其中,为了蔚来,为了蔚来车主,鼓掌或欢呼,开怀大笑或瞬间泪崩。

从某种角度而言,蔚来以一场年终尾牙,再次向世人表明,蔚来在成为用户型企业的道路上一往无前。而蔚来的车主,则以实际行动表明自己的心迹,支持蔚来的选择。

从某种角度而言,NIO Day 2019,是蔚来对所有尝试规劝它的人们做出的一次回应:我命由我。

一场用户大趴

如果有意申报吉尼斯世界纪录,蔚来一年一度的NIO Day或许能入选。

因为,即使从全球范围来看,这也是单一车企的用户参与度最高的发布会。用户参与度高,不仅仅是说车主人数,而是这次发布会的主办方之一,分明就是蔚来的用户。

参加活动的钱?车主自己掏的。蔚来用户们在蔚来APP上老老实实地用积分抽奖,换来了今年NIO Day的门票。即便食宿自负,外地车主仍趋之若鹜,开着自己的蔚来长途奔袭,前来捧场。据说,有黑龙江的车主一路自驾过来,给蔚来“扎场子”。

流程策划?车主写的。活动开始前几个月,一个65位蔚来车主组成的用户顾问团已经就绪。他们既参与NIO Day 2019的前期策划,也参与了后期的执行落地,可以说是这届NIO Day策划与执行的半壁江山。

演出嘉宾?不是车主自己,就是车主选的。2018年12月,旅行团乐队吉他手黄子君下了蔚来ES8的订单,今年3月提车,然后他就被邀请到NIO Day上来“创收”。旅行团乐队在现场唱了一首寓意颇深的歌——《永远都会在》,据说,这首歌也是车主们拍板决定的。

另外一位演出嘉宾,是有铁肺之称的当红歌手邓紫棋。虽然她的出场费比前两年的梦龙乐队和火星哥都便宜不少,但丝毫不影响车主们的热情——蔚来车机上的统计数据显示,邓紫棋是蔚来车主们最喜欢的歌手,她的歌被蔚来用户们听了200多万遍。

连负责接机的志愿者,都是车主义务担任。蔚来深圳车友会组织了一个百人规模的志愿者团队,开着各自的ES6、ES8,往返于深圳宝安机场、火车站和各大酒店,为前来深圳的外地媒体和车友提供接送服务。

其实,即使在平日,车主们也一直在为蔚来的发展“操碎了心”,不计回报地付出时间、金钱和资源。

为了帮助蔚来多卖车,一位湖南车主把自己的蔚来ES8作为试驾车,在朋友中全面撒网,愣是成功转化了40来位蔚来新车主,堪称不在编的金牌销售。

蔚来的广告铺得不够多?车主自掏腰包。今年9月,一位ID为“以学为生”的蔚来用户,在济南火车站上的LED大屏上,自费为蔚来投放广告。同样,青岛和上海的车主也在站牌和出租车上,为蔚来慷慨解囊。

类似的操作,似乎早已成为蔚来用户的日常行为。

尽管,某种意义而言,用户的高度自助反映出的是蔚来的困境。但是,李斌不在乎,他在发布会上大方承认蔚来的艰难。车主更不在乎,所以他们才能在自制节目中奉献出如此自黑的Rap:“补电要拖辆油车,牛屋投了一亿接客,长安街上也趴过窝,股票跌到只剩一块多”。

显然,在蔚来这样一家用户参与度爆棚的企业,NIO Day的第一职能已经变成了用户大趴,而不是产品发布。蔚来这样做的逻辑为何?今天凌晨两点,蔚来用户发展副总裁朱江发了条朋友圈,一语道破——“繁华散去,可爱的用户们才是蔚来最深最宽的护城河。”

不只是用户,包括不少媒体人在内,现场很多人都受到了氛围的感染,直言感动。蔚来与用户们亲如一家的关系,仿佛勾勒出了一处世外桃源,也为蔚来构造出一个商业的理想国。

不过,再美好的商业理想,也需要实打实的产品承载。在抒发完情怀,讲述完故事后,终于,NIO Day 2019的第二个环节回到了现实。

按需升级,坚守高端

在NIO Day的大Party里,蔚来留给新产品发布的时间的确很少。

19:50,在发布会开始50分钟后,李斌才正式出场。如同下饺子般,他连续发布了三款与车相关的产品。

首先亮相的是蔚来的“新车”EC6。本质上,EC6并不新,它是一款基于ES6打造的Coupe车型。造型就是ES6的溜背轿跑版,在性能参数上,你也能看到它和ES6的血缘关系。

可以说,EC6是第一款在价格区间和产品定位上完全对标特斯拉的产品,它的竞争对手不可小觑,就是日后可能会在特斯拉上海工厂生产的Model Y。正是考虑到这一点,EC6公布的信息并不多,连预售价格也未放出。李斌说,2020年竞品很多,Model Y也会入华,“请大家允许我们保留一点市场的灵活性”。

由于产品定位所限,EC6大概率不会是蔚来的主销车型。其实,蔚来对EC6设定的任务也只是补充产品谱系,并没有寄望它打开多大的市场。

相较而言,蔚来在NIO Day上对ES8的改款更为上心。李斌说,新ES8是“今晚最重磅的发布”。

重磅之处何在?

首先是升级力度,新ES8将电机配置从前后双感应电机换为更省电的直流电机+感应电机,70kWh版本的ES8续航里程从355公里升至415公里,84kWh版本续航485公里,搭载100kWh电池组的车款,续航里程则高达580公里。

其次是内饰外观,包括前脸的改进,尾灯灯组的重新设计,车内显示屏的升级。其核心逻辑是,让ES8更上档次。值得指出的是,ES8的升级不是高管团队和工程师拍脑袋,而是听取了2万名ES8现款车主的反馈,找到他们最关心的问题作了集中优化。

当然,ES8重磅升级的还有价格。现款ES8的起售价是44.8万,新ES8则涨到了46.8万,100kWh的车款卖到了53.4万。产品定价的逻辑显而易见,在车市下行时价格还往上走的ES8,需要在产品、价格上进一步拉开与ES6的差距,防止两款车同室操戈的情况激化。

不过,无论是ES6车主还是ES8车主,他们最关心的新产品,其实是一个明年第四季度推出的100kWh电池包。通过换电的方式,它能直接替换现款蔚来车型搭载的70kWh与84kWh电池。ES6和 ES8的车主都可以以5.8万的价格购买(或者以每月1280元的价格租用 ),创始版车主还有6折优惠。

这个电池包的意义在哪里呢?让现款ES8 续航升级到500公里+,让ES6续航突破600公里,基本可以消除车主们的里程焦虑。

当李斌公布这条信息时,现场车主一片欢呼。为什么呢?

多年来,汽车行业一向是“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的重灾区,老车主只能对新款车型飙涨的续航里程望而兴叹。而蔚来连续两年的电池升级策略,让这批掏出数十万支持蔚来的早期用户们,不会因为快速更迭的新产品而伤心。

在活动后的媒体采访环节,李斌将构建于换电体系之上的电池服务,看作让电动车真正普及起来的钥匙——Battery as a Service。他认为,这会变成一个新的生意。

李斌的判断是,不管电池再怎么降价,还是会比汽车的油箱贵,因此得在电池包的使用成本上为用户减负,方法就是“按需升级”。这种升级不仅可以是一次性的,也可以“按需”,是灵活的。他举了个例子,车主平时用70kWh的电池包就够,需要长途自驾游时,又可以换上100kWh的电池包。

李斌透露,换电是蔚来还在娘胎里时,他就想清楚的事情。或许,他想表达的意思是:换电是蔚来的基石,不会更改。

蔚来还有一块不会更改的基石:高端化。过去一年,在目睹蔚来的困境之后,很多业内外人士建议,蔚来需要一款价格更低的车型去“走量”。但蔚来不这么认为。

李斌说, 一个品牌的带宽有限,不可能同时覆盖10万、20万、50万的价格区间。秦力洪则更加坦率——蔚来的功力不够,在中低端市场打不过竞争对手。

的确,在中低端市场长期霸榜的丰田大众,无一不是体系能力数一数二的车企,吉利长城等国产品牌也早已成长起来,这是一块看似门槛低,但杀机重重的阵地。而在高端市场,秦力洪笑言,BBA的纯电动汽车目前看上去还不是特别能打。

因此,蔚来不会因为在一块阵地遭受了挫折,就转战至另一更凶险的战场,而是会通过电池租赁、按需升级等方式来降低用户购车的初始成本,照顾品牌定位和价格的平衡。也就是说,此前盛传的一款价格低至20万的蔚来“ES3”,大概率只存在于围观群众们的想象中。

对于蔚来的定位,李斌已经有了明确的答案,不会“自降身份”——“只有走主流高端这条路,蔚来这个公司才能活下去。”

挑战仍存

这一天,也许真的是黄道吉日,也许是事出“巧合”。

12月28日,威马、天际都官宣了新款产品的最新进展,特斯拉则在网上直播了上海超级工厂。而真正蹭NIO Day流量的,并非上述公司,恰恰是李斌担任董事长的广汽蔚来。就在NIO Day前一天晚上,广汽蔚来在广州发布了首款产品HYCAN 007,预售26万元起。

李斌告诉路由社,本来他也要出席广汽蔚来的发布会,一则要参加NIO Day彩排,二则身体不适,就没去成。

他认为,广汽蔚来行动力很迅速,借助广汽集团供应链进行创新,推出的HYCAN 007续航643公里,有非常强的产品竞争力,甚至比特斯拉Model 3强。李斌半开玩笑地说,“你们媒体可以用这句话做标题”。

对于广汽蔚来与蔚来的定位区隔,李斌表示,前者的产品定位比蔚来要便宜一些,但他认为,两家公司将来协同的地方会很多。比如,目前HYCAN 007的交互部分就是蔚来的研发团队打造的。

发布会后,在长达75分钟的媒体“拷问”中,李斌和秦力洪看似态度谦和,从容应对,实则字斟句酌,滴水不漏。

对于即将结束的2019年,李斌说,不好用一个关键词来形容。蔚来遇到的问题,不是蔚来一家的事,代表着很多公司,也代表着中国汽车产业的问题,是在当前的创业环境、经济环境下,大家都在面临的压力。

“在汽车领域创业,非常艰难,存活是九死一生的事情。蔚来有这个心理准备。”说完这句狠话,李斌又笑称,“为什么同行见到我总是鼓励,因为大家感同身受。至于媒体怎么起标题,我不好说。但我认为,这个行业需要帮助和鼓励。”

从“伟光正”的角度来看,李斌的话言之成理。不过,作为一家尚未盈利,仍需资本市场输血的上市公司而言,蔚来有很多现实问题需要面对。

首先,EC6能否一炮打响,事关信心。

多位业界资深人士告诉路由社,蔚来的产品规划不尽合理,ES6与ES8的同室操戈,即为例证。而新推出的EC6,是一款小众产品,也很难走量。而且,2020年有包括特斯拉Model Y在内的多款竞品上市,市场存在较大变数。对此,李斌心知肚明。

其次,与江淮的关系,事关发展。

消息人士告诉路由社,江淮与蔚来在合作之初有个协定,三年之内如果不能实现盈利,蔚来需要向江淮支付相当数额的补助。但过了三年期限,如果仍不能实现盈利,江淮有处置工厂产能的权利。

如果此消息属实,2020年,双方约定的三年期限将至,这对于盈利遥遥无期,上海建厂受挫,却正在上量进程中的蔚来而言,显然是个需要担心的问题。

最后,融资是否顺利,事关生死。

2019年底,蔚来的股价仍在2.5美元附近徘徊,市值仅25亿美金。毋庸讳言,在二级市场,投资者已经选择了用脚投票。而在一级市场,蔚来的融资进展也相当不顺利,北京亦庄的100亿投资似乎已成泡影,其他地方政府的融资谈判也没有下文。

谈及蔚来的融资进度与最近的热议话题——裁员,李斌颇为无奈地说,这都是必须回答的问题。

他认为,蔚来作为创业公司,现阶段依靠外部投资,很正常。“这是汽车行业的客观规律,逃不过去的。特斯拉最近从中资银行借了100个亿人民币,不也是这样嘛!”

但对于融资进展,李斌以蔚来是上市公司为由,避而不谈,而是建议媒体关注即将于12月30日发布的三季度财报。

不过,二人并没有回避裁员的问题。李斌认为,裁员也好,人员精简也好,是蔚来现阶段该做的事情。“这也是一个机会,把运营做得更好,管理做得更细。”

秦力洪告诉路由社,只要肥胖、臃肿的地方就要裁,这是裁员的整体原则。但蔚来特别注意保存实力,每个部门先提报核心骨干,先定留谁,避免逆向淘汰。他认为,保持精细化运营,防止臃肿,不光是蔚来,对很多公司都是一个长期的事儿。

结语:

在采访临近结束时,李斌再次表达了一个愿望:蔚来还是初创公司,希望媒体可以批评,但不要往死里写,总是要“结善缘”的。

自渡者,天渡之。不知李斌是否听说过这句富有禅意的话,但毫无疑问,他和他一手打造的蔚来,并不打算遵从一条外界指出的“正确道路”,而是继续奋力撑杆,踏上“自渡”的航程。

“有人说传统车企一进来,我们就毫无抵抗之力了。但蔚来被打趴在地上,马上爬起来,再被打趴了,就再爬起来。”李斌说,“我们站住了。有这股韧劲的公司,是值得期待的。”

至于蔚来是否能“天渡之”,恐怕,只有天知道。而此时,蔚来选择相信“我命由我”。正如NIO Day 2019的主题:Believe in Better。

  • 凤凰网汽车公众号

    搜索:autoifeng

  •  官方微博

    @ 凤凰网汽车

  •  报价小程序

    搜索:风车价

最热促销

  • 4S店
  • 综合店
  • 港口店
北京
网友评论
0人点赞
|
评论0
加载中...
32.8
中型车
纯电动

本文相关品牌车系

趣图推荐